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烟青春,至少我还存在过

2012-03-17 12:28 | 作者:忧伤丶 | 散文吧首发

孤独的首望,落寞的转身,不曾料想的黑寂寞的眼眸,没来的及感动就已泛滥而出的泪水。我,至少还存在过。

文。忧伤

『关于文字关于我』

我只是单纯的喜欢着文字,但不可否认的是我有些喜欢到了迷恋,依赖。我的文字总是在我最失落,最无助时在我的笔下。相比网络,我更依赖我的笔的纸。在我的文字里,总是会出现像‘也许、可能、或许’等类似的词,这大概和我的性格有关吧,还有对人生的不确定,迷惘。除过这些,我还喜欢写到‘夕阳、落日、夜’这些词总是在不经意间流露出寂寞的影子。就像我每次写到夕阳时,在我的脑海中会出现一副画,一副昏黄色的画,黄色的白桦林。一条弯曲的石子路,一个孤傲的身躯和被拉长的身影。在想到这些,我总是感觉这副画是孤独,是寂寞。或许,那个身影该是我。我承认,我喜欢文字,但那不是我的全部,最终有天我会放弃。许多人问我是否想过要做作家,实话说是有想过。可是,在看了太多别人的文章后我放弃了,我开始单纯的喜欢文字,就像我身高175cm,永远都不可能成为一个篮球运动员。可我还是喜欢篮球。那种喜欢和我对文字的喜欢是完全一样的,最单纯的喜欢。

我开始喜欢文字是在我开始懂得孤独和寂寞以后。还有在我明白作文得满分的概念后,我开始写,写我的故事,我不大会写别人,我无论是从女人还是从男人的角度写,我都是会写到自己的身上,然后又想到自己的一切。我写文一直徘徊在过去记忆两者之间,我从来没有写过关于以后的文字。我想这和我是个喜欢怀旧的人的关系吧。在我十八岁生日那天,我拿出我之前所有的文,一页一页的看完,真的好多。写的没有好或坏的评论,然后全都烧掉,我十八岁前所有关于文字的记忆。

我的文很一般,但我就是喜欢,我喜欢在夜晚写东西。一张写字台,一台很旧的台灯,一扇可以开到外面的荷叶窗,就这样,简简单单的写,写我的全部。我曾说过如果可以,我会去流浪,到时我会背上我的包,包里只有一支笔和一本笔记本,然后不停的走,写下我所看到的,感受到的一切。但那终归只是一个

有些事,不要去奢求结果,只要喜欢,愿意就不要放弃,就像我的文字,我们都是相同,只是喜欢,单纯的喜欢……

在我写文时我会很自然的想到我,想到所有关于我的一切。忠于夕阳,黄昏,喜欢午夜,喜欢用风景来写心情,夕阳黄昏总是忧郁的,午夜是寂寞的,还喜欢那片永恒的白桦林,因为那是记忆的起点。常用孤独但不用孤单,喜欢写的文字有淡淡的忧伤,但又不显做作,不喜欢讨论人生,喜欢过去的回忆,就像《未逝先葬,曾属于我的记忆》里我写到的一样,我总是在别人心中或许早已附满尘埃的记忆中乐此不疲的寻找,寻找我赖以生存的氧气……

我本不该是寂寞的孩子,在我的周围有太多的朋友,兄弟,可我还是寂寞的,就像一篇文里写的,怕黑却迷上了夜;怕冷却迷上了;有人说在她生命中的彩色早已放逐不只去向,我们的生命只剩下了灰色,那代表寂寞的颜色。我不酷,也不冷,这是真的,只是你不曾了解,你也没毕要了解,我面对别人没有喜怒的表情,我只是在远观,但对我的朋友我才笑,从笑到哭,然后一起哭。记得小A说过,在我的生命中只有两种人,一种是朋友,很了解我,关心我,牵让我,或宠我。在一种就是路人,没有交点,像别人一样的别人,陌生人。可是永远不会有介于两者中间的。但就这些我以很满足

我注定不是个好孩子,逃学、抽烟、打架、调戏女同学。但这并不意味我不是好学生,我依旧不参加任何考试,直到以第4名的成绩考上高中。所以我应该是个好学生,但永远不是好孩子,是于最终还是会堕落

