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朵春花向阳开

2012-03-16 09:44 | 作者:欧阳晨曦 | 散文吧首发

听见有人说:幸福女人不写字。因为幸福,所以没有烦恼借着忧伤文字得以遣散,那么在幸福与幸福之间,也会有一小段留白,我还是想用文字铺满这条曲径通幽的小路。

幸福的女人可以不写字,但是不可以不读字。远离文字的女人可以妩媚,却少了一份婉约。若把女人比作花,不读字的女人就像开在天的一株桃花,一树淡粉在春风里妖娆。给人乍一眼的惊喜。无奈红颜,只在春天踩过一行浅浅的足迹,便在春里香消玉殒碾落成泥,红颜已去空嗟叹!

读字的女人不仅是花,更是花中的一缕暗香。似幽兰开在偏僻遥远的山谷,似百合开在高数千尺的断崖,不娇不媚,不怒不嗔。经年以后,在文字里打捞遗留在红尘里的一缕幽香,仍是一道可以用来咀嚼的风景。文字粒粒如砂,在有风的晚,借着白色月光铺满拈花的小径,任你赤脚踩上,一直平仄进你的梦乡……

不读字的女人在脸上开一朵花,是蓓蕾初绽还是夕阳向晚让人一目了然。读字的女人在心里开一朵花,是一大朵一大朵澎湃于心河的浪花,那河床里孕育着三千里蒹葭,依旧白雾苍茫,还有三千棵荇菜,依旧参差茂密。伊人宛在水中央,长长的衣袖拂过潋滟的水面,一个涟漪荡漾在五千年的岁月长河里,于兰舟之上抚一把素琴,朔流而下,流经易安居士的故乡,与少女李清照一起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不读字的女人从眼睛里看世界,春只在四季里体会冷暖。读字的女人常在心底里为自己描绘春天,在岁月的犁头之下,为自己开垦一片心灵的净土,接天山圣入掌心化作弱水三千,灌溉梦中的那一片桃花源……

春天的风还不是那么缠绵,乍暖还寒时候夜色里还有一些不尽人意的嘈杂,一些浮躁的音乐在街道上空弥漫,此时,我可以关上窗,拉上淡蓝色的窗纱,点燃我内心的那一首音乐,吟咏于唐诗宋词的古韵间,行走在江南雨巷的青石板上,不为任何人等待,不与任何人邂逅,只为那一缕缕方块字的幽魂!

习惯了在午夜时分,对着文字里的月亮说晚安,我知道,当我明早推开窗的时候,迎接我的会是一轮金色的春阳!

你说:幸福的女人不写字。我说:写字的女人也幸福!

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