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玉如水,茶泪相追

2012-03-18 00:31 | 作者:浅笑盈盈 | 散文吧首发

采薇采薇,薇亦作止。曰归曰归,岁亦莫止。靡室靡家,玁狁之故。不遑启居,玁狁之故。

采薇采薇,薇亦柔止。曰归曰归,心亦忧止。忧心烈烈,载饥载渴。我戍未定,靡使归聘。

采薇采薇,薇亦刚止。曰归曰归,岁亦阳止。王事靡盬,不遑启处。忧心孔疚,我行不来。

彼尔维何?维常之华。彼路斯何?君子之车。戎车既驾,四牡业业。岂敢定居,一月三捷。

驾彼四牡。四牧騤騤,君子所依,小人所腓。四牡翼翼,象弭鱼服。岂不日戒,玁狁孔棘!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霏霏。行道迟迟,载渴载饥。我心伤悲,莫知我哀!

几千年前的绿草悠悠的田野之上,一定有最淳朴的歌声回荡,唱出了寂静欢喜,倾诉着默然相。素面女子小步巧然,鲜衣怒马的少年流连忘返。柳絮纷飞,芦花似雪。无限心事说给谁来听,轻折芦笛,手指翻动之间合成一只小小的芦笛,漫不经心的在指腹上敲几下,缓和了马蹄纷乱的气息,将芦笛凑到唇边。倏而,河畔旁响起了一串清音,似乎与水相接,碰撞,又跃起。厌倦了战场上烽火四起,铁戟刀戈碰撞出的是再也无法重来的岁月年华,雪地上留下的是漫天余热的气息与浅的几乎不见的脚印。几年奔突,换来的是深深地思乡之情,而不是最初纯真的和平生活

也许是习惯了长风灌满衣袖,引得衣袂猎猎作响。如今站在这静谧朦胧地河畔旁,丝丝柔风划过脸庞,拂过指尖,又顽皮的钻进衣袖,如同千万只小虫在不停地挠着自己,那张被雪雨风霜,刀剑兵戈削刻的冷俊脸庞,在那一刻,忍不住,笑了,笑得流泪了。铁血男儿同样是人,岁月封锁了幸福,给予了最深的思念

追溯远古的记忆,在征战沙场的年代。小舟轻摇,搁浅在河畔旁。妙龄少女温柔的眼眸中失了色彩,在云雾缭绕下淡光萦绕的眸中,是不舍与牵挂,男儿志在四方,岂是儿女情长所能耽搁的。少年一句,能否等我?少女没有丝毫的犹豫,等你

从此,无论征战四方,还是踏马飞扬,心中总有一种牵挂,期盼来年回乡。你,依旧为我沏壶最浓的茶,最美的香。

可是,我忘了,忘了红颜易老,忘了似水流年。其实,当我鬓已星星,看去秋来,轻抚突兀老枝的沧桑时,心中隐隐在问:你还在吗?还在吧。

芦笛声声传入心底,打湿了眼眶,打湿了记忆。河畔青石有一行字,清秀独立:君在何方,难相忘,茶香飘,茶已凉,人回,人忘,勿思量。

……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

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独爱此词,心疼曾经的刻骨铭心,更感动于相伴到老的朴实年华,悲的是离别,痛的是永别。一声再见,再也不见,一句珍重,已是流年。无论是几千年前的美丽,还是江阔云低的雨丝茫茫,寂静相爱,无声无息,相思凝结成的淡珠由无色幻化成了墨色,落在似雪的宣纸上,落在惨白的天幕上,一一凝聚,一一散开,谱成了一曲刻骨铭心,绽放了一舞芳馨淡雅。

没有人能逃避,也没有人能忘记,既然忘不了,那就学会铭记,既然淡不了,那就学会习惯。时间并没有淡薄记忆,而是让人学会了习惯疼痛

爱诗经里的朴实,因为素面朝天玉如水,自然最美。

所属专题:2013春节诗歌散文

评论

  • 浅笑盈盈:欢迎大家进行心灵点评,文章,最期待的是与别人共享,谢谢。
    回复2012-03-18 00:42
  • 山风耳语:欣赏,问好
    回复2012-03-19 09:51
  • 古垒东边:素面朝天玉如水,自然最美。欣赏,问候浅笑盈盈!
    回复2012-03-19 16:38
  • 莫呼洛迦:喜欢哈 转到我空间 供大家欣赏了哈
    回复2012-03-19 17:15
  • ♪ wαη§:你就这么写出来,我则静静的看,风轻云淡
    回复2012-03-20 07:30
  • 幽谷兰香:淡淡的,很好,喜欢。问好朋友。
    回复2012-03-20 08:27
  • 浅笑盈盈:谢了,各位朋友,很高心认识大家,为我们的文字加油。
    回复2012-03-20 10:14
  • 七七:很好的文字,喜欢!
    回复2012-03-23 17: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