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那不是我

2012-03-21 22:34 | 作者:Little Hero | 散文吧首发

骤然一场秋,在办公室缩手缩脚仍然觉得冷。听得某教师念叨:儿子今天穿的少,不知会不会冷。不禁感慨:做孩子幸福,冷暖饥寒不断有人挂念

不是无人挂念,只是挂念总少了温暖。一个人久了,出门备伞便成习惯。抽屉里亦备足各式常用药。总是不安,只好强悍。强悍背后的辛酸,无处说,也无人知。一久也习惯。

胃口仍不好。饭食的香味总让胃液翻涌,无法进食。不断喝蜂蜜水。勉强维持。开始佩服自己仍旧可以滔滔不绝站四十五分钟完成每节课。

中午放学回来,冒着小小的雨。内心凄惶不已,低头匆匆地走。有人迎面笑:手里攥着伞却淋雨?一时愣住,不知如何作答,应付一句,匆匆走开。总会被人发现心事,但不是现在。装到几时是几时。仍旧努力朝人笑,仍旧努力如常生活

婧寄来的巧克力仍摆在桌面。精致的心形包装,常常看却不舍得吃。之前剥开来尝,小心翼翼地舔。真是美妙的味道。丝丝滑滑由嘴巴至喉咙,甜润心田。心情是大好的。此时,拣一颗入口,吃完却忍不住想哭。吃过便是耗尽,耗尽便再也不会有。终于明白,有些东西是不可以挥霍的,比如青,比如情。

叶子总埋怨:信都不发了,不知道多怀念时候随时随地可宣泄情绪的日子。我何尝不是。那时候多幸福,任何感觉都任性地编成短信,发给能懂的人,不管对方忙什么或是心情如何。坦诚也好,矫情也罢,总不致情绪郁结。那时候日子是单纯的多,快乐的多。

不管承认不承认,时间走了,人总会变的。当人人都开始独自面对生活,人人便都开始强悍。三餐一宿都需要风来雨去拼命挣得。谁还顾及个人突如其来的小情绪呢?疏于联络、疏于关怀、甚至疏于谈情说爱。我都懂得。

仍旧尽量穿的光鲜。浅色裙子一件接一件,搭丝袜、高跟鞋。耳坠、项链、胸花轮流着戴出去。总在极力扮轻松,极力地笑,极力生活。走到阳光底下,仍觉得自己似灰色点点,随时会化掉。

走在校园水泥地上,不断用鞋跟敲出“哒哒哒”声响。一向不是聒噪的人,却独喜欢这种喧嚣。大概是欲找某种存在感,不想一下子被这萧瑟的秋吞了去。也或者是努力与内心的凄惶作斗争,总欲活的热闹些。看,我仍旧在努力,一直在努力。

某次看一句话:看一个女人是否养尊处优便看她双手。我摊开双手细细看。纹路错综、关节突出。大概我就是所谓“苦命女”,一生一世只得靠这双手生活。是有那样的幸运女郎的,出得父家便入夫家,生生世世被人收藏,妥善安放,免她苦,免她惊,免她四下流离,免她无枝可依。可是,那不是我。

可是,遇挫折便手足无措痛哭流涕的也不是我。你明白吗?这双手虽小,却属于我。

叶子说:哭出来了还得自己擦眼泪,多费劲。是啊,又没有人会疼惜,何苦给自己添麻烦。留得这双手去创造生活也好啊。

“希望你老的快些,希望你花落枝残,再看你时依然少女情怀,再忆你时仍然风情万种”。可是,那不是我。

评论

  • 惊鸿一瞥:淡淡的感触,淡淡的情怀,花开花落,静思静心,欣赏,问候。
    回复2012-03-29 18:37
  • 松儿:时间就是最好的橡皮擦 呵呵呵
    回复2012-03-29 19:35
  • 松儿:时间就是最好的橡皮擦 呵呵呵 真的让我产生某种同情感 下次再会来看你哦
    回复2012-03-29 19:51
  • 陌 潇 飘:原来也有这么细腻的老师、
    回复2012-04-01 18:04
  • 菡萏 憨昧:遇挫折便手足无措痛哭流涕的也不是我。这双手虽小,却属于我。留得这双手去创造生活.说得好啊。
    回复2012-04-02 14: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