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相忘,便安好

2012-04-10 13:22 | 作者:Little Hero | 散文吧首发

11月27日,其实是个纪念日。今年是第七个。04年他写与我的第一封情书便是这个日子。16岁的少年,懵懂的恋和一起哭笑的青。离合悲欢,直至今日,都是年届双十二的大龄青年

最初,谁也未想到可以一起走这么久。最后,谁也未想到不能一直走到尽头。

初分手那几日,我对好友哭诉:还差两月便满七年,老天没有给足我幸运,我们没有敌过“七年之痒”。一边还在怀疑,那么美好的光阴都哪里去了呢?日日似行尸走肉。鼻子眼睛都懂得动,却已不懂得思考。

可是真的拗不过。时间的力量太过强大。距离,产生的不只是美,还有年复一年的误会和隔阂。

一直很安静。总相信,若有伤,总会被时间抚平。又害怕风吹草动之下蜂拥而至的关怀,不知该如何应付。

事过近两月,感觉自己已颇为正常了,才敢在状态上表明。可是仍无法平静答诸好友问。只能说:我们分开了。

原因一定很多。也一定大半出在我身上。若否,不会总有好友责难我。可是,回不去了便是真的回不去了。追究原因才是最傻的。谁想不断被人揭开伤疤在阳光下晒呢。等它自己结痂多好。相安无事到自己忘却别人放心,多完美。

有好友这样说:你的固执真让人难以接受。是吧,我总有那许多不合时宜的小情绪和大执拗。有时太过任性,还颇敏感。可是,我自己懂得,若不能给我温暖依赖,我宁愿孤独。而且,孤独会使人强大。不能依人,只好自依。或许,我生性如此。也或者,我受亦舒荼毒太深。

可是这是真实的我。我只得这一生,只得这余下简青春。我想成全自己、顺应自己的内心。或者某天会悔到肝肠寸断,可是是自己的选择。有限的年轻生命,再强求也不可能了无遗憾。

不可避免地造成伤害。也是相互的伤害。勿需多提。

某一次蓦然想到成语“无疾而终”。呵,算是解释。走着走着,发觉走不下去了。没有背叛、争吵和纠缠,没有恶言相向、声嘶力竭。只是分开了。单纯的,无疾而终。

近两月后,我仍是原来那个我。喜怒哀乐不很形于色,也不大擅长隐藏。可是,我坚信,我充满未知的未来不会太辜负我。如同某好友这样说:“如果真的分得开的话,挺好,万一分不开呢,也不错。你的未来都值得期待。”

可是,我也知道,此后再也遇不到待我如他般好的人。不会再有了,我的幸运已被我挥霍一空,到此为止。

某日办公室内有人闲闲问:今年国考是几时?有人答:11月27日,本周日。我正拿铅笔描一幅插图。听到“11月27日”猛然抬头,心脏似漏掉半拍。刹那失神,一瞬间不知身在何处今夕何年。待回转,已是满额满脑的汗,口干舌燥。低头,画纸划破,笔尖折断。

仍有如此过激反应,可见,事情并不如我想象简单。两个月并不足以痊愈。可是我在努力。我们都在努力。

有好友这样说:你们的爱情就是我们的灯塔,教我们有勇气有信心去相信爱期待爱,可是连你们也散了,还叫我们如何呢?我只能疲倦地笑。外表有多光鲜,那只是外表。感情永远如寒天饮冻水,冷暖自知。若能将这冻水化作热泪流出,便是修为、便为正果。

意外地接到他的电话,寥寥数句,只是简单问候。声音明快爽朗。可见,都在努力接受竭力愈痊。我放心地收线。再无需万语千言,一切止于此。简单、纯粹,便好。

至今日,分手已两月。面对已失去意义的纪念日,还是内心翻涌。可是许多心绪已失去表达的必要。我只想补充一句一直未出口的话:谢谢你伴我这许多年,纵容我温暖我疼爱我呵护我,祝我们相忘江湖,祝我们各自幸福

评论

  • 狗狗:差唉!真心付出,何以能忘!
    回复2012-04-21 19: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