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不为人知的事

2012-03-29 23:30 | 作者:一蓑烟雨 | 散文吧首发

高中毕业以前,我从来都不关心经济,虽然那时的条件比现在还要差,可当初是年少不知世事,只知道自己一天吃饱玩好就行,哪里能够理解父母的苦恼。

那时和我同龄的本村子的小孩都出去打工了,个个都可以自己挣钱,那叫经济自由。只有我还在没有边际的上学,当时我真的很羡慕他们。人人都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可我也是穷人家的孩子,我却每个月都得向父母要生活费。父母对我上学也是抱着很矛盾的心理。首先必须得完成九年义务教育,可是偏巧我又有上高中的资格,他们是希望我能好好上学,将来有出息。另一方面,他们又担心万一我能够上大学,那学费生活费将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又将从哪里挣来。他们抱着试一试的态度,而我又没有考上一所好的大学,不禁又让他们失望。

高考结束的第三天,我便不顾父母的阻拦,跟着本族的一个叔叔来到西安打工了。我知道高考的结果不理想,但我没有敢对父母说,我怕看到他们失望,那将是我的不,我不想他们还为我的事伤脑筋,所以我选择了逃避,逃避出他们那失望的目光。

车站里人头攒动,来来往往的人挤满了过道。我找了一个靠拐角的地方站着,地上放着大大小小的包,不知道里面都装了些什么宝贝,而我只背了一个黑色小挎包,里面装了两件换洗衣服。我对面的座椅上坐着两个民工摸样的人,听口音像是四川人。突然我被撞得转了个九十度的方向,我下意识地去寻找是谁撞了我,可我并没看到那个人的脸,只看见一个大大的牛仔背包在人群里拼命的往前移动。

火车开动前三十分钟,开始检票,人群更加躁动起来,所有的人都向检票口处移动,有的人在狠命的向前挤,有的人在大声吼叫,但谁都不管谁。我跟在人群中茫然地往前走,在上火车时,我感觉有一个民工摸样的人把我推了一把,挤到我前面钻进车厢了,由于忙于挤车没有在意他的粗鲁,等我挤上车已没有地方可站了,就贴在门口处站着,全身已汗透。车厢里人更多,过道也一个挨一个的站满了人,车上的售货员推着售货车挤在过道上吆喝着:“新鲜水果、啤酒、饮料……”。有人买,但站着的人大多数都讨厌他们,我下意识的摸了一下我口袋里的钱,可口袋哪还有我的钱,我才意识到我遇到了传说中的小偷,只听说外面世道乱,而我第一次出来就遇见了这种事。我四下搜寻,可并没有发现刚才推我的那个民工,我心里猛然对民工憎恶到了极点,臭民工,低贱的人,没有见识,我这么一点钱也值得你来偷,而我坐上这车正是要去做一个地地道道的民工。

第一次坐火车,当火车穿越一个个隧道,窗外便是秦岭山上茂密的森林,当时秦岭隧道还是全亚洲最长的隧道,那是一种自豪。火车过完隧道,便来到西安之南——长安,这是一片平原,看到平原我的心胸也开阔了许多,也忘了刚才的不爽。收刚过,麦茬还尚在,玉米只有矮板凳那么高。这是一片沃土,地理课上学到关中八百里秦川,沃野千里,这里曾是十三朝古都,只是闻名不如一见。西安的天气比我们那里热多了,真个是蒸笼似的,是个晴天都是四十来度,坐在那里都热得冒汗,还要在这样的天气下干活。我在这里不到几天就晒得跟黑炭头一样。因为老板和工人都是我们那边的老乡,看在我还是刚出学的小孩儿的份上,尽量给我安排较轻松的活干,工资也相对较低。后来我发现,无论走到哪个工地,都有像我这般大,甚至比我还要小好几岁的孩子在这里打工,一般工地的工人以秦岭以南为多,其中四川人最多,就连妇女都比一般的男子能干。

工地里住的都是活动板房,热天太阳把外包的铁皮晒得炽热,屋里的温度比外面的还要高。工地里有很多工种,钢筋工和木工最挣钱,而我们就属于工作最苦,工资最低的混凝土工。那些常在工地干活的人,不是耳聋,就是行动缓慢,工地里噪音太大,久了耳朵就不好使了。

