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

2012-03-31 10:02 | 作者:尘絮搁拌 | 散文吧首发

传说中的樱花真的很特别,今晚徒步在繁星点缀的城里,与你擦肩在唯美的。你却是那样——毫不亵渎地点染这异样夜空,在幽深的旮旯里独处幽芳。

咋看那古朴沧桑的樱干枝,寓予丹青神意,迭韵不穷,如若饱经岁月流痕的露骨耄耋,神游云中;瞧那花苞羞而不媚,媚而不俗,俗则至韵,花苞裹住花蕊,微触瓣尖,故有江南玲珑女子萌动心那般羞涩,迷人,还不失婉约;盛开花瓣则是那样精巧别致,颜色艳淡趋致、过渡协调,薄而不腐,骨子里那股铿锵毫不颓萎犹若帛锦高贵、气宇不凡。如说这瓣——萎而不凋,凋而不碎,碎则至末,如此傲骨谁若堪比!细看花蕊娇小雅致,子房上的触头如涂淡黄脂,细腻光滑堪比西施两腮,让人遐想菲菲。

可惜红颜多薄命,如此天骄却凋至繁华阳春时。至若“红尘如此多梦,那堪繁华凋零,情若绵绵,愁至绵绵。”一世烟尘一世梦,如此罢了。

听说日本富士山的樱花更加与众不同,不知是不是真的,还是去那的情侣杜撰罢了。可我还真想一起去看看,也不贵罢了!去看了,对我真的没有什么获得罢了。可还得去看看罢了。你说再美,也不过如此罢了。可我去哪会不会……想太多了。那樱花会很与众不同,你看我们这都就如此妩媚了。何况那传说中的仙境,可我不知道是樱花点缀了富士山,还是富士山渲染了樱花。

我开始用“特别”形容樱花,而不用“美”,或许我还是不想玷污它高贵,脱俗气宇罢了!

不管它了,我还是我,它还是它。三个该走了,只是三年后会醉在欢声笑语中,或许还会傻笑。瞎摘了一支樱花,居然走到半路还遇到一个同学生日,那算是借花献佛吧!

二零一二年三月末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