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拿流年,乱了浮生

2012-03-02 17:00 | 作者:徵恓 | 散文吧首发

或许是厌倦,或许是忙了,或许是沉浸在琐碎的杂乱之中,笔触生涩,仿佛无话可说

忘了过了多长的时间,不再写下只言片语。

日子从指间无声地滑过,岁月空白,了无痕迹。

但我清醒地知道,内心仍渴望拥有一角桑榆之地,可以聆听偶尔落下的,吹过的风。

于是,常常回来翻看从前的文字,只是悄悄地来,又悄悄地走开。

安安静静地看着熟悉的人写下的陌生的字,恍若一场美丽的,我无从走进。

从前,我敏感细腻,我情感炽热,灼伤了旁人也灼伤了自己

直白地表达自己的喜怒哀乐,犀利而无所顾忌,有人终究是不喜欢的。

我如此介意,便默然地消失,淡出,或许是我保护自己最好的方式。

这一年里,那些或喜或忧心情终究被湮没在光阴的尘埃里,无处可寻。

但却于辗转间,学会了柔和,渐渐圆润而豁达。

选择回来,是另一种心境。始终是怀念的,无法真正放下,不如顺从内心,重头再来。

记得或者不记得,都不再重要,没有任何期许。

只是单纯的记录,真实而自我,褪去小小的虚荣心,无谓人气,无谓优雅。

不过是一个人的低吟浅唱,于字里行间,写下那么美丽的瞬间,铭记那些温情的感触。

不再介意谁说了什么,不再介意谁喜欢或是不喜欢。

我已然决定,在乎那些我应该在乎的人,忽略那些原本对我来说并不重要的人。

沉淀,转身,窗外已是阳光明朗,从容地接受一切不可改变的现实,淡定地面对那些磨难与挫折。

任凭逼仄的人世尘土飞扬,我只想做骤雨中那朵傲然挺立的百合。

或许是一种蜕变,是一种重生。

或许什么都不曾改变。或许秉性的固执,早已深入骨髓。

谁也无力悬壶济世,开出一贴良药医治心里的暗伤。

尽管我也不知道能走多远,但毕竟又开始了一段新的历程。

萌生出的种种心思,于此有了依托,有了归宿。

于是,我拿流年,乱了浮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