工地里到处都是钢筋、铁丝、铁钉,走路不小心就会被绊倒,或者被铁钉扎破脚,但从不允许民工捡废铁卖。我的脚就被铁钉扎过,即使很疼,也要将里面的血挤出来,才能好得快些,不然让铁锈残留在伤口里面,可能会腐烂的。

一到下班时间回到集体宿舍,就拿着碗去饭堂排队打饭,只听得一片筷子敲碗的声音,就是饿狼。开始我还很注意形象,下班了回来洗一洗,换身干净的衣服,才去吃饭,后来发那完全是多余的,索性就随意起来了,下班回来全身脏兮兮的,就去吃饭了。一般情况是就呆在宿舍的,不去外面,因为我嫌羞,别人都穿得漂亮干净,而我们就像街上要饭的叫花子一样,我会自卑的想立刻跑回去。

在工地里总是听到一些吓人的消息,某某从33层的楼上摔下来,连哼都没有哼一声,听到消息我跑去看见那人就只一滩软泥,吓得我几天干活都没力气,据说那人连续上了四十个小时的班,最后支持不住在外架上睡觉时落下来的。由于赔偿不合理,家人来闹事,我们被迫停工一天,至于赔了多少不甚清楚,反正那事与我们无关,我们关心的是什么时候可以开工,这个月干了多少小时,什么时候给我们发生活费?而现在我们就抓紧时间休息,一旦开始上班就又睡不好觉了。没过半个月,木工班的一个人在吊模板时又出事了,脚被砸得肿得像馒头似的,那人就住在我们隔壁,疼得天天叫唤,他们那个工种是最挣钱的,可老板只把他带到医院包扎了一下就没人管了。

其实我在干了一个月左右就招架不住了,高考成绩已经出来了,我没有上二本线,相差太远。母亲打来电话时都哭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我想我这一辈子可能就要以打工为生了,他们希望中有出息的儿子不是我,但也就仅此一个儿子。他们让我回去复习一年,重考一次,可是只有我心里知道,对于英语我是无奈大于痛心,即使一年也未必能补得上来,我不要拿我的青做一个没有把握的赌注,这一年失去的光阴,一辈子就再也找不回来了。我是好不容易才从那没日没的日子里解脱出来的,我一直倔强地坚持着,即使累趴下,我也不要回去。

直到五十天后的一个晚上,我出去理发回来,被一群莫名其妙地人围住莫名其妙的在我的头上留下一道伤疤,被抢去又还回来的手机上还尚存着血痕,当时我还不知道他们在干吗。我说兄弟你也不给留个名,我日后好报答,正是因为你们我出来第一次打工狼狈回家,正是因为这样我才决定我必须要读书,我不能就此浪荡一生,是你们的一砖头敲醒了我啊!

可面对我的选择是复读,还是上一个专科或一个民办的三本。对于第一个选择我是态度坚决,走过的路即使不辉煌,也让它成为历史吧!没有必要把那个污点涂地更大。我选择了上民办的三本,我安慰我自己好歹也是个本科吗。昂贵的学费便是我这十二年浪荡付出的代价。

至于我上的这个学校我暂且不去议论它,因为每个人的好坏观不一样,他人说好,你不乐意,那也无法。他人不喜欢,只你自己觉得满意,有待进取,一样可以走向你的理想之路。

大学四年里,我时刻想的都是挣钱,暑假寒假我从来都未空闲过,学校给我的暑期实践任务,我从来都是应付的,而我却去了工地,跟混凝土、钢筋打交道。当初选择上学,就是为了再也不要去工地,可是上大学之后我发现我还离不开工地,我还得去工地。开始我是不想去的,可是看在钱的面子上,我还是去了,我给自己找了一个很好的借口,当年路遥还下过煤窑,我就当是体验生活了。周末放假时我就出去做兼职,记得第一次在曲江遗址公园,一天上班十多个小时,只能挣三十块钱,除去车费和伙食,就几乎没有了,那是我出卖过的最廉价的劳动力。

