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唯一所想

2012-03-25 11:54 | 作者:陌湮冷 | 散文吧首发

又是阴天,人又该多想。

2010年,快毕业的那年。

天放慢了步调,七月的天空还掺杂着天的氤氲,绵绵的,好想咬一口,让嘴里沾满甜蜜,新生的蝉,慵懒的附在树上,高调的,稚嫩地唱着那年复一年的不曾变过的曲调;树下,他们和我像有点嘈杂的蝉一样,畅谈着,畅谈着未来。

初三的我们,似乎只有唯一所想——考所好高中。

可那真的就是我们的唯一所想吗?

坐在树下的草坪上,我们不谈学习,不谈考试,畅谈里是没有学习和考试的。

未来对我们来说是多么临近,跨过今天,就是未来、可是最遥远的距离孰知就是这咫尺,“咫尺天涯”似乎未来真成了我们触不到的天堂青春期的我们,执着,也是顽固,未来,那我们向往的地方,还未抵达,怎会言放弃,“努力,拼搏”那些80后整天有聊无聊就拿出来透透气的词语,而今已换主人,像水蛭,附着在我们这群被贴上了“叛逆”“非主流"等书签的90后身上,迫于不止双重的压力,我们放弃了下课闲聊的时间,捧着一本政治书,不知是用心还是无心的读着;放弃了饭后一起去小树林溜达,选择了那被人褒奖得不知多好的知识海岸漫步。我们的生活变得程序化,就如同一部拍好的电影,一切都拍摄好了,只需要一遍一遍重复播放。我们的生活不再属于我们自己

本应该飞满彩色蝴蝶的花季被书本占满,成绩成了生命展示的全部,迫于不止双重压力,及时泪水滑过嘴角,即使汗水淌湿衣服,即即使鲜血浸透白肤,也无所谓,因为他们的唯一所想就是考一所好高中。

可那真的就是我们的唯一所想吗?

坐在树下的草坪上,我们从来也不谈,考试和学习。

我们牺牲了不该牺牲的东西,却不一定换得来想要的东西,在那些无奈里,被动学习,被动进步,被动上个好高中,生命缺失了主动性,那些无奈的人儿,压抑,压抑再压抑,直至若一只蝴蝶从高处飞下,鲜血被时间画成了画时,才忆起,原先自己的唯一所想——叫大把大把朋友,每天都开开心心的,成绩名次统统见鬼去。

对啊,自己去年也有一大圈好朋友,我们叛逆着,剪断了上帝手中的线,不再是他的提线木偶,我们有自己的想法,我们的生活属于自己。

去年夏天我们的唯一所想,并不唯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