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笺云轩纸,著字相思引

2012-04-12 21:03 | 作者:Little Hero | 散文吧首发

陌上绿,绕了云烟。斜阳下依水而立的影,清丽不似凡人。原谅我轻率的马蹄,扰了你美丽的静思。

回首,柳失清姿,云霞失色。你的容颜,刹那倾城。一泓清水般澄澈的眸,漾着暖阳的柔。黛眉深锁,枉顾万千乱红。欲启未启的唇,满藏哀婉的怨。秀发如云,白衣胜。试问:谁令你伫立如斯、哀婉如斯?

你自是娴静姣好,无半句言语,莲步轻移,便欲走脱我的视线。无怨的宽恕?抑或无关的淡漠?裙裾飞扬间,窈窕淑女,宛在水中央。唯愿溯流从之,携手水之涘。

剪一段悠悠春光,深藏我怀。期待花好月圆,为你长开不败。

红尘烟中,这一场邂逅,便是我期许千万年的必然,兑现于倾城一遇的偶然。自此,轻启心儿的门,亦乱了岁月的轮。

踟蹰流离,情愿为你安守流年里,一任时光飞度。偶尔,迎上你幽怨的眼,深深太息、寂静欢喜。琉璃般通透的情,如四季沉默的流云,遥远的、安静的,着。守着有你的日升、日落,守着轮回的花季、雨季

流光暗度,落英香铺满径,季季婉转的风,缠绵吟唱你不解的深情。曾俊逸潇洒的临风少年,再也歌不出华美缠绵的诗篇。恣意的年华里,不复是那鲜衣怒马的轻狂少年,只是痴傻执着的多情种。

桃花满天光时,你可曾嫣然回首,报我以倾城一笑?

思无寐,未央。一袭素衣伴我游走。醒边缘,仍是你凄清哀愁的素颜,胜却无数带雨梨花。积郁满腔相思,付于半盏清酒。若你终于懂得,请别吝惜那一方香帕,为我拭眼角风月泪痕

薄雾轻笼西楼,月华如纱,衣我以华服锦缎。抚一番瑶琴,指尖轻叩成殇。歌一阙相思,口齿黯然留香。独倚阑干,轻思浅念,戚戚然,你不曾懂得的泪落罗衫。

洗净铅华,发如雪,心似霜,只叹人生无常。纵使一纸衷肠,何需痴情泪?

沐过一场场花风,醉过一夜夜尘梦。杏花雨印,胭脂泪痕,梦里佳人为谁倾心?阡陌野径,湖心水湄,寸寸柔肠为谁娇媚?你丝丝缕缕的哀怨,亦是我不曾走近的水月洞天。

瑶琴奏破,情歌唱绝,穿透流年的心碎碾成亘古的绝望。无尽思念里残缺的痛,永不停歇。落花飘零,是否连我的心一起凋零?流水无期,相思是否永不停止?

一池墨色,半盏流光,我于爱你的路匍匐朝拜,三生三世,未悔当初。纵盛世烟火、纵春华秋实,难抵这一纸寂寞。若佛念我,请将我变作开花的树,生生世世伫立陌上柳岸,为你撑半片云霞的天,为你舞一季馨香的念,为你驱一腔幽深的怨。

流光谢尽,断肠三生,再无虚妄桎梏。错失流年,情缘未解,总有再度相遇。雕花路,锦缎裘,自是繁华无期。痴心人,再回首,不教生死作相思。

定是有千年宿缘,才叫人一眼万年。魑魅魍魉,人世浮华,黄泉路上,采摘一株曼珠沙华,轻放你脚下。错失三生,请予我下个轮回,依然陌上偶相遇。木折扇、红绡马,我依然是隽发香溢的才情少年。罗衫裙,美目转,你只是浣花溪畔的娇俏女儿。执手,便是余生。

歌不胜歌,笙箫沉默。燃一炉香,研一盏墨,泣血处,半笺云轩纸,著字相思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