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之泪

2012-02-29 13:53 | 作者:冰城深雪 | 散文吧首发

天使从来都不会流泪,因为天使一旦流泪,就要坠入凡间,再也不是天使。

--题记

【一】

最近几天,安迷上了公司附近的一家茶餐厅。

以前的她,只去一家叫做“蓝色雪”的西餐厅,并且一去,就是八年。武阳曾说:“安雪,你和这家西餐厅有缘,因为名字里,都有‘雪’字。”

午后闲暇的时光,或是华灯初上的晚,静坐在“蓝色雪”靠窗的位置,注视着窗外川流不息的车辆和人群,让思绪停顿,什么也不想,独享这样一份,喧嚣尘世中的安宁。

可是过往的片段,却像是二十四格的黑白电影,在安雪的回忆里,不断放映。

十六岁,初中三年级,安雪马上要辍学,那几天,安雪几乎都是以泪洗面。爸去世得早,妈妈一个人支撑这个家这么多年,能够读完初中,安雪已经很知足了。可是心里,却止不住的难过。

村里来了几个记者,采访了学校里几个成绩很好但是家里条件特别贫困的学生,安雪是其中一个。从小,安雪就是个哭的孩子,记者采访完,拍照片地时候,她的眼泪还是止不住。

几个星期后,安雪收到了一个叫武阳的人寄来的五百元钱,并且还写了一封信,鼓励她好好学习。

从此,那个叫武阳的人,照亮了安雪暗淡的人生

他们一直用书信保持联系,武阳定期给安雪寄钱。安雪知道了武阳是个大哥哥,安雪知道了武阳在X城上大学,安雪暗暗决定也要考上武阳哥哥的那所大学。

终于。安雪如愿考上了X城的大学,并且是以文科第一名的成绩,学校给予全额奖学金。武阳来车站接她,带她去那家“蓝色雪”西餐厅,说庆祝她完成上大学的想。

安雪知道了武阳资助她的钱,原来是在这家餐厅打工挣来的。

泪水迅速布满了安雪的脸颊。

泪眼迷蒙中,安雪看到武阳的笑容,似乎带着阳光温度的笑容,照进了安雪心底,最柔软的角落。

有些人似乎是命中注定要相遇,并且相爱的,比如武阳和安雪。

上大学后,安雪没有谈过一次恋爱,虽然她是XX大学中文系最有名的才女兼校花,虽然追求她的男孩子不计其数,但是她的心里已经被武阳的笑容占满,没有一点给别人的位置。

武阳经常来学校看安雪,并且带她走遍X城的大街小巷。虽然没有直接的表白,但是彼此好像都心照不宣。

终于有一天,安雪怯怯地问:“武阳哥哥,我…我可不可以…喜欢你?”说完这句话,安雪都不敢抬头。

“雪,其实从第一眼在报纸上看见你的照片,我就认定了,你是我生命中的天使。”伴随着这句话,武阳揉揉安雪头顶的发,安雪羞涩地,靠近他的臂弯。

由于成绩优异,安雪每年都能拿到全额的奖学金,但是她一直半工半读,把打工的钱,全部寄回家里,供妹妹读书,以及家用。

一切似乎在往圆满的方向发展。

安雪说:“阳,等我大学一毕业,我就嫁给你!”武阳微笑着看着安雪,眼里包含着无尽的温柔。

【二】

爱尔兰咖啡是安雪的最爱。

点燃咖啡勺子中的白兰地,火焰,很快使下面的方糖融化。白兰地的醇香混合着方糖的甜蜜,伴随着淡蓝色的火焰,飘散在空气里。火焰熄灭,方糖化成液体,静静停留在炙热的咖啡勺中间,将勺子微微倾斜,倒进冒着热气的黑咖啡里。搅动几圈,就成了一杯爱尔兰咖啡。

“爱尔兰咖啡还有个美丽的别名,想知道叫什么吗?”武阳第一次带她来“蓝色雪”,亲手制作了一杯爱尔兰之后,问坐在对面蹬着一双大眼睛,满脸崇拜的看着他的安雪。

安雪茫然地摇头,并且好奇地追问:“叫什么啊?”

