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猎物

2012-04-12 09:45 | 作者:江河惠 | 散文吧首发

在深山老林,灌丛草窠,沟壑江畔,他猫腰贯注,搜索寻觅了一十五天,又一十五天。不要说虎豹豺狼,狐狸瞎熊,跑鹿香獐,就是连只山鸡,老鸦喜鹊,在眼角里也没有扫见。“哎,哎……”他连连出了几声长气,又迷惑不解地自问:“这是怎么了?!想当年我只要一出山,提枝老炮,最少也要揣十来个香蛋回家……至于那皮张野味,只要有人肯去背,有车愿拉,我都可以叫他满载而归……那时人们说我会黑山咒,屁,根本没那回事!你真不要说,那时的野物真正多呀——棍子都打着……”

“哈,那不是一只跑鹿吗!”他高兴得叫出了声:“狡猾的家伙,你找得我好苦呀!”

他不愧是老猎手,三二百米,有野物潜伏,都逃不脱他雷达般火眼金睛。再说,三十多年了,松山林区的山山岭岭,覆盖着他好几层脚印;山林间,可以闻到那酸喷喷他的汗臭味。整个儿林区的草草木木他几乎了如指掌。他下意识地静心调气,悄悄开始切近目标。

“叭!”在有效射程内,不用乍瞄准,凭手分靠感觉他端起现代自动步枪,一个漂亮清脆的点射,百发百中。“啊哈!这怕是松山沟最后一个野物了!”随即,他几乎在树空中,稍禾尖飞过去,但当他接近猎物时分明听见一声人的惨叫,而不是鹿的哀鸣。

“哎呦!坏了,怎去打中的不是鹿呢?”他定神一看,原来他打中的是一位将老羊皮皮祆撩得高高的,正在屙屎的他的同类——也的三十多年猎龄的老猎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