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木棉花开

2012-03-27 22:39 | 作者:雪千寻 | 散文吧首发

携君之手走在三月的天,淋浴着和煦的春风,徜徉在满是木棉花娇艳盛开的树下,陶醉在这花香满鼻的小径,想起木棉花之语:珍惜身边的人。那么今日今时,今世今生,吾之君,就让这粉橙的朵朵木棉花为证,见证我们执子之手,白头携老的爱情誓言吧。

南方的深圳,见到木棉花开本不是件稀罕之事,可是携着爱人之手,不知不觉地就眼见株株绽放的木棉花,像是一场春天的花之盛宴,没有准备的迎接,一下子便涌入了眼帘,直入心底,像是一叶小舟荡漾在心湖之上,不觉地心也跟着颤颤起来了。花色是那么妖艳,那么明亮,那么宜人,像是扑面而来抵挡不住的春色,由不得你未作好准备的迎接,就这么自然地来了,扑向春天的怀抱,用粉橙装扮着春天,与春天融一体,使春天更具千娇百媚。开满木棉花的春天别有一番韵味,我爱春天,更爱开满橙红色木棉花的春天。

据说四月的第十一天是木棉花开的日子,兴许是今年闰四月的缘故,加上气候变异的影响,木棉花开的花期与古时也稍有提前或延后的差异。木棉花较大,色橙红,极为美丽,可供欣赏。古代广州木棉树种植甚广,其中以南海神庙前的十余株最为古老。每年旧历二月,木棉花盛开,每天来观者达数千人,场面热闹,清屈大均以《南海神庙古木棉花歌》颂之。现在南海神庙仍有两棵古木棉,久经风霜,挺拔依然。说它“诡异“,是因为春秋它都是绿色的,生长得旺盛的墨绿翠绿淡绿。到了天,一切又会不一样。它开始释放它的魔力,一点一点,把内心最邪恶最妖娆的气质解脱出来,把绿色赶尽杀绝,光秃秃的枝头兀地绽放鲜艳魅惑的花朵,干柴烈火那样奋不顾身熊熊燃烧,颜色单调却不低调。

三月,走在深圳的大道上,抬头远望,随处可见木棉花开得煞是闹热,橙红色的花,挂满高高秃秃的枝杆,偶有风拂过,那满枝桠的红花在风中摇曳,如跳舞的舞娘,风姿绰约,千娇百媚,将春天的风华尽现。沙沙的风声略过耳脉,听,是花儿在诉说之于树的留恋吗?还是树之于花的挽留?谁说红花一定要绿叶配,这没有绿叶相衬的木棉花自顾自地开着,为三月的春天增添了一抹亮丽的风景,来到树下,竟生出许些恋恋不舍,不忍归去之感叹,抬头仰望满树的木棉花竞相开放,似乎都争着要把最美丽的姿色奉献给春天的三月,这三月因了木棉花的绽放而格外显得充盈、多姿、多娇。看着偶尔有凋落在地下的片片花瓣,竟有种失落伤感,花的生命如此暂,枝上尚在春意闹,地下却已碾作尘。

木棉花属木棉科,落叶大乔木,别名斑芝树、英雄树、攀枝花,原产地印度、印尼、菲律宾。用途诱蝶种类,树干直立有明显瘤刺,侧枝轮生作水平方向开展;掌状复叶,叶柄很长;花朵大型,橙黄或橙红色;果实为蒴果,成熟后会自动裂开,里头充满了棉絮,棉毛可做枕头、棉被等填充材料。木棉外观多变化:春天时,一树橙红;夏天绿叶成荫;秋天枝叶萧瑟;冬天秃枝寒树,四季展现不同的风情。花桔红色,3~4月开花,先开花后长叶,树形具阳刚之美。

木棉花的外貌妖艳美丽,令无数赏花爱花之人留恋忘返,更有甚至者自喻木棉花,无须绿叶衬,开得更娇艳,似乎是到了一种绝美的地步,天下无与争艳,绿叶无颜作陪,木棉花就如此凄然地演绎着孤独之美,苍凉之美,绝色之美,正如古代之英雄,东方不败成了独孤求败,就那么孤独高傲地立于世界之巅,无与争锋。木棉树刚直酋劲,经历过四季风霜的洗礼,仍有着伟岸的身躯,不屈不拢,是为了春天这一树千万万朵木棉花开的期待吗?如新郎期待新娘揭开面纱的一瞬,便等待了四季。多么执著的等待,四季如一日,只为花开的瞬间。

三月,株株木棉树挺直,朵朵花开正当时。纵是春日好风景,不及你我情浓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