“叫天使之泪!”武阳问:“是不是很美?”隔着“天使之泪”冒着的微微热气,武阳淡淡的微笑,似乎带着阳光的温度,绽放在安雪二十岁的心底。

安雪点头:“哇,好美哦!天使之泪!咖啡居然会有这么有浪漫色彩的名字!我决定了,以后我也喜欢这种咖啡了。”

“傻瓜!”武阳轻轻刮了刮安雪的鼻子。

从此以后,“天使之泪”这几个字,一直被安雪深埋在心底。那个带着“天使之泪”味道的微笑,在安雪心上的一个角落,生根、发芽,开出美丽的花。

有一次,安雪看到小区里的茶花,开得正艳,可是再看那树底下,是整朵鲜艳的花朵,败落在潮湿的泥土上。安雪的心,忽然就痛了。

曾经自己的心里,也曾开过一朵这样美丽的花;曾经,自己拥有过比这花朵还要绚丽的爱情

可是武阳的消失,让这朵花在盛开时突然颓败。

看到一篇写茶花的文章,说茶花是最烈性的花,不愿看到自己逐渐凋零的样子,所以选择在自己最美的时候整朵颓败。安雪就对武阳说:“我也怕自己以后会变丑呢,怎么办?”

武阳轻抚她头顶的发:“傻瓜,你怎么会变丑呢?不管怎样,在我心中,你永远都是最美丽,最纯洁的天使。”

多年以后,安雪还记得武阳说这句话时的眼神,包含了这个世界上所有的温暖

有时候安雪会想,茶花的命运,似乎诉说的,就是自己和武阳的爱情。可是茶花比她幸运,因为那是它自己的选择,而自己,连选择的权利都没有。

【三】

想到这里,安雪拿出钱包里放了几天的便笺。

“想知道天使之泪的故事么?请保留好这张便笺。如果有一天,我们有缘相见,我会告诉你。”淡蓝色的便笺上,娟秀而陌生的字体,明知道不可能是武阳,但是这句话,让安雪的心底不再平静。

武阳曾经说过,天使是不会流泪,因为天使一旦流泪,就要坠入凡间,不再是天使。

武阳总是说:“雪,你就是我生命中的天使,此生,我都不会让你流泪。”这句话现在想起来,似乎来自遥远的几千年前。

大四那一年,安雪二十四岁。似乎印证了本命年的预言,安雪生了一场大病,几乎花光了武阳所有的积蓄。

终于等到康复的那天,妹妹安然从老家打电话来,说妈妈被查出慢性胃癌,虽然是早期,不过手术费需要十几万。

这个数字对于安雪来说,不异于一个天文数字。

为了钱,安雪愁肠百结,这几年打工挣的钱都悉数寄回家,她没有一点积蓄。而武阳的家里也并不宽裕,为了她的病,武阳几乎筋疲力尽。难道要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母亲被病痛折磨,直至夺去生命么?想到这些,安雪常常躲在角落里流泪。

安雪甚至去那些灯红酒绿的地方徘徊,想用母亲赐予自己的美丽容颜,去换取救治她的钱。不过每次脚步将要迈出的瞬间,武阳的笑容就突然在脑海中浮现:“安雪,你是我的天使!”最终,安雪也没能跨出那一步。

安雪没有想到的是,武阳会突然消失不见。

电话停机,QQ不再上线,去他的公司,也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找到他的住处,已经是人去楼空。

安雪的世界瞬间崩塌。

也许武阳真的是累了吧?也许武阳终于发现,自己并不是什么天使,而是个倒霉鬼吧?对于武阳的离开,安雪并没有责怪和怨言,只是安雪的心底,开始有了一道伤口。伤口溃烂的气息,让安雪在无数个辗转反侧的夜里,午夜梦回时,静静地流泪。

