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杏绝恋

2012-02-26 22:03 | 作者:莺歌 | 散文吧首发

山间古刹边,一颗风华正茂的银杏树,墨绿,葱郁,婆娑,蓬勃如盖,正直当午后,此处的阴凉,静谧,在雀的翠鸣中更显幽静。在这一处绿意浓浓中,早已有备好的茶在石桌上沏好,古庙的门轻轻开了,里面走出的是一灰衣僧人,像惯常一样飘至石桌,静品这茶,入口,若畅游在茉莉花间,同时那山泉之水合着茉莉的清香一并入心,仿若甘露一样润泽了这早已干涸的心田,尘缘已尽,他深知尘世的悲凉与艰辛,当那日痛下决心即已无回心之意,在这一方净土洗清尘世的恩怨,修正早已破碎的心。虽已过多年,但眼神中仍然写满了忧伤,此生已定,了却尘缘,在庙宇中颇得一份安然,每日里看山云变幻,静水流深,日子虽很清苦,然换的一份轻,一缕静,让心安度。近几日的茶水仿佛最知心头的清苦沉闷,为那满心的忧伤注入了几丝甘味。

诧异,在这偏僻幽深的寺庙怎会有如此解人意的花茶水,想必是哪位香客以茶水答谢佛门善意,忽瞥见一紫衣女子在山林中采摘草药,细细看来,好不惊异,原来是她!虽已过多年,但那种熟悉怎会忘记,已在他的心中默默呼唤过无数她的名字,也无数次的在心底刻画那一副轮廓,那种如深渊般的仇恨早已被思念所淹没,是化解了一切憎恨,是爱容纳了一切悲凉,是爱洗涤了一切心中的污尘。曾经紫衣为报杀父之仇嫁给了仇人的弟弟,灰衣,灰衣的哥哥常年住在山里以掳掠为生,曾在一次劫掠中刺杀了紫衣的父亲,紫衣为得到敌手信息而嫁给贼手之弟。灰衣对眼前这个盈满伤感的紫色女人很是怜惜,他倾尽一切的待她,虽没有骊山烽火戏诸侯,也差不多一骑红尘妃子笑的付出,自已在长久的相处中逐渐萌生了放弃仇恨的念头,然这一切随着紫衣家人的强烈要求而终究达成了最初的愿想,灰衣的哥哥,劫匪死了。

从此以后,彼此间在无法面对发生的一切,虽曾有过的爱情似乎在此间灰飞烟灭,两人间终因这家事家非而牵手离别,似乎一下子在彼此间拉开了千山万水的屏障。灰衣皈依佛门,紫衣在平家仇之际燃起的是无边的爱与恨的交织之苦。事过经年,华发绕头,终究停留在心底的是那份久久,深藏的爱,于是紫衣在这古庙的附近搭建的一个山屋,每日都到山刹的边上静坐一些时候,在这棵银杏树下泡茶等那个爱着的僧人,像守着心底的爱一样,温暖,守着那份真情,守着亲人,守着这为他倾尽一切爱的男人,每日如此,心若在,就在,留一份淡淡的,静静的美好在心间。

此刻的见到,是紫衣梦过好多次的场景,好像来的很突然,这经年的溜走,带去了仇恨,让爱滞留在心底,然却深藏,深藏!

相视无语,许久许久!任风轻轻吹着沉重的身躯,移不动脚步,象山一样静静的屹立在紫衣面前,此刻千言万语只是在心头。无一字流出,此时的酸甜苦辣翻滚却面视平静,是熟悉,是陌生,是憎恨还是牵恋,许久的静默最终化为一句话:“以后别来了,我不爱喝茶,此生缘已尽,若是有缘银杏树下我们会再见!”

灰衣转身离去,紫衣泪涌出。风很冷,雀鸟依然狠狠的鸣叫。

此后的很多年,直到死去,紫衣依然每日在这里凉茶,守着这扇门,佛门,心门!而门内的灰衣再也没有推开过那扇虚掩着的门,心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