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那一剂苦口的良药

2012-04-03 21:40 | 作者:老翟 | 散文吧首发

华秋实,藏。每个人在岁月的轮回中渐渐老去。不论是在江南小镇的青石板边,还是大漠烟沙的茶马古道上,那道道的被岁月刻下的道道痕累,才依稀可见,水滴滴穿了青石横断,沙烟烟没了胡杨枝丫。

蹒跚了脚步,深浅不一的,能踩到秦皇汉武的古城河池,高大的城围挡住了我们的去路,抬头看,只见那襟旗飘扬和威武的士兵。我们涉水,淌过从域滚滚而来的洪流,冲刷着身体,荡涤着我们的灵魂

不知道还能否看到那样的世界,不知道能否感受那般的风凉,当风吹过的每个地方或开着灿黄的油菜花,或连绵的草场见诸那点点牛羊,或大河奔流着似决堤的口,呼啸跑过,或林立的山隘,抬头只见天空一线。在那个时刻,在那个地方,我们变成了风中的眼,领略着变迁的一切。

岁月涟漪,成裙折转。多少人被淹没其中,那只手,无形的手,似神来的如来祖师,掌控着那一道道轮回。额头上被尘埃覆盖了一层有一层,在皱纹中依稀还能看到那颗颗微粒。发髻上褪去了油亮的黑,灰白相间直到白发苍笼。那些往来的记忆被她无情的磨砺着,由锋利变迟钝,由强壮变耄耋。唯一能让我们阅读的是那一本本自己写下的书,那些已经发黄的故事。当我们又像外人讲来时,手上翻着那些斑驳的历史,沙沙的书声还在敲打着记忆深处的门。当那扇门被渐渐深锁了,在门前摆上一束幽香的百合,让那散发着淡淡香的花,伴着将要被尘封的故事。那将是有一道轮回,在下个守望中不知还能否再见到那些往来的人和事。

唏嘘一声,落得个轻盈一身,抖落了身上的灰尘,回望来时的行程,能挥挥洒洒过完一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