一叶染千愁

2012-04-12 23:21 | 作者:风居士 | 散文吧首发

就像很多我不敢面对的现实,即便是我有那么多的不愿意,可他依旧一如往常,训着岁月的步伐,悄悄地降临,降临到这个并不怎么完美的世界。

妈妈,他们到底是怎么了,是病了吗”,妈妈说:“小兰,别哭,秋已经来了,看,他们的叶子还在簌簌的落着,这仅仅是一个很正常的生命周期,就像太阳从东边升起,傍晚却也必定会从西边降落”,孩子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仿佛已经明白这其中的真谛,可在她稚嫩的眼里,泪水依旧在潸潸的流着。

秋像病毒一般,疯狂的传染着。每一根叶络,都染上了秋的颜色。

秋的清晨,夹杂着一丝寒意。迎面袭来的苍凉让我不禁打了一个寒颤,我停下来脚步,想看看究竟。空旷的校园里,悠长的走道上,满目的苍凉。残破,杂碎的枝叶散落一地。碎叶随着微风痛苦的翻滚着躯体。杂乱的校园此刻却显得异常寂静,几只麻雀在枝桠间忙碌着,唧唧喳喳叫个不停。本想趁着美丽的清晨放声歌唱一番,此时此时兴趣被糟糕的一扫而空,再说了,谁会愿意做扰人清的坏人呢?

“自古逢秋悲寂寥”。历来的秋,被文人骚客涂抹上了各色的情感,蕴含着收获的喜悦,阔别的感伤,战乱离人的相思,更有无病呻吟的哀叹……,其实,这就是秋,饱含着岁月流失的辛酸。指缝太宽,时间太细。任它匆匆溜走,我却无能为力。人生自古,谁人无秋?眼看这光景,俨然已是深秋。此刻我也不得不承认,其实它真的已经来了。今年的秋对于我来说,本别无二致。只是,细细的回想,大学毕竟是有太多值得回味的一点一滴。青值得回味。那些年我们一起为青春而疯狂,失恋的晚上喝的酩酊大醉,躺在公园的草坪上睡到天亮。一部煽情的电影也会让我们泣不成声。一起逃课去看球赛,一起埋头听着一首搞怪的音乐。曾经一起为四级考试为挂科而苦恼。曾经为学校早上八点安排的课程而愤愤不平。

三年前,我们带着青春少年的懵懂,带着“狂妄的”理想,闯入了大学校园,生活起起落落,如崎岖的山路一般延展。它们将我的稚嫩打磨殆尽。我苦涩的笑着,该过去的我且让它过去罢了。

三年里,我渐渐的习惯了冷眼和斥责,当然也会有偶尔的感动。而此刻突然间有了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或许这是太想成长的冲动,在妈的眼里我永远都只是孩子,走远了,还会时不时的来两句唠叨。

看淡了过往,一切已如过往的烟云,既然本不准备留下的已成为过去,它又何必曾经在我的生命中留下浓墨重彩的笔记,留在我的记忆里,让我徒增忧伤。那些凝重的记忆我又何必去留住。这也就是生活。对于过去,我没有资格去指责。

在感慨之余,却发现身边熟悉的面孔越来越稀疏。一路走来,满是凄凉。火车站台上,我送走了一批又一批,遥望着远去的火车,我静静的呆立着,仿佛我的世界又失去了什么难以释怀的东西,一段无声的距离渐渐的铺展开来。

刚刚送走最好的朋友,回来的时候已是黄昏,心里不免有些落寞。我独自一个人踱步在那悠长的走道上,也不记得走了多久,渐渐的忘记了自己居然还在原地徘徊。

流连了几个世纪忧伤,可如今却再次坐落。血色的残阳铺满了脚底,染红了一片一片散落的秋叶,不知它们的生命力究竟又有多少的遗憾。我小心翼翼的挪动的挪动着脚步生怕自己会不小心踩到它们。一阵晚风出来,仿佛整个世界都在都在瑟瑟作响。“妈妈,瞧,它们在哭泣”。一阵一阵的落叶在空中飞舞,转换着各种姿势,演绎着它们最后的生命。多么美丽,如此的沧桑。

叶的飘零,或是树的不挽留,还是风的追求,我都无从知晓。已经模糊的脉络,泛黄的体色,我的心中不知从什么地方泛起些许的怜悯,对于那些微弱的生命。

我张开双手,轻轻的托起一片枯黄的樟叶,生怕它会受到惊吓。看着它渐渐僵硬的躯体,我焦急的向它询问关于生命的真谛。我本想循着它生命的轨迹,去细细品味过往。可是它却对我说“生命其实无需太多的解释,它只是一个简单的从此到彼的过程,该留下的自然会被铭记,不值得留下的,任它成为过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