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3-09 17:13 | 作者:九日木土土 | 散文吧首发

大学的寒假没有带一本书回家,因为听人家说,大学回家你绝对不会想到要去看书的,因此也就觉得没必要带着徒增负重了。但也许真的人各有别,寒假的期待和热情渐渐褪去时,我已渐渐被寂寞无聊俘虏,专业课的书是看不了了,去买又嫌麻烦费事,于是,我突然觉得重新来看看以前的书或许也会有不错的感觉。

从小学到高中的书包括教材或买的文摘,虽说没有卖掉换来几个小钱,但终因疏于整理收拾而渐渐遗失了些,剩下的那些凌凌乱乱地堆砌在衣柜上面,放眼望去,却也堆成一座小山模样。我搬了张椅子人站了上去,顿时一股旧书的味道就便刺激着我的神经,椅子不够高,我看不到书山的全貌,只能用手随机的翻着。

每一次伸手去拿书就像是去进行一场冒险,而拿出的书就像是冒险过后得到的宝贝,整个过程确实有冒险般的刺激和动人心魄,每一件宝贝都承载着自己时光回忆,拿着他们,就像是一段段有形的时光,此刻,青春就在我的手里。

有意地我想拿到最古老的书,我踮起双脚,把手尽力伸到底部,希望能拿到书的起源。有一种相对柔软的质感簇拥着我的手,我能感觉到那是岁月的印记,拿稳了我把手慢慢的伸出,就像一位虔诚的教徒迎接圣物般有种神圣的感觉。映入我眼帘的是泛黄的不见封面的课本,我不禁为以前残忍的自己感到罪过。我轻轻地翻着,世间在书的身上留下黄的黑的斑点,我却一点也不觉得脏。望着里面的涂涂抹抹,不经意间嘴角便扬起,那是一段多么活泼多么青葱的岁月呢,我用手循着过去的笔迹,幼稚的笔调尽是我成长的轨迹。此时脑海便一片翻江倒海,逝去的过往就像放电影般一段段地在我的脑海里放映着。这是小学的课本,我猜测着是三年级吧,那时候的自己已在脑海中模糊了,那时候的人却显得是那么的清晰,音容笑貌仿佛就在耳旁,有错觉自己长大了他们却永远或在三年级的那年里,活在我的回忆中。

我循着刚才的轨迹把书放回原来的位置,它又这样躺在我双眼望不到的地方了。我整整思绪,让这段美好也暂时归位,回到它该去的脑海的角落。收回刚才的情绪,我吸了吸这里的味道,还是书的有点糜烂的气味,此刻于我确是那么的美好和需要。感觉我已没有力量在继续翻看下去了,一次情绪的激动和深度的回忆或许需要生命的力量?我只抬头望了望,放在最上面的当然就是那段被称作命运奋斗等字眼的跃进岁月了,之所以说这段岁月为跃进,是因为在这段日子里,无论是我们的学习的能力还是成熟度,无疑都达到了当时的顶峰,在那段疯狂的日子里,也许你学会了折磨自己,你懂得了勤奋地去读书,又或许父母一个期待的眼神让你懂得了你的父母……

我没有用手去翻看那段岁月,但脑海却早已控制不住的回忆着,犹如脱缰的野马般快速而不可抑制。回忆无论多累,终究无法避免和逃避,回忆再次重重击打着我内心敏感的神经,其中有关于理想未来的,也有已在我生命中逝去的人的……

书也许会永远躺在你家的某个角落,记忆也会点点滴滴储存在你记忆的磁盘里,但那些美好的人和物呢?他们会到哪里去呢,那天也许你歇斯底里的想要和寻找着他们,却再也找不到了。他们走失在你生命的流年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