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能知道的自己

2012-02-28 12:26 | 作者:落叶无痕刘松 | 散文吧首发

我所能知道的自己很长一点时间我都将自己的思想徘徊在某个清晰问题的周围。我的自知之明总是在我毫无意思的情况下一次次的超越着自己的知人之深,我不知道在这样感悟的过程当中能给自己留下的到底是何种的清晰与彷徨。我一次次的警醒着自己,在生活的各种琐碎中用那点仅存的意志不断的完善着自我,我曾对那些遗落的事物感到悲伤,又在它们失而复得后变得愉悦。时而至今我都不能将自己准确的定位在某个恰当的空间之内,我一直都觉得拥有一个准确定位的人生日子那该是何等的无聊。

我尽可能的追求现实中诸多稀奇的事物,也不厌其烦的在失望与理想的河岸张望。我不想让自己的时光过得太过单调,而我却又只能在一天天单调的时光里前行。我可以让诸多的无奈在自己的脸上以笑容的方式绽放,也可以让不期而遇的惊喜用眼泪的方法诠释。曾经我看到一位诗人说过,他说人生的最高境界是笑着哭,哭后我们还能接着在笑。只可惜我并非那位高尚的诗人,在某些我无力解决的问题上,自己的第一直觉就是逃避,躲到某一个清静的地方,在山涧与水流构成的油画里暗自沉沦,在一切都趋于平静的时候才悄悄探出自己的脑袋畏畏的观察这世间的种种。

女友和我谈话的过程当中总是穿插着城市与农村的话题,在这个问题上我从不加以任何的掩饰,我是一个农民的儿子,从我出生的那一刻起残留在我脑海的片段都是农村的山与水人和事。女友是个城里人,也许在她的意识里农村那片广袤的土地只是一个未知的概念。我不敢去直言的问她对农村的生活她可以忍受多少,对农村的一切是否可以和我一样恋恋不忘。我很清楚的明白一点,生活环境的差异早就造就了我们而今两种不同的思想,我喜欢山里的平静而她我看得出,她并不适合我所追求世界。

很长一段时间以后我才发现事情也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糟糕,在对女友仅限的一些了解中我才发现她其实又和其它的人有着诸多的不同,我一次次的追问着自己这样的一个女孩我能给她多少,或者说自己能为她付出多少。但显而易见的答案不容我有再多的疑惑,我已是一个真正的男人,在事业与家庭的结点唯有站得挺立才不至于让自己留下太多的遗憾。

我从未应为自己出生在一片贫瘠的土地上而恼奥,而恰恰相反的是我一直都觉得很庆幸,我有着许多人都不曾有过的童年,我能感知到的世界总是局限在一片如水般清澈的岁月里,正是拥有了这一段平凡的记忆,自己在走过的繁华里才不至于变得更加的没落。我父亲常说“我在农村待了一辈子你要多存点钱在城里卖房子”。但遗憾的是父亲对我这样的嘱咐我一次也没能放在心里过。我的工作可以在繁华的都市里,但我的家只想住在美丽而清新的红土地上。有这样的思想我并不觉得自己是一个不听父亲教诲的儿子,我不想在本应该去追求自己所的时间里去祈望那些只能用来攀比炫耀的空洞的理想之上。

我不知道女友在某一天看到这篇文章之后会是什么样的一种想法,我的思想太过于成熟,我说的每一句话是乎在她的理解范围之内都是对她的教育,在某些事物的理解之上我分不清是她的超前还是我的过于落后。理解上的差异也许真会成为我和她最大的病变。但我很幸福,女友选择了我。在某些我自认为正确的理解上还可以得到她的包容。

理解与包容贯穿了感情的所有,但很多时候我又不知道该用怎样的一种限度去包容,更多的时候我只能选择理解,也许很多时候我都把事物想象的过分的简单,但经常又将他们思考得过于复杂。浅显与深刻拍打着我的神经使我异常的苦恼。

如果我的知人之深超过了我的自知之明,那么我的一切都应该变了。

原创QQ9648879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