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可好?

2012-02-27 19:24 | 作者:天之大 | 散文吧首发

惠佳,今天翻箱子找羊毛衫时无意间看到了封存很久的我俩的合照。上面的我们互相依偎,甜甜的笑着,那么的天真无邪。盯着已开始泛黄的照片,我的思绪就不自觉地跟着时光机器回到了前几年。

机缘巧合,一种奇妙的缘分将我们牵在了一起。从同一所小学毕业后,我们在初中是一个班,还住上下铺。尽管以前不熟,尽管性格不大同,我们还是合得来,慢慢地,我们成为一对很要好的朋友

记得有一年下大,冰天雪地,外面银装素裹,分外妖娆。尽管裹得像棉球,但身体偏寒的我还是冷的发抖。在教室里止不住地搓手,学习效率很低,你二话没说就把我的冰手放在棉衣角裹起来搓着。热气与温暖包围了我的冻手,好暖和!到底是心暖了,手就暖了,还是手暖了,心就暖了,我分不清了,就像庄周蝶。当时我望着窗外披着棉袄的大松树时心里就想:这一幕会在多年后成为我心中永远记忆。一个女孩放弃自己温度为另一个女孩暖手,多么温馨的画面啊!

樱花开了,粉红的樱花争相绽放,美丽极了。屈指可数的离别的日子就要来了,周日下午你拉着我去拍照,有的花儿已经开始凋零了,但它们依旧美丽。花朵包围下的你快乐的笑着,但似乎有一丝抹不去的伤感,难道那时的你就已经预感到了那不可预知的未来了吗?难道你知道自己就要被逼着去打工吗?

风吹来,淡红的花瓣随风飘零,我们头上、肩上、手上都是柔软的落花,呵,美丽的花儿!花开花落自有时,花落完了,我们也走了,离开了学校,离开了彼此。当然,今年春天樱花也开了,但花开人却不同了,“桃花依旧笑春风”,如果樱花也有七情六欲,它们会不会想起当年树下依依不舍的我们呢?

毕业就意味着分开,你南下,我则继续在象牙塔生活。记得刚毕业不久我们还互通电话,彼此表达想念之情,但后来就连信和QQ消息都微乎其微、少之又少了。这不怨别的,只怨咱们走了不同的路:你要忙着加班挣钱,而我也要忙各种学习上的事,各有各的生活模子。

这么久没见,最近可好?出门在外的你受委屈没?你发型变了吗?声音变了吗?性格变了吗?变漂亮了吗?

听人说你今年天回家登记结婚了,新郎是一个很有作为的年轻人,听到这消息,我悲喜交加,悲的是你回家结婚这种大事竟然忘记通知我,难道我们真的渐去渐远吗?喜的是你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幸福,今后日子应该会好过一些,我打心眼里高兴。

广播里正在播放《住在我上铺的兄弟》,优美的旋律很容易勾起人的回忆,惠佳,住在我上铺的姐妹,渐去渐远的你是否会在某个时刻想起正在想你的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