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瞑目

2012-04-02 00:48 | 作者:蓝灵儿 | 散文吧首发

其实,我一直想狠狠地

恨你

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

你离我而去

你走的静悄悄

甚至,连残存的忘记碎片

都不曾给我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

你带着极其生涩的情感

与我相认在某市的一隅

我以为,幸福离我不远了

我以为,你将会是我生命中的

哪曾想——

~One~

我不喜欢那个女人,但是,我却没法选择自己的出身,就像我没法选择谁做我的妈妈一样。

童年中,我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妈妈,也从来没有机会叫过。妈妈两个字与我,似乎是绝缘的。我只能从别人的故事里,去感知妈妈的凿凿之,那是一部台湾电影《妈妈再爱我一次》。

我喜欢小强的妈妈。她被迫与儿子分离,整天抱着一个儿子玩过的布娃娃不放。终因过度思子心切导致了精神失常。那种慑人心魄的爱,为何就残酷地拒我于千万里之外?我不要小强妈妈的悲剧,我只想妈妈像正常人一样,也能爱我一次,哪怕只有小强妈妈的十分之一也好。

在别人零碎的言语中,我找到了答案。妈妈背弃了我跟爸,远嫁他乡。

眼泪一次次地冲刷着眼球,却始终冲不去年轻的童孔中,那满满的渴望。多想,看一看生我而又弃我的妈妈究竟长什么样;多想,也深情地唤一声:妈妈!

在邻里乡亲施舍的同情中,我慢慢地长大。而99年的一场噩耗,彻底粉碎了我对母爱的期盼。爸爸的突然病世让我对妈妈产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怨恨。为什么,她不能回来送爸爸最后一程,哪怕最后一眼看看曾与她同床共枕的爱人?爸爸活着的时候,是多么期望能见上她一面,可她怎能那样狠心,让爸爸孤独半生含恨而终?

爸爸的永不瞑目,成了我的刻骨铭心。

没有了父爱的支撑,我就像大海上的一叶浮萍,飘飘荡荡不知何处是岸?每逢佳节倍思亲,亲在何方,家又在何方?

孤零零地,一晃过了很多年。

22岁那年,某火车站。我第一次见到了妈妈。

没有欣喜、没有激动、没有相拥,只有无边无际的陌生笼罩着我。她牵着我的手,眼中涨满了泪。而我,除了能感知她眼泪的温热外丝毫没有那种相认的幸福喜悦,心是麻麻的。她逼我,喊那男人叫爸。那一刻,心,狠狠地痛了。

我哭了,她也哭了。我为过世的爸爸而流,她为了还能见到这世上她唯一的女儿而流。我们的眼泪,流向了各自的海。

当她哭诉着爸爸的种种不是时,我对她产生了一种深深的憎恶与愤怒。她有什么资格去抵毁一个,为了女儿省吃俭用呕心沥血耗尽生命的男人呢?她没有。

相认后,我更加敬重小强的妈妈。母爱到底有多伟大,从妈妈身上,我找不到答案。

她先后换了三个男人,每次都逼我叫爸。她想让我学会谄媚讨好她的男人,以便得到他们的喜欢与金钱。但根植在我骨子里的那种天生叛逆并没有让妈妈如愿以偿。

我终究不是一株莬丝花。她失望了,也放弃了。

她宁愿无偿地赠给自己亲弟弟一辆崭新的电瓶车和数张百元大钞,也绝不放过施舍给我的那一辆行将散架的破旧自行车,哪怕索要回去只卖十五元,对她也是一种至高无上的快乐

她是快乐了。只要有男人愿意疼她爱她为她编织美丽动听的谎言,她都会含羞的像热恋中十八岁的粉红公主一样,心花怒放着、小依偎着、情语呢喃着,完全不理会已奔向五十的夕阳红身份,而义务地去给人家做了第三者。

该拿什么拯救你,我的妈妈!为了你自己所谓的爱情,你抛家弃子离经叛道,甚至执迷不悟的历经三次孽爱而依然无悔地完全沉浸其中。

这种女人,怎么会成了我的妈妈?

