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原来青春可以那么痛】

2012-04-05 18:53 | 作者:几墨 | 散文吧首发

七年

文/几墨QQ:1436486639

每个孤单的身影都会酿成流年的酒,在深人静的时候细细品尝,伴着月色醉成殇。本文有点长,请耐心阅读

在第一次去往大学的火车上你发来信问我,为什么那么多年咱们两个没走到一起呢?我笑笑,口是心非地给你回过去说,因为我们是朋友啊。

望向窗外,风景美丽依旧。恩,我们是朋友。

可你不知道,在这七年中我从未把你当过朋友。

因为,我喜欢你。轻轻地喜欢,没有热烈地表达过。

但是它却在心里烙印,成了一颗朱砂痣,成了刻之骨肉的刺青,钻心地疼。

——题记。

【第一年】

我坐在教室的第三排,头向右转四十五度,正好可以看见教室外的一切事物。在发呆的时候,恰好看见老师领着插班生的你挎着一个大背包走进来。

好庆幸,我是所有人中第一个看见你的。好幸福,我是你在所有人第一个看到的。

那时年少,不知道帅的具体定义。只是惊叹,好清秀的男孩子。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你,在以后的年月里我对男生的评价永远只有清秀与不清秀两种可能。

老师说,宋城你坐在苏瑾后面吧。从此之后我可以随时随刻知道你在做什么,而你每天都要看着我用碎花丝带扎起的长发。那时候的头发,没烫染过,没拉直过,它如少女最初的心事一样自然流淌。

柔软且细腻。

我知道你每天除了因为看黑板而看到我的后脑勺外,你大部分时间看的是肖俐。

那个不是特别漂亮,却像梨花一样洁白胜,一尘不染的女孩子。大家都叫她小梨花,总之我没有跟她说过话,打心眼里不太喜欢这个女孩子,后来我才知道,人的嫉妒心理跟年龄无关,它是与生俱来、形影相随的。

直到有一天来了一位新的英语老师,他让我们前后位讨论回答。我扭过头,看见你的眸,像是清晨的雾气,朦胧又清澈。必须说明,那时候的我像一张白纸一样,还不懂得怎样和男生谈笑风生。

两个人,默契的彼此缄默。

到最后还是我沉不住气,“喂,你会不会呀?”

“我有名字。”

“呐,宋城,你会不会啊?”

“不会。”两个字足以让自尊心受损的我受不了,转过身子坐好,不再搭理你。

即使到最后老师提问了我们这组,你从容不迫地回答。我在毫无知觉地折断了一支铅笔的时候发誓说,宋城,我迟早有一天让你不用那种语气对我说话。

日子这样毫无波澜地消逝着,现在回想起来就像是离了很远在观看一场古老的黑白无声电影。看着他们在屏幕上做什么,却猜不到说了什么。

偶尔我的笔掉到你的位置上,你弯腰捡起,我轻轻说声,谢谢。你依然毫无表情。

这是我们所有的交集了。

我承认后来我的笔掉下去的次数越来越多了,可是我发誓,我没有一点非分之想。只是想看见你手臂上的青筋暴起,你眉间那么一点点的小情绪。

谁会承认一个十二岁女生的懵懂呢?恩,年少,是年少。

那时候我已经有了写日记习惯。只是有一天突然发现,那上面只有一个男生的名字。

我还没有完成自己的誓言,可一年就那么快得过去了,毕业时,我们没有拥抱,甚至连同学纪念册都没写。

我说了声,再见,然后转身。印象中,你好像也说了一声再见。

六月天,一年中最热的月份。走出教室的时候,脸颊上不知道是汗水,还是泪水

小学毕业,告别童年,迎接美好的青。我始终相信,我会遇到很好的男孩子,至少肯定比你好。

【第二年】

离别前,因为没有留下任何联系方式,我和你真的像是两颗行星一样永远的偏离共同的轨道。

初一,我锋芒毕露,我笑靥如花,我努力生长。偶尔遇到小学同学,回不经意间回想起一年前你走进教室坐到我身后的样子。除此之外,真的,从来,从来没有想起过你。

【第三年】

上了初二以后,最是肆无忌惮的年纪。我开始学着改变,开始学着穿着打扮,开始学着和不同的男生嬉戏打闹。潜意识里,我似乎还在为当初那个誓言努力着。

可是从一天开始,我竟然反复做着一个模糊的

一个少年站在那里,我望向他,阳光刺眼,竟然看不清楚具体模样。仅仅感觉有很干净的味道飘入鼻子里,那是清秀男孩子才会有的。我只是不知道他是谁,我大声唤他,他不理,然后喊着喊着就醒了,发现枕边全是泪水。

