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似水流年,一句往昔

2012-03-28 18:23 | 作者:浅唱 | 散文吧首发

冷月,寒芳岁,凄风扶盏意消退;十指扣,浓眉皱,情至红颜华年愁。琉璃深处,点点忧伤,绾向前世宿愿,却了结不断今生残缘。无奈幽幽乱红,纵然血溅泥,终因一场水月镜花,负了你我,负了天下。转身处,一觞浊酒,于心间,尽洒万碧情缘

烟云弄巧,落伤怀,凌乱的季节里,轻抚红颜,柔情芳菲。花红过,柔情落,浅唱一曲古韵伶人。不曾想,桃花深处,雨落幽香,滚滚浮华,亘古誓言,终为沧海。流水无情,可怜红叶枉托付;落花有意,却负轻风苦缠绵。已然,春里莺声犹在耳,梁间燕影已无踪。

一笺红尘往,触笔成痴醉满园,曾因性僻弄诗句,孰料疏才误仕途。心已乱,指尤凉,情思袅袅解不归,花间浊酒付清辉,待得花落随风去,斑斓流水奈何醉。石栏,曲水畔,呢喃燕语犹在耳,不负相思痴心人;凭几泣,烟雨季,曲终轻弦断丝情,朱颜褪却付青烟。

眸光溢转,山河已逝,彼此流年,如花开落,沦为红尘过客。枉然情深,奈何缘浅?一抹临窗残痕,沁入唐歌宋赋,依然如斯。暗香迷漫,几多繁华落尽,望断天涯,不见情牵。可怜独享念青苔,流醉芳竹驻影埋。青石前,雁归西处欲东飞,无奈未老头先白,秋霞败草,暮寒深处,单影顾无言。

纤纤小雨,凄凄玉情,宣纸一梦,散尽风华烟雨。念痴痴,素月如水,几度划伤江心月,客船逐过,不胜息影去繁华;顾切切,逝水似歌,古海凄情弄弦断,半曲唱毕,情归南浦人未还。

撩人的夜色,将暗淡融入其中,香阁玉枕,洗不尽满身伤痕,容颜不再,流年不再,只于下声声泣泣,吊念那一世情愁。昔年一别,再没遇见绚烂如此的梨花,如漫天飞,染尽满城伤怀。你的怀抱是我生命的终将,沉默的许下诺言,却变成此刻最荒诞的笑言。

红颜逝水兮无处寒,流年一落兮至此还。繁花踏笺兮醉歌阑,羽梦轻倚兮哭笑谈。觉年空醒兮销魂叹,霓裳清曲兮青丝绾。月已连乱兮笙歌赞,伊人流散兮无人看。初始遇君君未笑,恨不同时泪心伤,残香散落陨弄箫,未逢君心未伤时。锦城笙歌,青衫远目,心字犹缺,寂景空寥人影乱,昔人去,风景曾谙。

多少红尘过客,多少过往云烟,终不过一声离别,就已各自流散天涯,一句似水流年,一句往昔,终是在据剧幕散场。彩蝶水袖舞清风,暖玉生烟琴几何;梦里销香伊人梦,晓月初升照旧人;秦淮河畔鸳鸯醉,天上宫阙桂花飞;眼迷离旧梦泛起,醉眼泪点伊人颜。心字犹缺,情缘搁浅,一生离散,我却始终落不下那一笔,终是把思念留在那似水年间。

昔日的美好,只是在梦里,指尖叙述的故事太多,光阴中,藏着那数不尽的伤。回涟起走过的光阴,曾经那些人儿早已面目全非,而那些花儿依旧灿烂。

时间易逝,岁月路已晃过半程,似乎一切都无关风月,却染上无涯的惆怅。午夜的美我也不去涟它,寂静的黑夜更适合孤独的我,喜欢坐在黑暗中,吞吐香烟任烟雾弥漫,渐渐消散。

一个人时候时常会乱想,想起迷离在流年中的旧事,寂莫却是种戒不掉的瘾。情绪总是纠结于心,有着万般无奈,有着不解谜题,没有谁会倾听心声,只有风会偶尔听听我的念叨,心碎的感觉瞬间崩溃。

人事易分的红尘,流逝多少芳华,错落在流年中的暖梦,终就还是随风散了。浮生岁月,谁动了心弦,扰了曾经那份无瑕,那份安宁,路漫漫,只影又应何处依。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