如果,第一次的抛弃,是不得已,那我可以原谅。但是,相认后的一次次抛弃与伤害,我又该如何不去恨你?

百善为先,我愿舍一生,来换得爸爸重回人间一秒钟。但是妈妈,今生今世,我都无法原谅您的自私!

<;;over>;;

文/蓝灵儿

~Two~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

想了很久,我决定再原谅一次妈妈的自私。做下这个最终决定,是因为妈妈的一个电话。

“灵灵,我是妈妈,你不要挂我电话,你就听妈妈说几句话好吗?”充满哀求的语气,让我无法拒绝,“灵灵,妈妈以前是对不起你,但这次,妈妈想通了,妈妈只是生你,没有养你,妈妈不想成为你的负累,我准备回老家了,再也不出来打工了!但是走之前,我想去看看你,好吗?”

“妈,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您现在哪里,还是我去看您吧!”如果,这是我们母女的最后一次见面,我想我是更不能拒绝的,也没有理由拒绝她。

“灵灵,你是妈妈唯一的女儿,不管到什么时候,妈都是爱你的。如果,你以后有机会的话,记得来渝城看看妈妈,好吗?”

“好的……”喉咙有些哽咽,泪水已经在眼眶中打转了。多少委曲求全、多少爱恨情仇、多少辛酸过往都曾在泪水中模糊了清晰,清晰了又模糊……

妈妈祖籍渝市,远嫁H省生下了我,三年后,她抛夫弃女又回到了渝城,与一个当地男人结了婚,但却一直无子嗣。也许,就是这个原因,她才会想起了遥远的地方还有个女儿,并千方百计地想与她相认。

初见妈妈时,我也见到了那个男人。他姓Z,个子不高,瘦瘦的,看起来挺实在的,只是眼中偶尔闪露的凶煞让人胆寒,我不喜欢那个男人。但他如果对妈妈好,我也会祝福他们。后来,妈妈背叛了他。从妈妈的哭诉中,我才得知,她喜欢动手打女人,而且下手特狠,恨不得一出手就致对方于死地。妈妈,终于忍受不了他的家庭暴力而离开了他,跟了另一个有妇之夫的男人C。只是现在,她想从C男那里重回到Z男身边,我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为妈妈的命运担忧起来。她舍得离开现在的C男吗?她说C男从来不打她的。她跟Z男破镜重圆后能把裂痕消除吗?她以后还会不会因为家庭暴力再次出轨呢?她的明天究竟会怎样能不能幸福,深深地牵系着我心,妈妈的人生也难呀……

正在我前思后想忧心如焚的时候,妈妈又来了电话。

“灵灵,妈妈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找到你爸爸了。”妈妈无法掩饰内心的狂热与喜悦,“灵灵,他才是你的亲生爸爸,当年,我嫁给你养父的时候,就已经怀上你了……现在,你亲生爸爸非要来看我们。”

“亲生爸爸?……妈,我不想听你编故事了,你不是要回四川吗?”

“暂时不回了,我要等你爸爸过来,我们已经25年没有见过面了。灵灵,你知道吗,他才是妈妈今生最爱的男人!”妈妈的语气中满是期待,“你爸爸答应在你们市里给我买幢房子做为这么多年的补偿。他还要补偿你呢!”

“我不需要!二十年前没有你们,我一样过的很好,现在我只想平静的生活。妈,您现在有三个男人,该如何取舍自己的情感,我想,您是心中有数的。您是妈妈,无论从阅历还是处世经验,您都比我丰富,我不会干涉您的选择,只要您觉得幸福!”我强压住心中莫大的悲恸,敷衍着她。

当我挂上电话的那一刻,心早已痛的麻木了。

离世时,爸爸没有瞑目,他上有老下有小他放不下的太多太多。。。他节衣缩食卖血糊口,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而唯一的女儿却不是他亲生的,这怎能让九泉之下爸爸的灵魂得以安息?妈妈,您怎么可以对爸爸做出如此不公平的宣判?

