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么漂来漂去

2012-04-04 08:48 | 作者:济雨 | 散文吧首发

常常感觉自己是个没根的人,如同海面上四处漂流的浮萍般,没有根基,没有灵魂。陶渊明有句诗即是表达这种飘忽不定的感觉,“人生无根蒂,飘如陌上尘。”我想我们绝大多数人都是在路上,或者为着生存而奔波,或者为了想而流浪。无论如何,我们最终的渴望就是寻找一个让心灵憩息的精神家园,而不至于在忙忙碌碌中忘记了当初出发的目的。

我平生最两件事,一是读书,二是旅游。有人说,身体和灵魂必须有一个在路上,否则人就失去了存在感,就会带来精神的困惑和迷惘。如果可能,我们或许应该安静下来认真的想一想,我们生活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我们作为生命的个体在其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以及我们的同类的命运是怎样的。也许漂泊是人类生活一个永恒的主题,只有在漂泊中,人们才能体会到存在感,才能理解到家园的可贵。

从我第一次踏上远去的列车时,冥冥之中似乎就注定了我这一生就要在“动荡不安”中度过。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就像迷途的羔羊般,除了没头没脑的乱窜,似乎我就消失在喧嚣的人群之中,找不到自己的位置。有时一觉醒来,突然有种莫大的虚空和失落感。我不知道我是否真的从梦中醒来,或者我依旧活在梦里,不曾醒来。普鲁斯特曾说,“我们经历着生活中突然降临的一切,毫无防备,就像演员进入初排。如果生活中的第一次彩排便是生活的本身,那生活有什么价值呢?”过了这么多年,当我明白我所活的就是人生时,我感到巨大的恐惧。时光正在被耕耘,永不停息,而我们的生活却是一团糟,没有安宁,缺乏活力。“我从没有爱过这世界,它对我也一样。”我能想象拜伦说这话时的表情,那应该是一种无奈和迷茫。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有时是那么的宽阔,有时却又是那么的狭小,我们渴望的却常常得不到,留下的只是淡淡的感叹和忧伤

“在甜蜜的梦乡里,人人都是平等的,但是当太阳升起,生存的斗争重新开始时,人与人之间又是多么的不平等。”当我看到窗外初生的旭日时,我知道,生存的斗争开始了,忙碌开始了,繁琐开始了,而不幸和痛苦也相应的开始了。那些在城市和乡村路上奔波的人们,承受着这个时代施加在他们肩头的怕和爱,一次次的挣扎,一次次的突围,最后发现,物质的围城难以冲破,而心灵的围城更是困难重重。于是,这样的生活只好继续,只好在死亡来临之前重复着、沉默着、喧哗着、骚动着。

就这么漂来漂去。身在旅途中的人们,如何在孤独漫长,风漫长的时代寻觅让自己停泊的彼岸?在此我想借用一句话,“真正的理想应是对受苦和不幸的下跪,应是懂得怕和爱是生活本身高于历史理性的绝对命令,应是奔向前去迎侯受难牺牲者的复活。”漂泊不是目的,而是心灵感受生活的一种方式。在路上,不必在乎前方如何,因为此刻即永恒,此刻的风景就是你眺望的全部内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