看吧,时间真是好东西,它真的可以让人淡忘一切。

你真的在我的脑海里快消失了。

【第四年】

如果,不去看小学毕业照的话,我真的很难再想起你这个人是谁了。

我忙着考重点高中,忙着拒绝一个个对我有好感的男生,初三,真的好忙。甚至忙到没有想象我们将来有一天会不会有邂逅的可能呢。

青春打马而过,只是,那时候还没真正的痛过。

后来我才知道,因为我还没有跟你重逢。

【第五年】

是谁说,喜欢我的傲气清高,喜欢我的披肩长发,喜欢我的亭亭玉立。在新学校的第一星期收到校友的情书,在我的意料之中。

红色的指甲油艳而不俗,樱桃色的唇膏清纯而不做作。我和所有青春少女一样,知道怎么让自己引人注意。

谁也不认识当年像白纸一样的我了吧。

在送拒绝信的时候,在二号教学楼转角处看到四五个男孩子。落拓且桀骜,那是我第一次真正领略“抢眼”一词的含义。人生就是这个样子,说不清楚什么时候给你个惊吓。

你在里面,朝我望来,闪过一瞬即逝的惊艳。那一刻,就注定,我的情苏醒了,青春结束了。

我说,喂,还认识我么。

你浅笑,当然认识。

恩,在几班啊。

呵呵,有空找你玩啊。

看吧,我早说时间是个好东西,它不仅可以让人淡忘一切,还可以改变人的一切。你变得不再那么沉默,和不同的男孩成为好朋友,交往之间,游刃有余。

翻开笔记本,多年来又一次写上你名字,一笔一划,小心翼翼。每天睡觉前,不用刻意去想你样子,梦里的轮廓依然都那么清晰。

我不知道,一个人为一个人沦陷,不用朝夕与共,一刻之间,便倾城之久。有些人,费劲时间与心思努力向你靠近,百般在乎,你却始终无动于衷。有些人,一个眼神便可以让你只缘感君一回顾,使我思君朝与暮。这是差别,这是最现实的不公平。

交换过联系方式后,我们成为真正的朋友。

可是,我忽略的是我们既然可以重逢,那么你和小梨花也可以重逢。当我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你们正在栏杆旁边聊得热火朝天。我走过去,小梨花看到我后浅笑,“这么多年过去,苏瑾比以前还要漂亮。”

那一刻,我有过自责。那么美好的女孩子,怎么可以讨厌她那么多年。

此后见了面,我会故作镇定地打招呼,你一个动作,经年之后。会说,早安,晚安。快去睡觉!那是你霸道的温柔。而我,最终还是和小梨花成为了朋友。

每次去接热水总会经过你班的后窗,透明窗户后,有你打瞌睡的侧脸。那旁边木槿花开得正鲜艳,突然掉下一朵砸在我头上。

我看见你睁开双眼,隔着一颗心的距离看向我,太阳太毒辣,照得我怎么热泪盈眶了。原来,木槿花下,我曾深深爱过你。

闺蜜问我,怎么不去表白,不去争取。

我说,得不到,也便不会有失去时的痛苦

其实,我一直很信宿命,信轮回,信缘分,以为属于自己的别人抢不走,不是自己的争也争不到。

原谅我因为爱得太深,而变得懦弱。我认为,这样下去,会很好。

只是不明白为什么回忆的篇幅总是如此绵长,没有尽头,只能慢慢地难受。

有一晚心情乱糟糟的,一个人爬上了教学楼的最高层,迎着凉风可以让思绪清晰许多。

“美女,别想不开啊。”我转身看见一个男生,邪魅地在笑。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你才想不开呢。”

“哈哈,还有这么猖狂的女生,太有意思了。”显然他并没有因为我刚才的出言不逊而生气。

后来我才知道他叫乔安,后来我才知道他其实注意我很久了,后来我才知道今天晚上的相识不是一个巧合。

【第六年】

从初一到十五,夜里的月儿缺了又圆,你永远可以清楚地知道它的变化规律。而人生非然,人们不知道自己的生活什么时候圆满,什么时候又变得残缺。未来,永远是飘渺的梦,始料不及。

高二十一假期的时候,我问你有什么安排。

你说,你想陪她玩几天。

她?

我以为,我们已经足够暧昧,暧昧到不言而喻的地步。那些个相濡以沫的日子,那些个畅聊到凌晨几点,一切都在不言之中。你会看清楚我,会明白我,会懂我。所以,放松警惕,竟不知你手指上什么时候多了一个戒指。原来,等到的只是彻头彻尾的伤害。

等你几个世纪,你去却在一刻之间让我溃不成军,兵败如山倒。我还是输给了小梨花。

我看着你们心印心手牵手,月是同时圆,眉是同时展。你不曾回头,未曾看见。恩,看到你快乐,我也很快乐了。

朋友骂我不会勇于追求自己的幸福,我可歇里斯底。“他若眼里有我,即使我当第三者,万劫不复也是在所不惜的。可是,他眸里没我,没我!”

多么可悲,自己在心里把一个人装得慢慢地,而那个人眸里没这个人的影子。我们可以亲密无间,可以是挚交好友,但是,和爱情毫无半点关系。你捆绑我的自由,我的寂寞我的脆弱,然后伤害地毫无保留。

有很多次我帮着你想办法逗她开心,帮你们策划者约会的花样。

她有多快乐,我有多痛。

你找到了幸福的出口,我怎么会恋恋不放你走。

传闻城西公园有个算命的老婆婆算得很准,我去找她。

她问我,算什么?我说,爱情。她说,不用算了,你们是朋友,他不爱你。我说,你胡说!