庆幸的是,过了几天,妹妹打电话说,妈妈的病有救了,有个跨国公司的老总,捐献了二十万,手术费足够了。

如果这个消息来得早一点,也许武阳就不会离开吧?安雪常常这样想。

可是,没有如果。

武阳就这么消失不见,一年,两年,三年……八年过去了,一点消息都没有,武阳这个人,就像是从这个世界上,人间蒸发了。

毕业后,安雪固执地选择留在x城。妈妈和妹妹都劝她离开这个伤心地,可是安雪管不住自己的心。

原本她可以有更好的选择,可是安雪只是选择了“蓝色雪”附近的一家小公司。每天一有时间,安雪就会在武阳曾经带她坐过的位置,点一杯武阳最喜欢的“天使之泪”,这个习惯,安雪不知不觉维持了八年。

这些年,安雪一直单身,追求她的人很多,可是安雪已经不再相信爱情。

曾经说过要守护她一生一世的人,曾经说此生都不会让她流泪的人,都可以一句话不留就离开,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是可以相信?

安雪的心,在等待中麻木,在等待中苍老,她变得不再流泪。

武阳,你看到了么?没有你的守护,安雪也可以不流泪。可是不流泪的安雪,已不再是你的天使。

【四】

上个星期五下班,同事艾米非要拉着安雪陪她去相亲,地点就在公司旁边那家“忆茶”餐厅。安雪百般推辞,也拗不过艾米的死缠烂打,只好答应了她。

听公司里的女同事说,那里的花茶味道还不错。喝了太久的咖啡,偶尔也该换一下口味。

“如果等下我没有看上那个男的,就给你使个眼色,你就去洗手间打我电话,假装公司有急事找我,然后我们在门口会合……”一路上,艾米一直不停地嘱咐安雪,生怕安雪忘记了她此行的重任。

“知道了,我的大小姐!”安雪第N次点头。

快到“忆茶”门口时,安雪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艾米,要是你相中那个男的了呢?”

艾米想了想,很认真的说:“那你就自己回去吧,明天中午我请你喝咖啡,作为补偿。”

安雪看着艾米,笑着摇摇头,感觉很无语。

安雪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和艾米成为最好的朋友。艾米性格活泼,又口没遮拦,整个公司的人看起来都很喜欢她,但是没有一个人和她处得来,因为谁也不会把自己的真心话,告诉这么一个没心机的孩子。

办公室里的勾心斗角,安雪从来都不关心,她只想安安静静地,呆在自己的角落里,不想被任何人打扰。

“安雪,我好喜欢你哦!我们可以做朋友吗?”上班第一天,安雪刚开始在自己的位置上整理东西,一个皮肤白皙的女孩从背后蹦出来,睁着一双大眼睛,笑眯眯地看着安雪。

这样灿烂的微笑,多么像曾经的自己,心里有块柔软的地方,突然被这个女孩触动。

后来,安雪知道了这个女孩叫艾米,后来,艾米就成了安雪在这个城市唯一的朋友。有时候人与人之间的缘分,真的是很微妙。

走进“忆茶”的大门,里面的装修很简单,随处可见的木制品,淡黄色的灯光下,随意摆放着看起来粗糙却并不俗气的花瓶,里面是干枯的秸秆和树枝。这些东西以前在老家的时候经常看到,现在已经差不多十年没见过了。安雪突然觉得这里很温暖,比起“蓝色雪”的典雅高贵,这里,显得亲切了许多。

走到约定好的包厢门口,艾米没有直接敲门,而是先透过门上的磨砂玻璃,查看里面的情况。

“还算你有诚意,比我早到。”艾米这样说着,敲了敲包厢的门,推开后走进去。

安雪跟在艾米身后,原本坐在沙发一角看电视的男子,急忙起身迎上前:“你好,你是艾米吧?我是李子铭。”