『关于人生关于梦』

这是第一次很直接的讨论人生的话题,我一直是在逃避的,不可否认的说,我怕,怕懂太多,可有些事是永远没办法改变的,迟早都要面对,就像文理分科,从小学我就知道这回事,那时我想我一定要上文,因为我语文好,那是我最单纯关于文理的想法,上了初中,我开始讨厌历史,地理等文科,我想我永远都不会在想上文科,因为我喜欢数理化,可是,世事总是不断的改变,一切都不曾在我们的预料之中。在我不断思考许多后,我还是没能决定,我想一切都还早,直到那晚班主任走进教室,说分科,一切都很平淡,没有想象中的波滥,安安静静的结束了一切。由于我的任性,我的无知,我放弃了我一直喜欢的理,做在文科班的教室,死一般的黑暗,犹如午夜暗然的风一般,吹散我内心的不舍。

无赖,真的,就好像一个迷路的小孩。不断的徘徊,是我放弃还是?一切都没有答案,我只是在屈服,在放逐。

我想就算是失去全部我也不会一无所有,我还有梦,一个让我迷失去向的梦。那是我的理想,我的未来,我的路……

开始懂得什么是理想时是在小学五年级,只记得老师安排作文题目《我的理想》。于是我在很朦胧的理解下写出了我要做老师的理想。我记得里面有这样一句话‘我会做一名辛勤的愿丁,照顾我们可的花朵’。其实这是假的,那时很怕老师,所以几乎所有同学的理想都是老师。在一次写理想也是在五年级,因为老师这个理想已经写过了,只能写别的,这次写的是《我的理想是做一名警察》。我说我长要做一名警察,保为边疆,服务人民,抓坏人。我以为警察和解放军是一样的,所以。。。。后来才明白,我所谓的理想该是警察和军人的结和体。用我的话说该叫军警。虽然写的很矛盾,但那却是我一直坚持到小学毕业的理想。从那以后老师没在要求写理想,我也慢慢的开始淡望我美丽的理想。最近的一次写关于理想是几年前在日记里。大概是这样的‘我开始考虑理想到底是什么,我的理想有是什么?上初中是最大的就是考高中,现在是不是该是上大学呢?好像不是,一点一点的想,我最后得到我的理想就是‘钱’很多很多的钱’我喜欢钱,那就是我的理想。等我有了钱我就可以做我喜欢的所有事,完成我所有的梦想。所以我的这个理想是最好的。古人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只是没其他的能耐,不然我才管他道不道呢。所以我现在的理想就是要钱,很多很多的钱。

逃避、面对、不舍、无耐、可最终一切都是逃不掉的,还得面对。这是我理解的人生。也是我面对的人生。庸俗的理想,懦弱的人生,但一切都很真实。

『关于友谊关于爱』

在我生命中,曾有人同我说过一起生一起死,虽然我知道那是不可能,但我还是痴痴的相信着。在我没了方向时有人可以打长途过来,不为别的,只为骂我几句,转过去变为我骂他。那时可以许多人抽一跟烟,但还是很快乐,可现在呢,一切不在回的去,只剩挂掉电话后彼此暗淡的神情。

和小B打电话,我说我一个人在家实在无聊所以喝酒呢,我的烟剩不多了,小B说他也一个人,于是我们在手机两端说兄弟会是永远然后一口气喝完所有的酒,谁也没有说话,只听到喝酒咕噜咕噜的声音。我们都是同样的寂寞同样的孤独。但这一刻有你有我,我们是快乐的。

任性的22岁,因为有了友谊便可以真正的任性,那是种依靠。我可以在我难受的时候对莹莹打过来的电话大声的吼,向她发脾气,也只有她会容忍我的任性,一切错在我,她还是会说小弟对不起姐错了。青年华有人曾包容过我的任性,让我在她怀里肆无忌惮的哭。歇斯底里的笑,我的锦瑟年华,我的如烟青春

人生这条路很漫长,没有谁会永远的陪谁,我们终归是彼此的过客,只是谁能陪谁走的更远。我的世界曾有过那么一群傻瓜,陪我哭,陪我笑,陪我抽一根烟。陪我在年三十的夜晚发疯去大街上逛,陪我在下雪的夜吃一根一根的雪糕。在我不想回家时为我做家庭主妇。有这些就足够,我不在奢求什么。

我是友谊的世界里最幸福的人。我会永远的记得我们。

QQ:769357233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