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冬

2012-03-01 09:42 | 作者:清泉跌岩 | 散文吧首发

昨天下了今的第一场,今天早上起床后,厚厚的,铺满山川,整个一个玉的世界。上班的时候,雪没至脚脖以上,艰难的走了几步,索性跑起来。来到校园,起得早的学生已经在铲雪了,我迅速地加入了他们的队伍,一直忙到做饭的时候才住手。吃过饭,又忙了近一个小时,所有的道路都铲开了,见到两个同事在堆雪人,就和他们一起忙碌起来。半个小时过去,我们塑出了一个可的精灵。

你看,憨态可掬的模样,圆圆的脸上,是一副庄重的神态,但歪戴了的小礼帽,却又显得调皮十足。樱桃小口,和着飘飞的红围巾,时尚而大方。不久,原本在院子里嬉戏的几个小孩子来到雪人前留影,大人们凑在一起,用手机给他们照了相,然后相互传看着,笑着,点评着,好不热闹。

我也用手机拍下了这张可爱的照片,记录下了这美好的一刻。我知道它的存在是暂的,我希望借此更长久的留住它带给我及周围所有的人们的那份快乐。但转过身,看到不远处几位同事双手插在口袋里,正略带揶揄地看着我们三个微笑,联想起我在给雪人做帽子时候,见我冻得双手直放在一起拼命的搓揉,不知道他们之间谁说道:“也不知道冷啊,恁下功夫做啥。”我不由得看看一起忙碌的两个同事灿烂的笑容,觉得自己大有“老夫聊发少年狂”的感觉,与他们似乎存在着很远的距离,尽管我是在毫无思想准备的情况下走到他们之中,却无法与他们真正地融合在一起了,因为我的年龄几乎是他们的二倍;他们兴趣盎然,因为他们年轻,有朝气,——我呢,似乎与这些东西相距甚远。但我偏偏因为一时兴起,在众目睽睽下,不顾两手冻得通红,做起了似乎不属于自己年龄段的游戏来,是否显得“为老不尊”了呢?作为一校之长,此举是否有失体统呢?我的属下职工和五百多名学生是否另有一番想法,觉得我在做秀,甚至觉得我幼稚可笑呢?想到这些时,我的心中隐隐约约划过一丝儿阴影。

——也许,我真得就不该再拥有这份童心,不该再拥有这份欢快的冬之情愫。

当地位与身份改变时,我们是否都会改变本属于自己的那份纯真呢?

我无法知道……

塑冬,塑出了一番快乐,也塑出了我的一份无奈,那是一份难以言表的郁闷。回头再看那位可爱的精灵,它的脸上流露的,隐隐约约的,也是一片茫然。

Mygod!

2009。11。12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