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谣一落,陌上花开

2012-03-30 16:09 | 作者:浅唱 | 散文吧首发

『墨晓花』

扶摇嫣红见落花。

黎明的黑暗被北极星微弱的光刺破,随着晨曦的光晕越过东山的边际,划过山头那颗巨大的石头,穿过幽林,将乳白色的光,洒向空气,驱散了停留在芦苇群中凝重氤氲的雾霭。

晓光如静止般降落在这个沉睡的小村庄,宁静安详,不曾染过一层尘世里的喧嚣,就如永远转动在村头大榕树下的水轮一般,在岁月的轮廓里,低吟浅唱着那些风驰而过的,却永远的成为遗留在红尘里的未解之谜。

天风澜起散乱在天际边缘的云朵,卷聚了,又散了,而交错的那些,陪着风慢慢地、自由自在地轻游着。

风的清凉爽朗,带着里的花香,吹拂着草叶上那颗摇摇欲坠的清晨露珠,而那露珠好像是眷恋着叶子那般,却始终迟迟不肯滑落。

黑夜中的精灵——萤火虫,经过一夜的闪烁,用自己微弱的光为昏暗的黑夜点缀华光,游走在人间,当黑夜中的守护者。当明媚的阳光穿破云霞,它收起张开的翅膀,灭掉萤火,轻轻地潜入草叶间,在败落的黄叶里栖息。

破晓的光来临,挺着红冠的大公鸡,跳上桑树之巅,对着东方的山大声的喔喔……。的鸣叫,唤醒还在沉睡之中的村庄,这意味着村庄忙碌的一天又要开始了。

家里女人,一听到鸡的鸣叫,就迅速地起来,在厨房里忙碌,忙着洗锅,然后加水到里面,在灶上点火,为她们一家煮着一天的食粮。

而那些男的,或在还在床上赖着,享受着赖床的感觉。或起来,拉着一张自家自做的竹凳,拿着水烟筒坐在自家的庭院里,一口一口地、缓缓地吸着劣质的烟丝,浓重烈辣的烟雾,绕过指尖,慢慢地消失在若隐若现的空气里,感受着一天中最清闲最清凉的时间

因为他们知道,只有早上和旁晚的时候,才又这空余的时间。

而那些喜欢睡懒觉的,还在甜美里游转的男人,被他们的女人,大声的喊叫,让他们从梦境中惊醒,有时起床时,男人也对着女人大声喊道:好好的干嘛来打扰我的梦呀!就不能像个小家碧玉的女人,温柔点呀,就不怕惊醒了还在熟睡的孩子啊!等下孩子哭了,你自己哄,不关我的事!

人女同时也大声答道:太阳都晒到屁股了,还不起床!不起床,不干活,不种地,我们家吃什么,你以为你家家财万贯?我当初瞎了眼,怎么就糊里糊涂的就嫁给了你,一个那么懒的人。有时还拧着男人的耳朵,你梦里是不是想着和哪家小家碧玉的女孩子缠绵来着呀?要不要把我休了,再娶一个更加温柔、贤淑、漂亮的老婆呀?

男人只能关上嘴巴,悻悻地走出房间,走出房门时,还不忘记了狠狠地门带上,像是传达着对女人的一种不满。

男人也洗完脸,坐在饭桌旁,等着热气腾腾的饭,不一会,女人把饭做好,端来,男人匆匆忙忙地,不一会儿的时间里,就把饭吃完,把碗扔在饭桌上。

而女人,从她们的丈夫的工具袋里拿出,用竹筒做成的,用来装饭装水的东西,为她们的丈夫把饭装满,把把水装满。

男人拿起锄头、镰刀,扛起犁鈀和农作用到的工具,牵着黄牛,戴上斗笠,往着自家的天地走去,耕种土地,年复一年,周而复始。

而女人,则呆在家里把家里收拾好,看护小孩和照顾老人,还有每天对着杼机织布。

就是这样一个安静的这个村子,暮鼓晨钟的年光,沉睡的烟雾缭绕的山谷里,男耕女织的生活,仍然流转在被风霜浸蚀的季度里,不曾渲染过杀戮,不曾有过鲜血的飞洒,在这里,没有刀光剑影,没有喋血江湖,这里有的只是静谧的流水,这里有的只是青山苍翠,这里有的只是藏在烟雾飘渺间永恒的宁静,就像溪涧里流荡而出的流水,那样自然,那样淳朴,没有镀染过繁华里的喧嚣。这样的日子已经持续了很多很长的时间,就像一个世外桃源,无人可知,无人可晓。

