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雨

2012-03-18 13:45 | 作者:笑笑生 | 散文吧首发

又下了。太阳如城市间忙碌的恋人般,刚露了两天脸,还没暖够,就匆匆地离去,消失在茫茫的、湿湿的雨季

天空一片浑浊灰黄,像池塘里涨满了的泥水。四周雾霭沉沉,一团团、一簇簇,就像太阳驾车疾驰而去后卷起的滚滚风尘。然而,此时的大地却因为几日来雨水的冲洗显得格外清晰诱人。远处的山峦虽有云雾缠绕欲蒸,但山的青色绿意还是隔着雨帘,伴着风,踏着雨点袅袅而来,仿佛洗浴室里飘出的少女的歌声,清清的、纯纯的,翠润欲滴。这歌声落在哪里,翠绿就流到那里,那里就清新四溢。落在树上,树枝便长出新芽,嫩黄嫩黄的,一尘不染,还挂着水珠。叶上晶莹跳动的水珠,好像是小孩儿明亮的眼睛,清澈地瞧着这个新奇的世界。原本无精打采、沉甸甸的沾满了厚薄不一灰尘的叶子,此时被雨水洗涤的露出了本来翠绿的模样,轻盈地舒展开来。

我是喜欢这种清新的。猜想很多在外奔波的人该是讨厌雨水的泥泞了,不方便匆匆地前行啊。我认为,泥泞的不是水,是心上的尘。生活不该是为了奔波而染上满身的尘,更不该被尘土改变了自己轻快的模样。何不放缓沉沉的脚步,逗留在清新的世界里,感受着清新自然的氛围,让洁净的雨水洗去胸中的俗尘呢?

雨仍在沙沙地下,天已早早地黑垂。远处高楼里的灯次第苏醒开来。我泡好一杯上等清香的龙井茶,舒适恬静地坐在窗前,任由密密麻麻的思绪伴着雨声阵阵来袭。有时什么都不想,呆呆的、空空的、轻轻的、松松的,甚是安宁。有时会想到“雨打芭蕉”,“梧桐更兼细雨”;有时会想到多愁善感“同桌的你”,能否“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雨时”;还有想了,去了,又来想的撑着油纸伞的丁香姑娘,和读书时雨中偶遇的桃花女生……于是,一首新词便跃然纸上:

一剪梅【听雨】

雨落窗台珠玉敲,好难消,景象常招。丁香姑娘又相邀,粉色旗袍,杨柳飘飘。

何日聆听花微笑?喜上眉梢,上心烧。长街雨细草青浇,红透樱桃,绿透芭蕉。

雨下了又停,停了又下,一阵一阵的,一会儿轻细如桑蚕碎叶,一会儿紧促如野马过江;一会儿似高山流水,一会儿如平湖秋月,就这样,天也不知不觉地滴透了光、滴透了亮……

所属专题:2013春节诗歌散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