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词人

2012-03-13 22:30 | 作者:九日木土土 | 散文吧首发

心有林夕,是很多人的网名亦或笔名,每当看到这样的字眼,我的心也总会一阵阵的揪紧和悸动,在每个深无眠的日子里,自己不也是心有林夕吗?你可以这样想象,在人们深夜无眠辗转反侧中,林夕将会在人们的伤口出现,或低低絮语,或癫狂撕夜,或撕心裂肺,透过一个个不同的声音在不同黑暗的角落疯狂的起舞……

灵魂词人,请允许我这样歌颂你,林夕,你知道吗,我一直相信你是由“简体拆分而得”,尽管你说过,那只是坊间以讹传讹,自己的笔名的由来,仅仅因为喜欢一个人,一部喜欢的作品的一个凄美苍凉的片段。也许你的说法更加唯美,但我至始至终都相信梦是最接近灵魂的存在,而你就是最接近灵魂的那一个人,同样地我把我对你的倔强和渴望寄托在梦中,因为也许今生今世我都无法与你见一面,甚至无法真正懂你理解你,但也请你允许我以我贫乏的笔写下我对你的赞颂,哪怕肤浅,哪怕舞文弄墨,哪怕娇柔造势。

但凡未得到,但凡是过去,总是最登对。

写下这句词的时候,是1992年,但你知道吗,在1991年我来到了这个世界,于是我总在纠结怀疑中认为我是92年出生的,因为这样我便可以狂妄地将《似是故人来》据为己有,自恋的将它作为你对我的到来的践行,我是多么希望我们是上辈子的故人,但我却不济地早早进入下世的轮回,徒留你于今世独写伤人的文字。也许是孟婆有情,也许是植于心府,让我残留前世对你的好感来到今生,循着你的味道再次在你的文字中找到了你。其实,我并不懂你的未得到,不懂你的过去,我只知道那年你只有29岁,在你的词中,我却看到了尘世间古老的沧桑,甚至你还没恋过,你却偏执地认为过去了的才是最登对的,也许你诉说的是别人的故事,他人的情殇,但确是戳中了世间痴男怨女的共同灵魂,那便是——和你生活的那一个,永远是secondbest。

心是你的,我借来寄托,却变成我的心魔。

悲哀是真的,泪是假的,一百年后没有你也没有我。

你曾说过想赞自己感情丰富,想赞自己雌雄共体。如果心真的是可以借来的话,林夕,那你的心一定有我的一部分,甚至会有她的一部分,否则又怎么称得上感情丰富,雌雄共体呢?因此,你才会拥有如此的能力:剖析人心,诉说哀情怨语;直达灵魂,灼烧七情六欲;于你自己,却铸成心魔。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执笔《百年孤寂》,我只知道你身负抑郁症,你说过对王菲的钟爱,甚至说和王菲是没有名分的夫妻,我还知道在众多光环众多掌声的背后,你拥有的依旧是自己敏感的触觉和孤独的内心。其实有时候我真的很害怕,害怕2003年的噩耗会再次传来,害怕没有人会在你思想走在极端的边缘时在你身边拉你一把。你的悲伤是真的,泪也不会是假的,但我不希望一百年后人们谈起你的时候会附加对你生命的叹息。我知道任何人都不应该想着去改变或拯救你,你行走的只是自己的灵魂,顺便似的对同路的情感加以嘲笑,映照和怅惘,我只想对你说背影是真的人也不会是假的,其实尘世还有很多很多值得你去拥有,去执着

成人只寄望收获,情人只听见承诺,为何都不大努力珍惜对方。

陪我讲,陪我讲出我们最后何以生疏,谁怕讲,谁会可悲得过孤独探戈

难得可以同坐,又何以忌讳赤裸,如果心声真有疗效,谁怕暴露更多,你别怕我。

写下以上三句词的日子里,我难以想象你的生活,借用对张国荣病情的描述的一句话“发作起来时痛得好像要把他的肉都撕开了一样”,就是在这样的煎熬下,你完成了《shallwetalk》,你迎来了一生中产量最丰的阶段,你在极度的痛苦中像凤凰涅槃般迎来了自己创作的黄金阶段。也许,你开始一生的回顾,你想你的同坐,你的父母,你的情人,你向他们发出了你的肺腑之言:你不怕赤裸,,你会珍惜大家,你知道一切的不容易和美好。但最终一切的不如意还是不断的溢于你的词表,你怕被“打回原形”,怕“十面埋伏”下都无法相见,更怕会“爱得太迟”,你的所有的顾虑、担心、害怕,殊不知道出的是所有人的无奈和迷茫,在孤独寂寥的夜里就是每个人泣湿的枕巾!你笃信佛教,你加入作品中的老子哲学佛理难道不是对孤苦灵魂的超度吗?

明年今日,未见你一年,谁舍得改变离开你六十年,但愿能认得出你的子女,临别亦听得到你讲再见。

寥寥数语,却娓娓道出爱情其中的心酸,无奈惆怅和怀念。《明年今日》是我的偏爱,这样一首歌里尽是道不尽却欲断难断的人生。林夕,你知道吗,你的词让人心疼,你写下“在有生的瞬间能遇到你,竞花光所有运气”,你说过“我写了很多词,到了最终赢不到一个人”,也许仅仅是你的轻描淡述,但心有林夕的人却因此而不能释怀,关于你的流言,你的绯闻,我并不在乎真假,因为那只是你的私事,我也只听说过一颗心只能爱一个人,而你选择爱谁,都将收到的是我们满满的信任和祝福。但愿你不必再在“同伴新婚的盛宴,惶惑地等待你出现”,总有一天,你能够拥有属于自己的一个婚礼,代价哪怕是你不再写出摄人心魄的句子

灵魂词人——林夕,这样对你的赞颂也许仅仅只是冰山一角。那深夜同人般不眠的词句将会在不同人的嘴里唱出,直达人的灵魂,疯狂地舞动,暴露出人世间赤裸裸的伪情,和因此而无处可逃后的阵阵喘息,这是你策划的剧本,每天在世间各个角落不落幕的上演。

灵魂词人,心有林夕的人儿啊,最怕的是医人不自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