缠绵在晨光里炊烟,掺夹着溢流而出的饭香,盘旋着没有旋律的痕迹,往着竹林的方向延伸。

这个宁静的村子,就像藏在雾气里的幽灵,缥缈变幻莫测。它平凡而优雅,人们却怎么也抓不住它存在的痕迹。

薄雾如痴儿的和风缠绵着缥缈无定,和悱恻地倾听着岁月薄凉般荒芜的颤动,似乎月儿那般似圆似缺。朦朦胧胧的,清清幽幽的,人琢磨不定。

『竹林风』

竹林成海欲乘风。

在这个村子里,竹子特别多。

村庄在神秘的青山掩郁下,覆盖着葱茫的竹子。

村子里的人,喜欢着把青石踩得油亮,把木栏杆摸得斑斓的日子。

时光停滞,停滞在被世人遗忘的小村子里,停滞在竹林间错落的幽静香兰,停滞在乡间曲折的小径里,跟着败落的枯叶和凋谢的落花缠绵在一起。

飘绕在指尖如水般薄凉、苍白的韶华,颤落了一地悠闲,却被风吹起,飘散入含有竹叶青的酒香小巷里。

缥缈在青山之巅的那团乳白色的雾气,就像是挥之不去的丽影,又像是一打白色的大伞,撑开着,舍不得合上。

竹林成海,每一次微风颤过,拂动着如波纹般翠绿的皱褶,一泼接着一泼的横扫而过,气势非常壮观,宏大。

后山里,藏着一座小小的庙宇,里面放着一尊救苦救难得观世音菩萨,和善财童子,这座庙宇虽然很小,但香火却蛮旺盛的,因为这里的人,时不时就到这里来,祈求或祷告,有的来着里祈求全家平安,有的来这里祈子祈福……

而经常来这里看守的是村子里比较老的人,专门给小庵浇花、扫地还有负责记载这他们村子里发生的每一件事,那些累摞在石案上,纸页斑驳,泛着一层黄光的记载书里,将历史的尘埃,逸散出醇厚的书香气息。

就像族谱记载里的那样,记载着这个村子里每一年发生在他们之间的事情,就如,记载着每一年记录下隆重而庄严的庙会与其新里龙狮之舞。

在村里人的眼里,这些事就是一件大事!

而在小庵的前方有块空旷的土地,这里的人,在这块空着的土地上种下了几棵榕树,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几棵小树苗伴随时间长大,渐渐地将空地笼罩着苍翠阴郁。

巨大的躯干,足足有四五个人合抱在一起,纵横交错的枝桠上,暴露在空气里的根,像帘幕一样垂着,仔细一看,这些根须上还挂着许许多多的红线,这些是村里的青年男女在菩萨面前许下的愿望,希望能找到自己的红颜知己,或者是每逢新春佳节,人们在这里许下的各种安好。

从远住看来,这几棵大榕树,像是几把巨大的绿色的蘑菇伞,撑开在空旷的空间里。

这里的大山很深,很柔软,有茂密的深林和清澈的泉水。

山间里的阳光,乡间昏黄的灯线,印烙着点点滴滴的快乐时光,略带着诗意散落在孩子打水仗扬起的水花里。

『花田错』

阡陌小路花田错。

村子的前面,就是一片广阔无边、稻香飘香的稻田。

幽绿的秧苗,向着风的方向把头垂下,还有开得赭黄的油菜花,在明媚阳光地照耀下,显得格外烂漫。

自由自在飞翔的粉色蝴蝶,好似闻到了花的香味,在田野的上空盘旋着唯美的弧线,宛似一条七色的彩虹悬挂在半空中,不过一会儿,又各自飞入花丛中,与勤奋采蜜的蜜蜂共舞,转眼一霎,飞过天之涯,掠过海之角,蹁跹着,消失在茫茫的竹海里。

相传,蝴蝶是天生的盲,只能用触觉来感觉路的存在,寻找着花的气息,也许我们看到的蝴蝶轻盈飘飞,在如有如无的空气里浮游着,放飞着,却不曾想它们还要承受着如此的痛苦

——澈蝶:还有蛹破茧成蝶之时的疼痛

就如蝶恋花般凄美凛寒,才有那句:蝴蝶为花碎,花却随风飞。

蔚蓝的天空上,悠闲漂浮着几朵洁白的云儿,射下投影,落在长满莲花的池塘里,沉睡在淤泥中的莲花听到花雀在枝头上鸣叫的声音,缓缓从淤泥中伸出懒腰,探出头来,打个哈欠,睁开朦胧的睡眼,清凉的流水洗涤去睡意,像是一个豆蔻的少女,明媚的眼眸,娇艳可人,风景迤逦,婉转着岁月里最美的画面。

——莲花: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池面风来波潋潋,波间露下叶田田。

谁于水面张青盖,罩却红妆唱采莲。

纵横阡陌,谁的歌声传扬着永恒宁静里的花开花落?

