杯之碎

2012-02-29 13:52 | 作者:冰城深雪 | 散文吧首发

曾看过的一个故事:男子问老僧:“有些事,有些人放不下怎么办?”老僧回答:“没有什么放不下的。”男子答:“可是我就是放不下。”老僧拿起一个杯子让男子拿着,然后往里面倒热水,杯子满了依然继续倒,烫得男子赶忙放手。老僧缓缓道:“痛了,自然就懂得了放手。”

--题记

侧身而立的芊芊女子,着一袭粉色的裙,由深到浅的颜色,凸显腰间线条的别致;随意挽起的发丝间,大朵素色淡雅的花,似羽毛,又像是花;几颗枚红色的珠子错落有致,坠落在耳垂下。齐齐的刘海刚刚盖过眉,耳边垂几许飘逸的发丝;刘海下,眼帘轻垂,朱唇微启,脸颊晕开的红润,微微低头,不胜娇羞。一半是粉色,一半是橙黄的蝴蝶面具,轻握在手心,停留在唇边的位置,似乎是刚刚摘下,又像是想要把它戴起。大片粉色和紫色的花瓣,铺陈有致,在女子的身影后飘飞,背景,是晶莹剔透的的一抹素白。

这是一幅画,在网站上第一眼看到,便被这似江南中,走出尘世的女子吸引。将花朵别于发间,驻足于花海中,想必这样的女子,也必定有着花一样的情怀。承载这幅画的,是一个陶瓷的杯子,除了这幅画中的景,杯子是纯白,没有其它的颜色。决定买下它,于是放入购物车,订单,发送。完成这几个动作,便开始迫不及待地期待,收到杯子的那一刻。

三天后,快递送到我的手中,杯子与我看到的图片没有偏差,连那花瓣的颜色,都是一模一样。捧在手心,喜之情,溢于言表。因着心底的那几许小女人情怀,喜欢一切和美好沾染关联的事物。对花有着一份偏执,凡是看到所有跟花有关的事物,都会忍不住驻足停留、欣赏、珍藏。

朋友总是取笑,你那么喜欢花,肯定是一个花心的人,我但笑不语。花心,代表薄情,意味着可以以玩味的态度,对待爱情。花心的人想必是没有真心,没有真心的人,应该是不会受伤吧?多么希望自己是个花心的人呢,可以在爱情里潇洒的转身离开,那么就不会,徒留下一地的心伤。

安,那个我年少时喜欢上的人,我为他交付了所有的真心,但却只是苦涩的暗恋。那时候,早恋是很禁忌的事情,所以只有小心翼翼,把这份爱藏在心底的最深处,期待着有一天,能够把它安放在阳光里,开出美丽圣洁的花朵。那花朵,应是一株紫色的薰衣草,因为薰衣草的花语,是“等待爱情”。

毕业后,劳燕分飞。那时网络不发达,手机也不普遍,所以离开校园,便不再有安的任何消息,安离我的生活,越来越远。只是我时常会想起,那个穿着白色衬衫,在日的阳光下,对我微笑的少年。那个微笑似乎沾染了阳光的温度温暖了我所有孤独和失意的岁月。我把心封锁,只留下那个微笑,在心里生根、发芽,里,是一片紫色的海洋。

两年前,终于与安再次相遇,其实是我辗转从别的同学口中,打听到的联系方式。距离毕业那一别,已是将近十年的时间。寒暄后,我用玩笑的口吻,忐忑地询问他的感情状况。得到的答案却是,他已有了女友,并且已经计划结婚了。心,碎落了一地,那个带着阳光的微笑,温度越来越高,灼伤了薰衣草,我听见,它粉身碎骨的声音。

深人静,独坐电脑前,点一支烟,游走在文字的世界里。捧一杯冒着热气的白开水,掌心的温暖,从江南女子的发间传来。轻抚着杯身上的花瓣,那女子的睫毛微垂下,是否也是一双带着忧伤的眼?

那一日妹妹来我房间,借用我的电脑,毛手毛脚的她,一不小心,胳膊将杯子扫落到地上。瓷器碎裂,清脆的声音,望向声音发出的地方,那个承载着江南女子情怀的杯子,已没有了手柄。妹妹看我失落的眼神,急急地说:“姐,明天买个新的给你。”我轻轻摇头:“不用了,纵是买个一样的,也不是这一个了。”说出这句话时,我才发现自己,已经对这只杯子,倾注了太多的感情。将杯子轻轻拾起,那断裂的手柄已碎成几段,杯身上,留下两个丑陋的伤疤。伤疤上残留一节杯柄的遗骸,轻抚,划过指尖的感觉,带着些许的锋利。只是还是不忍丢弃,只要不碰到这个疤,它还是个完整的杯子,不是么?

杯子丢失了杯柄,它还是只完整的杯子,只是那个拿着它喝水的人,要格外的小心,因为一不小心,就会被它的伤口划伤。这只杯子,似乎就是另一个我。那晚抱着这只杯子,痛哭了一场,似乎想把所有的眼泪都流尽。如果眼泪流干了,是否就可以不再伤心?紧握着杯子的手,传来尖锐的刺痛,松开手,杯子掉掉落在地上,碎裂的声音,清脆而尖锐。这只杯子终于还是碎了,碎得七零八落,碎得粉身碎骨。

指尖滴落的血液,鲜红的颜色触目惊心,痛,因为十指连心。痛了,伤了,还是放手了。

起身将地上的碎片扫进垃圾桶,包扎好手上的伤口,走进洗手间,将脸上的泪痕清洗干净,送一个微笑,给镜子里的自己。

完成这一切回到房间,有微弱的光线透过窗帘照进来,天亮了,新的一天就来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