黄昏摇摆着柳枝,树下落荒而逃的我,如此狼狈。站在湖边看着水里的影子,青春的面孔瞬间苍老。

回到学校后我和小梨花狠狠地吵了一架,具体原因已经想不起来。你知道吗,我和小梨花在这一年以来看上去关系很好,但是因为有你,我们的心从来没有靠近过。而你俩在一起之后,那个原本就存在的裂痕更一发不可收拾。

结果第二天在一家奶茶店门口我看到小梨花和一个男生打着伞相拥,原来纯洁的小梨花也不过如此啊。我跑着去告诉你,我承认当时我是有那么一些私心,但更多的是我不允许你的感情被亵渎。

我跟你讲完小梨花的无耻以后,你当时是怎么回答的呢?对了,你是这样说的,你说:“苏瑾没想到你是这种人!我知道昨天你和她吵架了,但你也不能这样说她!”

我对着你大喊:“哪种人?宋城你说我该是哪种人?信不信由你,你以为老娘爱管你的闲事!”说完,我转身离开。第一次在你没有移开之前离开,连原本存在的友情也支离破碎了。

走在街上,越下越大,突然间就体会到什么叫窒息的痛。在我准备把伞从头顶拿开的时候,手被人捉住。我抬头,是乔安。

“笨蛋,伞都打不好,看你脸上都是淋得雨水。”伞一直打得好好的,脸上怎么会有雨水呢?

乔安忽然把我拥在怀里,“苏瑾,和我在一起吧,忘了他,我不要再看到你难过。”

我闭上眼,没有点头,也没有摇

【第七年】

我终究没有和乔安在一起,因为不爱他,如果因为感动就和他在一起的话,那是对他的侮辱。

从不曾知道,隔着万水千山,世界另一端的你在轻唱流年。后来你我和好,轻描淡写地给我诉说你和小梨花的分手。

我说,没事,我一直陪着你呢。

聪颖如你,怎么会看不出来。那么,便是故意装傻了?有些装傻,因为不在乎,有些装傻,因为保护。你呢,你因为什么。

你不知道岁月早把我的棱角磨平,留下了一个波澜不惊的躯壳。仿佛下了一场很大的雨,然后梦里花落知多少了。我告诉自己,孤单的女孩拥抱过伤痛,于是成熟了。

高三,最紧张的一年。面对着高考,只有两种选择,要么努力地学,要么死。我一点都不在乎你,一点都不。所以在感情和学业上孰轻孰重,不用比自然都是明了的。

纵使坠落你的城,也不可能孤独终老,对吧。

有多少次,擦肩而过时我们只是点头问好,然后脚步匆匆奔向学习中。你不知道,在你离开的时候,我有转过身。如果我们只有擦肩而过的缘分,我愿意永远看着你离去的背影。

那天在教室里看书,广播站里放了一首歌,就那么一刻,泪如雨下。

想念是会呼吸的痛,它活在我身上所有角落,哼你爱的歌会痛。看你的信会痛,连沉默也痛,遗憾是会呼吸的痛,它留在血液中来回滚动。后悔不贴心会痛,恨不懂你会痛,想见不能见最痛。

不由自主地走到你教室前,发现你正趴在栏杆前。

静静走到你身旁,触不到你的眉,读不懂你眼底那份若隐若现的哀伤

最后,你说,我们好久没有这样了。

我没有回答,只是看着夕阳西下,想我们不会存在的未来。我感觉有什么东西流过,但是始终没有扑捉到。如果,当年,我勇敢了一点点,结局会不会真的不一样呢。这些,早已没有资格再想,因为那天离高考还有七天。七天后,曲终人散,各奔东西,转身,如同六年前一样,又是一个天涯

来日你花前月下、眷侣如花,只是不知道会不会忘记我们的似水流年呢。七年啊,足够长的时间,只是怎么就没把风景看透呢。

我没想到的是,高考前一天会收到小梨花的信。

她说:我们三人邂逅之后,我怕你跟我抢宋城,就安排了好朋友乔安和你相识,没想到他真会爱上你。我和城约会的时候,我们聊的总是你,也许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爱的是谁。苏瑾,你知道么,我有多恨你,多嫉妒你。所以,哪怕我真的很爱城,我也愿意离开他。因为我想看看,你朝思暮想的人我却把他甩掉,而你会有多悲哀呢?

看完小梨花的信,忽然想到六年前的那个誓言,趴在书桌上的我终于泣不成声,美好的青春年华,我们终究错过了彼此。

这是,你我的七年,一个完整的七年。从此,我不会再挂念你,因为人这一生能有几个七年来蹉跎呢?

结尾

很多年后我问你,过得好么。

想象中的答案,还好。你呢?

我啊,我很好啊。

没有你,我肯定过得很好。

真的,没有你,我过得比谁都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