花影交错,谁的笑靥流放在雾霭沉沉中的暮鼓晨钟?

缄默年华,谁的呐喊牵挽着芳草鲜美里的残落孑影?

凋残,静静地凋残!

昏暗,却那么昏暗!

逸散在错落在田间里的小道里的,是年光里阴霾的景色。看着那只蜗牛地从地上,挺着重重的壳,裹着轻轻的仰望,一步一步的往着草叶上爬,颤落了叶尖凝结的露水,一切那么唯美,一切那么安然。

唯美得你可以看见空气在你眼前流动,安然得你可以聆听到花开花落的声音!

不禁让人想起:花开若相惜,花落莫相离。

『水涟漪』

溪流卷成水涟漪。

山间,许多泉水涌出,清澈的水流,一层一层的落下,远远看去,像是百条白龙,盘踞山路而上。

击打在石头上散碎的水花,在阳光下,闪烁着阳光里暗藏的七彩光。

所有的激流在村子前方不远的地方,汇聚成一条静谧的河流,这条河流穿过田野的中间,分成此岸和彼岸,默默地孕育着这片肥厚的土地,让这块土地生机勃勃。

这条河流,为村庄提供饮用水,灌溉稻田,为孩子提空了很多的乐趣!

河水静谧,波光粼粼的水面,飘落的竹叶,盘旋着散在江心,像是海上的扁舟,荡漾着微醺的流年。

静躺在河床下的磐石,被一层薄薄的泥覆盖,沉寂的是旧年里被降落的时光,悲伤的是河岸上的声声牵绊,涟起的浪花,渐次划破平静的水面,却怎么也不荡不开潇湘。

清水之湄,蒹葭三千。当所谓英雄,肩负着世人所有的期盼的时候,他就不再是一个人,而是承载着千千万万人的嘱托,跟着阳光一起上路,带着微笑一起起航。

——蒹葭:落霞孤鹜,是蒹葭最好的陪伴,秋水涟漪,是蒹葭最好的点缀。但是,就像句子里所说:明月装饰了窗子,你却装饰了别人的梦。我们现在在这里讲着别人的故事,我们渐渐地,也成为别人眼里的故事。

清浅之处,能看见流水下的鹅卵石间,绿色的水草在水里沉淀。

连接此岸和彼岸,有一座石桥,由于修建的年代久远,岁月斑驳的印记印烙桥身,不由让人想起断桥的情景。

——石桥:我愿化身石桥,经过五百年的风吹、日晒,经过五百年的酷暑、严寒。希望千年你经过我的旁边,还能回眸一笑,也不枉我千年的等待

河流,最好看的时候在傍晚间,夕阳的余晖,汇聚在河面上,红红的燃烧着,折射在泛起的波光里,倒影在长在河岸磐石里浩浩荡荡的芦苇群里,映衬着即将凋落的枫树叶上,旋转在一个优美的弧度,转身掉落在碧波间,转眼看不见。

在傍晚时分,坐在石桥的围栏上,看天渐渐地变暗,看地渐渐地变静,听着渔舟唱晚,听着失落的灵魂

心,却不知不觉溶入在金黄色的光泽里!

真想就这样,从此让过往的事,烟消云散,从此沉沦在静静的黄昏里,沉醉到一直都不想醒。

『梨花雨』

梨花淡白柳深青。

村子里,到处种满了梨树,就像竹林那般密密麻麻散落遍布在村子的每个角落。

简直就是无孔不入,从墙角伸出,从断墙残壁壁盘踞而上,从竹林丛中横斜而出。好像这片土地就是专门为梨花而生,而梨花专门为这片土地而长而开。

梨花落院溶溶月,柳絮池塘淡淡风,梨花总是那么洁白,总是那么无暇,宛如一位穿着素白的衣纱的仙女,乘着祥云,悄悄地降临在人间,与轻摇的柳絮缠绵在风里。

和煦的春风拂动枝头,一夜间,千树万树梨花开。

梨树枝头,小小的花蕾蠢蠢欲动,涌动着袅袅的花香。沉醉着流荡村子里的空气里。

——梨花:梨花带雨,半遮半掩,半妖半娆,半嗔半痴,朦胧中略带羞涩,纯洁中含着几分清雅。

烟雨三月,雨落梨花,蕊儿沾染青雨,其样子最可,斜斜的雨丝,薄薄的打在花心里,花瓣那颗半坠不坠的雨点,渐渐地汇聚在花梗上,然后滴落在门前的那一块布满青苔的青石板上,潮湿了无处安放的回忆

四月,莺飞草长,梨花花苞绽开,花瓣盛放在明媚的朝霞里,跟着轻烟一起沐浴在春天的气息里,带着绽烂的微笑在风中摇曳出盛世流年的图画,美丽的小村庄,花动成海,渐渐地被淹没在花的海洋里。

