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依旧,彩云何时归心头

2012-03-04 20:29 | 作者:_◣行走到の遗忘◥ | 散文吧首发

总是憧憬,会否某天能借得易安的舴艋小舟,经那几曲流水,穿过这浩浩的江南。也是否能用此载尽我的一番情绪。悲伤从来抽象,却总有份量沉甸甸的摆满心头。那番溪水能流进几人回忆?于是我冷冷清清,寻寻觅觅。

有人说,江南的名,在乎与江南的。绵长无尽,却又洋洋洒洒的道满哀愁。恰似一朱颜女子,半卷珠帘颓自眺望,却只记得那一弯眉头轻蹙的模样,在珠帘间浮隐浮现了。三月的江南就是这番感觉,于是我秉一纸伞,漫步烟雨之上。没有那三月的烟花气息,没有那孤帆远去的倒影。有的时候人在驻守,于是偶然回头,满目嫣红之时,却尽是繁花伊始的脆弱与不安。

东风岁岁来,却依旧扶不尽这烟花之地的一抹哀愁。生命无常,实则唯一心。你看的平常了,那些悲恸便如小流水,缓缓流过后,便从此了无痕迹,徒这满地的相思点缀给江南;看的重了,一心一意往前行步,却又将哪些不开怀的过往抛给了她。江南无从发泄,便化为这绵绵细雨落在你身上。每个人心里都该有一片江南,不然怎能让自己踏出那一片过往。于是我撑伞落寞,昂然迈步在这浩渺天地之间。年年岁岁,江南依旧,那些我曾经落在这儿的相思与幸福是否在某地盛开出了那万花丛中的一朵花蕊?

一直以为自己在行走,行走。不论是过去亦或是现在,都在不断朝着前方踏步。然而在迈入这深巷石桥,才晃觉我在心中的那方土地转了一圈又一圈。犹记那年执子之手、在正是雨雾朦胧的时候抛却雨伞欢踏凹水之中;而今才明白,那些浩渺的季节,我淋的不是雨,而是那江南遗失的相思。转了好多年,看过云卷云舒,看过花开花谢,以为物是人非的时候才发现,其实什么都没变,只有自己变了:变的淡然,变的冷漠,变得遗世独立,变得白衣谪仙。那些东西,我曾经有过,只是自己倦了,忘了。而后便散落在自己心中是我那片江南,化为一株小草,在被遗忘的角落坚强存活。

燕归来,空气中依旧弥漫这寒冷气息,却是暗地袭来的伤心。燕声清鸣,却在我耳畔徒留黯然。曾今的离别心绪,是否就藏在那划过的双翼里。只是,再多思量也与他无关。在这多病的季节中,你我渐渐失去青春的气息,逝去了年纪留下的怀疑。时间填满了昔日轻佻的缝隙,于是给了我小病一回却不需任何原因的契机。要几倍淡酒,才能挡得了那忧伤的沉迷,才能挡得了那晚来的风急,挡得了心头的那一番顽疾?

我喜欢易安,那个多愁而徘徊了一生的女子早在我心上的那片江南洒下一片背影。二十四桥,明月微照,碧柳丝绦,便听你在那儿浅唱一曲陌路繁花,唱着你一生的过往与无奈。再后来,才发现原来心里的那个你其实是我自己,浮生半世忧伤,唱得几番绝唱。只是音调却总是记不住,于是用余光来重复一遍又一遍。相思如茧越缠越深,谁道何时才能破茧成蝶?几曲凄凉意,几折幽香里。花开一世倾城,化作落红的瞬间谁人忆否?

朱颜三更入吾,相思泪痕中。半卷珠帘半愁痛,窗外梧桐,,何得寄哀鸿。愁醒晃觉一场空,月有不相同。徒有新枝不是梦,寒芽孤立,犹似望西风。

所属专题:2013春节诗歌散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