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的她

2012-03-09 19:29 | 作者:九日木土土 | 散文吧首发

他们说一定要在一起。尽管山不附和海不答应的,但他们说一定会在一起的。

他们就这样紧紧地拥抱着,好久没有说一会话,他们多么希望时间能在这一刻停止,明天永远也不要到来。

莫小悲还是哭出了声。

童小宇:傻瓜,别哭了,会在一起的,我答应过你一定要在一起的。

莫小悲:嗯,我不哭,我们会在一起的,无论多久我都会等你的。

这里是一座安静祥和的村庄,人们朴素老实。绝大多数人以种田为生,一生兢兢业业地,男耕女织,相守终老。童小宇相信他们也会这样的他和小悲会有这样的一个家的。

但这样的村庄也会有一个赌鬼和一个酒鬼。而且他们还是同一个人,他就是小悲的父亲。小悲的父亲是村里唯一一个无赖,村里人都很憎恶他,听说他欠邻村的另一个无赖一大笔钱,一辈子都还不清。今天童小宇算是确定了,他们一定要在一起,他这位无可避免的岳父是欠了人家一笔钱,不过不用一辈子去偿还,这样小宇感到庆幸。莫父说十年就能还清。

几年来,小宇省吃俭用的生活着,因为莫父说要很多钱才能娶自己的女儿,年终的时候小宇总会拿着钱到小悲家提亲,但每次都会被莫父大骂着赶出来,他拿走了钱但说太少了。这时候小悲总会哭得像个泪人那样,对小宇说:“我们不会在一起的,永远都不会的。”而小宇总是笑着擦去小悲脸上的泪痕说:“会在一起的,我们一定会在一起的。”

这天莫父终于答应了。其实莫父是因为没有办法了,债家要抓莫父去做苦工,来抵消欠下的巨款。莫父害怕了,他只能笑道利用小宇这样一个傻小子了,令他欣喜若狂的是,小宇居然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小宇对小悲说:“这是他应该做的,岳父年纪大了,苦工是应该他去做的。”

小悲就只在那里哭着,她了解自己的父亲,绝对不会那么轻易地成全了他们的。

小宇说:“傻瓜,别哭了,十年而已,十年后我们会有很多个幸福的十年呢,我们会在一起的。”

小悲说:“无论多久小悲都会等小宇的,小悲只做小宇的新娘。”

童小宇就这样去了远方一个矿场做工,十年内小宇不会再回到村子里来,小宇不明白为什么过年自己也不能回家看看小悲,矿主跟他说,他的役期是十年,十年就可以回家了。小宇没有很多的牵挂,他是孤儿,从小住在孤儿院里,除了偶尔想起院长视自己为己出对自己好的点点滴滴外,她的牵挂就是小悲了,尽管小悲答应过他,会很坚强,但小宇还是害怕小悲想念自己会哭,,小宇最怕小悲哭了。

小宇渐渐放心了,每个星期小宇都会收到小悲的信,信里总能感受到小悲的快乐和期盼。

小宇不能每个星期回信,但信里同样洋溢着快乐的气氛。就这样过了几年。

其实小宇所在的矿场是一个黑矿场,他在那里过着非人的生活,而且随时会有煤矿塌方的生命危险。每一次塌方时小宇都是想着小悲的名字从土里爬出来的,他相信自己不会死的,小悲还在家里等着他。很多工友选择逃走了,他们逃走后便再也没有回来,不是他们成功逃走了,而是被矿场主活活打死了。小宇无论如何都不会逃走的,他说他相信十年后矿场主会放他走的,而他如果逃了,就是逃债,矿场主就真的会打死他。他说他答应过小悲十年后他们会有很多个幸福的十年的。

小悲还是没有等到小宇回来。小悲的葬礼很简单,是院长帮着主持操办的。小悲的身体是被打垮累垮的,莫父在小宇走后便多次强迫小悲嫁给村里的大户人家,小悲是村里少有的美人,各村的土豪恶霸也多次垂涎,但每次都在小悲的以死相要挟下作罢,小悲说只嫁小宇一个人。渐渐地莫父也没有办法了,他只能加倍的让小悲干活来供自己喝酒赌博,还动不动的便对小悲拳打脚踢的。小悲还是没有撑住,一场大病中再也没有好起来。

但小宇还是能够收到信的,虽然不是每个星期。心里还是快乐的气氛,但小宇似乎感觉到不一样了,更让小宇担心的是,他总感觉小悲的字迹变了,变得有点像是院长的了,或者说院长的字有点像是小悲的了,小宇不敢再想下去了,他想一定是自己太想小悲了。

终于童小宇可以回家了。小宇所在的矿场终于被有关部门取缔了,小宇他们作为受害者终于可以回家了。

小宇激动得歇斯底里的喊叫着:小宇终于可以回家了小宇和小悲会有很多个幸福的十年。这天小宇给小悲寄了一封信。

小宇收到回信了,这封信是几年前的小悲写的。小宇看过新后倒下便再也没有醒来,小宇的身体在矿场里其实早已熬坏,他是凭着对小悲的念想才活到现在的,既然伊人已不在,生命自然也架空了。

小悲在信里对小宇说:对不起,小宇。我不能和你在一起了,你要答应我好好地活下去,好吗?

小宇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不能原谅自己的是没有答应小悲要自己好好活下去的愿望……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