四月,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青梅初成,在枝桠叶片下悄悄地探出头来。柳条泛青,随风摆动成一张张青色的卷帘。

四月的天,梅雨纷纷落下,爬行在断垣上的爬山虎恢复了往日的朝气,迅速的将暴露的地方覆盖住。而蔓延在青石上的青苔,好像是受到了爬山虎的刺激,疯狂的渗入到每一个角落,而且颜色深青,蔓延的速度极快。

四月的天,不再是百花争艳,蕊儿盛开。而是嫣红的花瓣瘫败在阡陌纵横的深巷里,荼糜的四叶草消陨随处乱放的石堆里,风扶起的花瓣,如泼洒墨汁撒在潮湿的空气中,却落得满地嫣红。

不由让人想起:花开花谢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心生悲悯之感。

感叹:岁月无痕变迁,四季更换无穷,生命轮转不定,轮回续写已断的情缘。浮生此若一梦,看透的、看不透的都是镜子里的那朵落花、水中那轮残月,缥缈到悾悾,真实到虚无的境界。

——梦境:梦里不知身是客,别时容易见时难。曽经的快乐仿佛梦幻泡影般破灭,往昔的繁华宛若三千逝水般流逝。

无事东风走过,扬起回忆如昨,千寻百度后,突然发现自己还在原地徘徊,风景依旧很美,只是错过了你,我也错过了风景。

花开花落又是一年,这片风景依然那么美,春天的百花、天的芙蓉、秋天的落叶、天的积雪……

这片风景不在属于我了,只好假装不想回头,如果时间还能回头,我想我们能抓住的是,那些蹉跎了的岁月,我想我们能释怀的是,只有那些我们感觉得到,但触摸不到的缥缈。

也有人有这样的感悟:一切虚妄,始终生灭,前后有无,聚散起止,念念相续,循环往复,种种取舍,皆是轮回。未出轮回,而辩圆觉;彼圆觉性,即同流转;若免轮回,无有是处。譬如动目,能摇湛水,又如定眼,犹回转火,云驶月运,舟行岸移,亦复如是。

虽然梨花也在此时凋落,它却依旧那么美,那么洁白,不是高洁。

风,那么猛烈,毫无方向的吹来。

梨花,却那么脆弱,在枝头上等待风的吹残。

像是一个消瘦的女孩,人们都担心,是否风变大,就会被吹走。

但是,梨花,最终还是被吹落了,还是被吹走了。

青山梨花落千尺,瓣瓣坠入碎痴心。

梨花从枝头掉落,其画面是如此唯美,千树落花,其场面是如此壮观,整个山村湮没这的像雪花一样的皎洁的葬花里,地上花瓣堆积,与飘落的竹叶,构成一幅长长的画卷,展开在这寂静的山村里。

从远处凝眸望来,疑是村子五月雪花落,潜伏在孤叶里的枯叶蝶闻到空气里蔓延的花香,慢慢的苏醒,从地上飞舞起来,与散在风中的花瓣缠缠绵绵,才有了蝶舞天涯、相随海角的传说。

梨花落下,落在屋檐的瓦砾上,落在荒芜的小道上,落在缓缓向上爬的蜗牛,落在被人遗弃的荒园里,落在紫色的紫藤萝花叶上,落在半梦半醒之间的鹦鹉羽毛间……落得很凄美,落得很静好。

『牧童谣』

天风澜起牧童谣。

隐雾晨风花卷帘,语花香叶飘零。溪涧鱼儿溅花浪,泾河直流逝东水。诗意蔓延白云上,化作流萤舞韵月。沉醉不知来时路,一壶酒香飘万里。

闲花弄影堪折枝,阙华颂歌竹叶青。鸾凤鹤鸣青山上,蛟龙翻滚跃深潭。潇湘涟漪光向晚,茗茶清品怡淡然。试问仙界何处有,遥指一落满江红。

一群牧童扎了两个可爱的发簪,骑在已有时岁的老黄牛的背上,在晚风中看着波兮荡漾的江面,蓝天配朵夕阳,缤纷的云彩是晚霞的衣裳,牧童的歌声在荡漾,还有一支笛隐约在吹响,笑意写在脸上,任思绪在晚风中飞扬,多少落寞惆怅都随晚风飘散,遗忘在乡间的小路上。

老黄牛移开步子,时不时对着西边的云霞,发出哞。。。哞。。。哞。。。的声音。

渐渐地,牧童和老黄牛的身影渐渐融进苍白厚重的雾霭里,转眼一霎间,消失在长满青草的乡间小路上。

但是,涤荡在风里的笛声,依旧那么清晰!绽放在脸上的微笑,依旧那么纯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