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并不浪漫

2012-03-02 15:08 | 作者:逍遥 | 散文吧首发

血色并不浪漫

2007年阳历的年底,受单位委派,我们一行8人,来到了浙江舟山册子岛原油码头进行实习。这一呆,就是将近两个月。

舟山在东海,大大小小零零落落散布有一千多个岛屿,册子只是其中一个不大不小的岛屿。岛不大,如果真的要走的话,沿着岛屿的海岸线,两个多小时就可以转完一圈。但是,临海的山,有些地方直陡陡的,海岸没有路可以走。因此,我们一直无法实现环游册子岛海岸的意愿。册子是一个乡,打工的、上班的、捕鱼的等很多,但真正在这里落户的居民,却只有2000多人。我们就租住在码头附近一个姓沈的居民家里。听主人说,册子名字的来由,缘于整个岛屿像一本厚厚的翻开的书,两边高,中间低。海水是不能饮用的。平时生活用的淡水,靠的是岛中间山旯旯里修建的一个小水库。水库里的水,靠天上的水积蓄下来。要是很长时间不下雨,就得用消防车涉过一处处海湾,经过一座座海岛,去宁波那里拉。岛上的居民主要靠打渔为生。岛的周围没有什么鱼,打渔要到几十海里外的深海里去,而且一去就是十几天。出海的船,舱里的鱼不满,一般是不会回来的。因为出一趟海,确实不容易。我们好几次都动有和主人一起出海打渔的念头,想体验一下在无边无际的深海里,捕鱼的情趣和滋味。但话还没有说出口,主人看出来了,忙不迭地说,现在天气不好,深海上风大浪大,以后有好天气再带你们去看看。

我们知道,真正要等到好天气,那只有来年的天、天与秋天了。那时,都实习完了,早已经回去了,谁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来。出海见识打渔,看来这次是没有希望了。我们也知道老沈的一片苦心,打渔是一件很辛苦、寂寞、劳累、危险的事,怕从来没有经历过的我们,在深海里出事。我们白天在码头上完班后,晚上回到老沈家里,册子岛确实没有什么娱乐的去处,就只有在房间里看电视。放得比较清晣的电视,主要就是本地的舟山台。那个时候,每天晚上,连续要放4集《血色湘西》。电视剧以波澜壮阔的湖南湘西地区的抗战历史为背景,讲述了1939—1945年期间,以湘西女子田穗穗,湘西青年石三怒,龙耀文,龙耀武为代表的麻溪铺的一带抗日军民。大山深处神秘旖旎的湘西风光和习俗,跌宕起伏的人物与情节,腥风血雨的战争场面,视死如归的民族气概,特别是女主人公田穗穗的扮演者白静,其出色的演艺才情和清纯的形象,深深地吸引住我的眼,打动了我的心。

屋主人老沈,出去打渔后一直就没有回来。我们就想,作为海上的渔民,靠这样的打渔谋生,确实也是不太容易。海上经常容易起台风,我们在岛上的陆地行走,人都明显站立不住,何况他们在经常揺晃着的小船上呢。一旦有什么意外,在漫无边际的漆黑的海面上,又能向谁向哪里求救呢。到那时,也只有听海、听天由命了。靠海为生的人,一直以来都供奉妈祖,无非是从心里上,在冥冥之中,求得神的一种保佑,而这些都是高深莫测,无可奈何的。海有时也是轻柔的,就如我们今晚借居一隅,正看着《血色湘西》的静静的里,面前电视里即使跌宕起伏、腥风血雨,似乎仍然可以感觉到,海浪在轻轻地拍打着这东海中的册子小岛,就像时刻在一页一页地翻一本尘封的远古的书。海天辽阔,世事沧桑。生活在和平的年代里,我们总是感到日子很平,很淡,缺少有海的水的咸味与鱼的腥味。于是血色、清纯,总给人以臆想、刺激,令人心潮澎湃,荡气回肠。

但是,血色并非浪漫,也不可能浪漫。就在我写这段文字时,电视剧《血色湘西》女主人公的扮演者白静,已把自己美好年华永远定格在29岁的龙年,倒在北京的血泊里。

(通联:湖北省荆门市白庙路50号中国石化管道储运公司洪荆处宋和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