艾米看向李子铭,停顿了数秒,将自己的右手放在了他的手心。

安雪看向艾米的眼睛,似乎有了一丝不一样的色彩。再看看李子铭,温文如玉的男子,带着嘴角微微上扬的微笑。

安雪心中有了答案。

暂的寒暄之后,也算是彼此认识了,安雪就找了个机会,悄悄离开了包厢。看来,明天的咖啡是有人请了。

走到门口,听到淅沥沥的声,于是安雪折回来,在吧台对面找了个位子坐了下来,等待着雨停。

点了一杯花茶,等待上茶的几分钟,安雪随意打量了一下周围,才发现自己坐的位子很特别。

虽然凳子是独立的皮质椅子,但是桌子却是连起来很长的一张。桌子的上方,悬空了一块木板,像是一块大的屏风。桌子两边放着很多张皮质的椅子,差不多能坐几十个人。屏风上每隔两个位子便贴有代表桌号的标签,显然这不是一个桌位。这样的位置还真是独特呢。如果那椅子上都坐满了人,会不会像一个大的家庭聚会?安雪心里想。

此时偌大的长桌边,只坐了安雪一个客人,想必是因为下雨生意不好的缘故吧!

倒一小杯茶,轻抿一口,香味沁入心脾,果然味道不错。

无意间的抬头,安雪看到屏风上下缘凸出的位置上,摆放了很多彩色的便笺和笔,随手拿下一些,上面还有字迹,记录的都是一些琐碎的心情,想必都是来此消磨时间的客人留下的吧?这个设计很特别呢!安雪心里想。

一张一张翻看下去,那张蓝色的便笺就这么映入了安雪的眼帘。

天使之泪的故事,难道,是武阳么?可是明显,那是一个女生的字迹。

但是安雪看到“天使之泪”四个字的那一刻起,就再也无法把那张便笺放下。之后的几天,安雪像着了魔一样,每天一有空,就会去“忆茶”,坐在那个长桌的位置。

艾米显然已经相亲成功,因为这几天一下班,就匆匆离去,连要请安雪喝咖啡的承诺,都已忘到了九霄云外。

于是安雪又恢复了一个人,一个人上班,一个人下班,一个人坐在“忆茶”,等待那个写下“天使之泪”故事的人

【五】

三天后。

又在“忆茶”坐到凌晨,看来今天,也不会遇到他了。结完帐,走到门口,安雪才发现,又下雨了。

门口匆匆走过来一个女子,娴静温婉的气质,只是看起来,脸上布满了沧桑和疲惫,让安雪忍不住回眸。

女子走到安雪刚刚坐过的位子上,开始翻那些便笺,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

“你是在找这个么?”安雪把那张蓝色的便笺,递到那个女面前。

女子抬头:“安雪,我终于找到你了!”

公墓。

安雪手捧一束白色的百合花,因为武阳说过,安雪是纯洁的天使,而百合的花语,就是纯洁无暇的爱。

墓碑上,那张黑白照片里面,武阳的笑容依旧灿烂,只是那灿烂笑容里,已经没有了温度,而是带着死亡的冰冷。

在武阳的墓前,安雪打开一个木制的盒子。

几天前,那个叫苏婉的女子,在“忆茶”的包厢里,把这个盒子交给她。苏婉说:“安雪,武阳在生命的最后时刻说,他若是死了,就把这些日记烧了。可是我觉得,这件事应该是由你来做。”

原来,当年武阳突然消失,是因为娶了公司董事长的女儿苏婉。原来,苏婉从大学一年级就开始暗恋武阳,后来在爸爸的公司与武阳偶遇,她便认为,此生注定和武阳有缘,于是开始追求武阳。只是武阳,从未对苏婉动过心,武阳说,我已经有了生命中的天使,她叫安雪。

后来有一天,武阳突然来找苏婉,说同意和她交往,但是有一个条件,他需要一笔钱。

“早知道,这么多年,他还是对你念念不忘,当初我就不会答应和他交往;早知道,离开你会让他这么多年都生活痛苦中,当初我就不会逼他答应我,此生不再和你相见;早知道,他喝了那么多的酒,那天我看到这些日记,就不会像发了疯一样,说要全部烧掉,那么他也就不会带着日记离家出走,也就不会遇上那场车祸……”

在苏婉的声声诉说中,安雪的泪,将手中的百合,打湿一片……

日记在安雪的面前化成灰烬,飘飞在武阳的墓碑前。

“雪,这辈子我不能再守护你,但愿下辈子,你还是我的天使……”这是武阳日记里面,最后写的一句话。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