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有天使来爱你

2012-04-10 10:35 | 作者:漫天飞雪 | 散文吧首发

说起来,我们的相识相知来的很是异乎寻常,我们的认识是通过中间一个我们都认识的朋友,从2007年开学不久,至今有近五年了。有时候我也会觉得很莫名,为什么我们可以变得无话不谈,大概这就是人们常说的投缘吧。

被你读过许多写其他人的文字,你抱怨说我没有写你。靠的太近的时候,看不客观,可是离的太远的时候,却又看不清晰。09年五月写在某本草稿上的开头早已不知去向了,后来好像也零零碎碎写过,可是大多都是片面的,答应你的始终未曾做到。

我们都是对陌生人很冷漠,偶尔耍耍小怪,熟悉后可以变成像个神经一样的疯子。因为本性里有比较多的共性,促使我们慢慢走近。同一所高中,却相识在同一所大学,这份意外的缘分应该是老天给我们的恩赐吧。

在两年多的接触里,我们有过摩擦,有过欢笑,有过努力,有过彷徨······一起走过最后的欢声笑语年代,也算是我人生的一种幸运,一份收获。学生时期的触碰多数是单纯的,没有利益纷争,没有情感纠葛,只有彼此调侃,彼此没有恶意的嘲弄,稍后便遗忘。在一起的时候不会怕冷场,也不会怕尴尬,天然的默契,难以言喻,妙不可言。

佩服你的那份对你所希望事物的执着和热情,不像我,什么都畏惧,什么坏结果都害怕承担,其实不下赌注的我永远没有赢的机会,可是你在下注的时候,赢的概率就已经有一半了。你会对每件事都会认真的投入,并为之努力,不像我,永远只有三分钟的热度,热度冷却后又回到原点。

快毕业的某天晚上,和你们宿舍的人去唱歌,最后一首是周华健的《朋友》,你们都说了什么我没有太多印象,只记得我哭了,在去站台的暂路途上。以至于好一段时间,我都不敢触碰这首歌,我怕想起那一晚,怕想起你们灿烂的面庞却都已不在身旁。

清晰记得毕业第二天的中午,他所答应的······我知道,自己在乎的人对自己的伤害其实是致命的,不管多久之后,再次提及,还是会有触动,也许并不大,可终究还是会受影响。我只能说,有人太懦弱,有人不够投入,有人忘情极快,有人转身迅速······不管哪种理由,都已经失去讨论的价值和必要。

我有时候会想,如果你没有认识他,你现在的生活会是如何。是仍旧热情的对待每一个清晨吗,还是被繁重的工作压的喘不过气来?如果没有认识他,没有和他开始过,你至少对生活还有少许的期许,可是那最后的期许都被一个懦弱的人摧残的更加所剩无几。

毕业后,你周旋过几个地方,来回的不确定,可又有多少人确定自己的路在哪里。总说羡慕我,羡慕我无所牵挂和无所担忧,可是,你不处在我的位置,又怎知我不为人知的苦楚呢。如今的社会,如今的生活,如今的时代,有多少人不在对生活低头,要记得走过的路会有人为我们珍藏,流过的眼泪终将有人为我们擦干。

分开后的联系几乎没有断过,我不知道这样习惯性的动作会不会在某天被其他人、其他物代替,可至少现在是真实存在着,趁着我们尚有的精力,让自己狠狠的记住过去故事。只希望我们都可以好好的,都可以带着期待的心情去迎接下一个可能没有后来的时刻。

听你说过许多对生活不满的话语,当然,我也对你说过不少类似的语句。其实无论怎样的生活,不管是安逸,还是忙碌,都不会是令人称心如意的状态。与其被生活拖累的满身伤痕,不如巧妙的躲开生活无意射来的匕首。

我们都是在互勉里慢慢爬行的低等动物,只有互相扶持着才可以走更远的路。近五年来,谢谢你对我许多方面的提点;谢谢你让我更加看到自己无限的能量;谢谢你愿意把你杂乱的心情交给我这个漠不关心的朋友处理;谢谢你让我孤独行走的时候有人依靠;谢谢你让我无畏的诚实面对自己的内心,谢谢你·······

我坚信善良孩子一定会有一个天使来守护,来的晚是因为他们在为这个唯一的角色而争执不下,所以我相信会有天使来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