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北的春天

2012-03-12 08:26 | 作者:塞外飞烟 | 散文吧首发

都说,一年四季来早,莺飞草长花枝俏,而三月的塞北,正是冰消融,乍暖还寒的早春迹象,看不见一丝绿意、一抹花香,到处还是一片白茫茫,一枝枝梨花卧山岗。塞北,你的春天在哪里?

迎面,金灿灿的阳光,像亲人温暖的笑脸,喜滋滋的让人乐上眉梢,一汩汩暖流像叮叮咚咚的泉水,温热了沉寂已久的心房,一缕缕和煦的阳光,温柔地扯你的衣角,像是在说:春来到,莫急躁,春姑娘梳妆打扮后,让你看见花枝俏。

初雪后的春风,似乎没有那么冷冽了,抚在面颊上,像是灼烧的热情,带着泥土的气息,抚平了额角落寞的沧桑,舒展了严寒吹皱的倦容。她用纤细的小手,轻轻地抚着你鬓角的青丝,像是在给你讲述春天的故事

枝头的麻雀,在轻盈地飞来飞去,婉转着她那甜美的歌喉,把我带到了山野郁郁葱葱,河水波光粼粼的桃花细的满春风景,我驻足观望,无限遐想,恍如一帘幽,我像一只翩跹的蝴蝶提前进入春的梦境

路旁的积雪,像是正在谢幕的一台音乐剧,退缩成了一道道低矮的风景,一座座枯萎的丘陵,还绣着梨花开过的痕迹,一片片银白的沙滩,有梅花鹿曾经栖息过的身影,一排排错落别致的白皑皑的茅草屋,正有袅袅的炊烟冉冉升起,塞北的雪啊,你正用你的刚毅和顽强,蕴育着一场春天的绿意。

举目远望,路两旁的树木已经返青,榆树上,深褐色的叶芽包已经挤满了枝头,榆树的枝桠上也布满了圆圆的榆钱儿囊,葡萄紫的浆果已经在榆叶梅上预示待发,就等着一声号角,要么是一幕春雨,要么是一春风,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这些古灵精怪的小东西,最爱给人制造惊喜,总会在不经意间,让你兴奋不已,清晨醒来,当你正揉着惺忪的睡眼,半梦半醒之间,你忽然看见一夜之间,已经绿上柳梢头,桃花满园春了。那样的欣喜,那样的雀跃,正是春天给人的无穷魅力。

我沐浴在早春的微风里,脚步变得无比的轻盈,好像怕惊动了沉睡的生灵,好让她慢慢苏醒,让她慢慢步入春风。春天,总是给人无限的向往,让人春意萌生。春天是梦想的翅膀,春天是愿望在驰骋,春天带给人盎然的意志,春天让你沉醉于朦胧的韵脚诗。走在塞北的街道上,梦想着春天,期盼着春天,享受着亦真亦幻的憧憬,那种遨游畅想的快感驾驭着我,在兴奋中寻找春天。

前方是一片黄橙橙的荒草地,我走了进去,拨开像母亲样鹅黄的暖意,看见一丝丝绿色在枯黄的野草间抽绿,像是在梦中开放的兰,一丝丝、一缕缕,那样葱茏,那样润泽,那样茂盛,还带有淡淡的青草的气息,这不就是春吗?塞北的春天,原来你在这里!

三月的塞北,正春寒料峭,充满生机,你的春天正蛰伏在茫茫的白雪下,你的春天正蕴育在黄橙橙的暖被里,你的春天正萌生在我的期盼中,正以娉婷的步履姗姗地走进我们的视野里。

塞北,你的春天,就滋生在我的心坎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