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残

2012-03-17 12:45 | 作者:伊汐沁 | 散文吧首发

纷乱樱花祭,奠存暗伤。

生似锦繁华,死即深难扬。

——-题记

樱花落了,幽暗的天际,炫舞。

风掠过,绛紫色的天空,铺展粉白花瓣,魅惑。

死亡之气铺陈,弥漫着鬼魅,看似柔美,却为死亡代表,无言。

原来,落败的死亡之花,亦如此唯美,明亮了天空,亦抚慰了那些受伤的心。

唯叹,冬樱花无尽的伟大,缤纷过后,亦可埋葬于深土,张显那毫不张扬的,无尽钦佩。

缤纷过后,为爱彰显风采,点缀空无的残枝。落败之时,为爱埋葬残躯,用自己的身躯铸就樱树的辉煌。

或是,真正的爱。唯叹少年爱恋,或深或浅,不可为此。

樱花缤纷的身后,埋葬着多少灵魂,那开得烂漫的樱花树下,多少亡灵无奈的哭泣,那死亡的身躯亦铸就了樱树的辉煌。

其实,父与母倾注的爱,就似樱树与樱花,倾尽一生的所有,为的只是孩子幸福,哪怕逝去生命,哪怕从此埋葬,哪怕让其历经万苦千难。

即使,逝去,亦留下万语千言,亦留下所有的所有,他们的爱似樱树下的亡灵,都是他们不会哭泣,微笑着将一切倾注,孩子的幸福就是他们一生的财富。无所谓回报,无所为答谢,无所谓赞扬,为的只是孩子的那抹微笑。

唯叹,此时的我们正处轻狂岁月、青年华,那些叛逆似一把又一把的尖刀,直插进的是父母的胸膛,只有那转过身的泪,诉说着他们无法诉说的忧伤

樱花纷落背后的爱,谁知?亡灵倾注的心,谁懂?父母无尽唠叨背后的那份爱与真心,我们是否懂得?

樱树用自身的辉煌报答樱花情,然我们用何回报?无尽,独不是,抱怨、责怪与冷淡。

处一年樱花纷落,心沉沉,望着纷落的粉白花瓣,回忆起那些曾经,嘴角勾起一抹微笑。我懂了,父母的爱,亦懂了,如何去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