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麻子老户吼爷

2012-04-12 11:18 | 作者:江河惠 | 散文吧首发

下麻子老户吼爷,身长八尺,声若洪钟,农事精通,老来管闲事,吼天吼地,本家旁姓,叫他“吼爷”或“张吼”。

麻子滩,五八年前还是个草滩,从到秋,野花开不败,红的,黄的,紫的……,草淹过膝盖,是挡牛的草山,娃娃们的乐园;天下麻子人打薄薄儿,可以,外庄里人来打,吼爷高兴了锣锣儿一敲,敲来一帮愣头青,提着斧头,把外庄拉薄薄儿的车格子和茬口葽(?)全部剁断。外庄人骂:。但干气没治。吼爷也不计较。

“哪儿来的这么大权利?”我问父亲,父亲说:“因为人家是老户。”“老户是什么?”父亲当时给我解释说:“明朝初年这里人烟稀少,朱元璋大兴屯田那会儿,首先来下麻子开荒的礼县洮坪人,每年由张姓人承头向礼县纳粮者。”刚来时人少地广,先开阳山,滩里水多。后来草滩成了公地,无论谁,再富再有权势,不经老户同意,别想打块薄薄儿,踏块松帮……”

星移斗转,到了一九五九年,麻子队上叫来马场东方红拖拉机,黑地白地耕了几昼夜,把阴山滩偏河以南大部分干燥点的耕光了。

张吼爷整天站在滩头,棍拄着下巴,傻呆呆地瞅着,两眼泪旺旺的。

分地时偏偏又给下麻子老户们没分,却分给了上麻子和当庄的人。自那以后吼爷嘴里不再提老户了。麻子滩成了众人的,谁想耕就耕,谁想挖就挖。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