在工地里我最怕别人问我在哪上学?上学为什么还要出来打工?原因很简单啊!因为我家里穷啊!这本来就是一个让我耿耿于怀的事实,难道还要我亲口告诉每一个人吗?即使告诉他们会有用吗?难道我需要别人同情吗?所以在工地里我从不说我是学生,但事实上每一个工地都有熟人,因为我就是投奔熟人去的,所以我的尴尬总是在所难免。

在工地里,老板总是在开始干活时说的天花烂缀,给多高的工资,到了该发工资的时候就拖拖拉拉,讲好的价就不给那么多了。有一次都到腊月二十七了,老板还没给我们发工资,连面都见不着,看着别人都赶着回家过年,而我们只能在那里干等着,心里慌的连吃饭的心情也没了。结果辗转了好几个地方才找到老板,要了工资在过年前的一天才回家。

大二那年的暑假,我跟着我的堂哥在高速路上搞梁,每天工作十个小时,二百块钱。对我来说已经是很高的工资了,可是我哥嫌工资太低,没多久他就去了甘肃,而我却没有那么多的时间选择更高的工资。我跟着这帮四川人一起呆了四十天,结果天总是下,天一晴便热的透不了气,下班回来第一件事就是冲个凉水澡,结果一没注意就中暑了,打了几天吊瓶,可是胸口连呼吸都会疼。结果只干了二十天的活,就开学了,所以也没挣下钱。

四川是温柔之乡,可谓遍地小姐,男子更加疯狂,他们在外打工,离家甚久,便想那些风流之事,平时老念叨着哪里的小姐好,哪里的贵,哪里的便宜。待发了工资便出去风流几天,这帮人里有两个都曾吃过牢饭,就那个小老板,十九岁就进去了,十年后才出来。闲聊时他也会说说当年的英勇——一夜偷盗几十万,他更是风流人物,两个老婆异地相养,各为他生了一个儿子。听说我是个大学生之后,便极力让我给他找几个女大学生,我只是笑笑,我怎能做这样的事呢?虽说现在包养大学生已成为一种时尚,有钱人、为官的,不仅比谁更有钱、有权,而且也比谁包养的大学生多。大学生对他们来说就像宠物店里的宠物一样,只是一种装饰一种玩物。而我怎么能背叛同类!就连他们说起,对我来说就是一种耻辱。可偏有人喜欢那样,这或许就是社会吧!

从那时起,我开始逃学打工,解围生活,过着一半是学生一半是民工的生活,当然我是瞒着家里人的。我要尽量靠我自己,我不想给家里带来更多的负担。我依然去工地,因为那里工作虽苦,但相对工资较高,工作一天一夜,就够我多半个月的生活费,但这样的工作也不是天天都有的。放国庆假时,我去干了五天四夜,要算工资应该有一千多块吧!想想两个多月的生活费就不用愁了,就放心的回来狠狠的睡了两天,就开始上课了。可是直到放假我都没拿到工资,每次去要都说没钱,那两个月我差不多天天开水泡面,到最后在外面欠下了一大堆的债,我又不好意思向家里要,父母问我,我就说还有钱。直到腊月中旬,我们找到劳动局才得到解决。

有人建议我办个助学贷款或是贫困助学,贷款程序太繁琐,我最讨厌那样的体制,反正出来混迟早都要还的,我又何必欠国家一个人情。贫困助学,名额有限,以前我总以为很难搞定,以前也试过,可没有办成,直到大三时才办成,就又欠了国家一个人情。我总是沉默,我一直相信少说话多做事才重要。

一直让我难受的是社会的言论,在我们那个地方,三本学校是不被人认可的,我常被别人冷眼相看。遇见我说话便问:你上完学出来干嘛?学校给分配不?他们的意识还停留在二十世纪以前,让我感到可笑而又可悲,可笑的是他们,可悲的是我自己。

有时静下来我也曾想过,我这样下去是不行的,将来高不成低不就怎么办?现在靠干苦力可以挣一时的高工资,月工资不低四千。将来毕业还不知道能不能找到工作,竞争太激烈,即使能找到工作,那微薄的收入,怎够花销?我担心将来有一天我真的要靠出卖苦力挣钱。不仅是我,我想应该会有很多人,为了生活,有此选择。这是社会的趋势,也是现代大学生的的悲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