妈妈的第三个男人L也就是她所谓的我的亲生父亲,闯进了我们的生活。

陌生、陌生、还是陌生!我无法把我们三人想像成一家人。血缘未经医学验证,亲生怎能强行冒名?默默无语,我沉默。他们在聊着25年前的往事,妈妈还不时地抹着眼泪,有意思吗?我只觉得可笑、滑稽。

也许,我不能理解他们的情感,但是,我坚决不能接受他是我的亲生爸爸,这是对我逝去的爸爸是一种侮辱、一种极大的亲情亵渎!我无法承受这份亲情的沉重!妈妈逼我改口叫爸爸,我再也顾及不了一向乖乖女加淑女的形像了!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充斥着熊熊燃烧的暴怒。

“你们之前的情感怎样,我无权过问。现在,你们都有各自的家庭,请你们在处理感情的时候理智些!您不是答应帮妈妈买套房子吗?”

“是的,灵灵,我们都对不起你”男人轻嘘了一口气,“那时的环境太复杂了,我们根本无法在一起。现在,我只想给你们补偿,给你妈买套二手房,也就十几万吧,再在市里帮你找份更好的工作。”男人的语气有些不坚定。

“那请问,您为什么还要在这里找工作?妈妈说您现在是有钱人了,您第一次来我们这里,有带自己的生活费吗?”

“钱,带了,不多,家里有你阿姨管控。所以,我想在这里找份工作补给你们。”

“我不需要您的施舍!海市蜃楼固然美丽,却太虚了。如果真是一家人,这种虚伪就糟蹋了咱们的亲情,您来了,没有带钱,您不觉得您不应该来吗?”我说完,妈妈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媚笑着跟男人解释“哥,别生气,这孩子不懂事!”

“灵灵说的有道理,但我不能用钱来买断自己的女儿!我来了一天了,你连一声爸也没叫过!”好强硬的口气,爸,您配吗?我爸已经去世了。别以为我没爸,你就来抢位置。我在心里鄙视了他一番。恨恨地回他:“除了给钱,您还能给什么,您有妻室,有子女,有工作!你们是给了我生命,如果没有人养我,我能活到现吗?您,身无分文,还要跟妈妈去承诺房子,这不是虚是什么?”说完,我感觉轻松了很多。

“灵灵,是靠不住的,您还是跟我回H省吧!”男人说。

“灵灵,妈妈对不起你!妈还是爱你爸的,妈走了!”妈妈丢给我这样一句话,半依半偎在男人的怀里,就这样走了。

我挣扎在突如其来的痛苦漩涡中还没有找到出口,第三天便接到了妈妈的电话:“灵灵,他真是你爸爸,他要回H省了,他现在车站。”“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了,我没有你们这样的父母!”挂断了电话。我真想痛痛快快地大哭一场,永永远远地忘记这件耻辱的事!

但不曾想到的,第五天,又来电话了:“灵灵,我是你C叔叔,你妈妈说,那男人确实是你爸爸,还说是你让你爸爸来的,对吗?”

“无耻,不要再打电话给我了!”挂断电话,我第一次明白什么叫恨到咬牙切齿。

“灵灵,你妈已经承认了。你妈现在染上了性病,我怀疑是爱滋病!”

“太无耻了,你们。从今以后,不要再打我电话,我没有妈妈!”

……

电话是没有了。但当天午零点,我却收到了一条信息“灵灵,你妈妈现在因性病住院,急须用钱,你过来照顾她吧,我要走了,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C叔叔。”

妈妈,这一生,您就毁在这些男人手里了!您为何就不好好珍惜自己呢?您被这些男人骗了色又骗钱,您得到了什么、得到了什么呢?

妈妈,我恨您!尽管我恨您的心在滴血,但我依然无法停止继续恨你,无法再一次原谅你。

你,永不悔改!

恨,永不瞑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