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梦天下,谁知帝王苦

2012-03-04 12:03 | 作者:殇倩尘月 | 散文吧首发

望海,看夕阳,瞧一缕捉不到的阳光,带着一份远思及何处的心情,踏上斑斑点点的青苔,羽化在这美妙的时刻,去追随那优雅的身姿。

——题记

天下苍生都知帝王高贵,可有谁知那份孤独——即便身遍体鳞伤,也还要君临天下。闯人间,入凡间,带着薄而透明的面纱,拿着一个古典扇轻轻扇动,白色衣裙随着脚步而飞舞,一头乌黑的头发在空气中留下淡淡的、浅浅的清香。即便身居着悲欢皆是的百姓世界也毫不掩饰皇族的王者风范。

万人之上,无人之下,在皇宫之内无自由,无欢乐,无情,有的是竞争,有的是暗杀,有的是悲伤,有的是……绝情。

不要世上繁华富贵,不要人间乱世纷争,不要皇帝百依百顺,更不要天下,只要那仅有的爱恋。白纱衣在风中飞舞,无人问津,无人伸手接住,选择的是漠视,选择的是无情。飞了何年何月?飞过多少楼房?又经受了多少磨难?无人知晓,也早已忘记。飘逸着,飞舞着,添了一许孤独寂寞

当年的小溪是那样清澈,没有丝毫玷污,正如同没有纷争的天下;今日的小溪是那样浑浊,没有一丝清澈,正如同混乱的天下。当年的樱树,随着风飘,散落了无数爱恋;今日的樱树,依旧随风飘,却多了绝情与无奈

此生此世依旧如此,依旧无奈,有悲无欢。又爱又能怎样?又怎能逃脱得了上帝的束缚?陷入这深不见底的爱河,注定要灭世轮回。蔷薇花开,俗世轮回,要经历多少轮回,才能得到唯一的爱?

三世轮回,三世无缘,如同到不了的世界。无可奈何花落去,花为谁悲为谁欢?

穿起金色衣裳,带起尊贵凤冠,抿嘴一笑来到灵台楼阁。提笔写下“再续三世”,轻轻奏起一曲曲死亡之歌,跳起灭世之舞,踩着碎片,不顾疼痛,踮起脚尖,向死亡迈进。

在血红的月光之下,弹一曲月歌,纪念着悲伤的日子,

在明媚的阳光之下,唱一首阳晨曲,怀念着爱恋的时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