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的春,在盼望中悄然来临

2012-02-26 12:00 | 作者:纤影子 | 散文吧首发

北方的来得晚,也来的悄然。

总是在你苦苦寻觅了很久才恍然:原来它早已暗涌在了的尽头。

北方的冬去得迟,也去的缠绵。

像难舍难分的人,上演着离别前的忧伤和眷恋。或许是不甘,或许是怕被分开的太久远,冬竭尽所能地撕扯着已是干涩的喉咙,做着离别前最后的呼喊。因此,相较隆冬有时会更冷冽一些。

“春寒料峭”用在这里再恰当不过了!

但越是寒冷,人们对春就越发的想念,这春的来临也越发的让人觉得太晚。

在北方,人们盼春的情结是身处温暖地带的人意想不到的。因为那里似乎少了一季的严寒,也自然的就少了那份来之不易的春愿。

这北方的春来得实在是不容易!

身处温暖的人们可以一直淋漓着绵绵的细,四季温暖如春,花开遍地。所以春在他们那里似乎已像家里的常客,没有陌生,没有惊喜,淡淡的有如静静的湖水。虽然那里也有画卷般的美丽,各种风情不一。但有多少人能真正的体会到那种经历严冬迎来春天的异样的美丽?我想他们不可以。因为他们生长在鲜花绽满的温暖领地。那里几乎看不到干涩的枝丫,枯黄的野草。更不必说凋零的落叶被风吹得满街跑。所以他们感觉不到处在严冬里的人们多么想念春的来临。他们似乎根本没有必要这样去想。因为那里几乎没有飘,只有朦胧四季的雨把心笼罩,把春与其他季节混淆。所以这样看来春的来临在那里便成了顺其自然的事而已,没有太多的惊奇。

也因此在那里你永远也看不到冬日的暖阳里,上了年纪的老人们挤在一起说说笑笑。嘴里呼出的热气,在寒风中渐渐变成冷冷的冰凝结在长长的胡须。那结着冰的胡须竟也是一种美丽!

但有谁知,那些老人们在冬日汲取暖阳的日子里又有着多少盼春的焦急在心里?又有谁知,北方的严寒里,多少老人在盼春的日子里生命悄然的剥离,再也经不起冷冽的季节的冲击?

这样的春岂不是更让人有种心痛的珍惜?

假如你够用心的话,你一定会在冬的尽头,春的端口看见那些老人们眼角深深的纹印,那是因了喜悦的笑容,因了春将来临的快乐无比,难得的相遇。

我没有生活在温暖的水乡里,或许是上天希望我更坚强一些。虽然我只是一名纤纤的北方女子,看似弱不禁风,但我却没有温暖水乡的那般如水的曼妙柔情。我只有心藏飘雪的真纯和经受严冬冷然的坚韧。

虽然我也喜欢温存,虽然我也曾厌倦冬的凄寒,但岁月流逝的长河里,辗转各地,我却依然喜欢这里——北方一隅。

虽然它的冬季也会让我的心冷凝到结冰,但那种融化后的清爽更让我感到生存的艰辛。也因此更真切的感受到春的脚步来的并非如履平地。它要经历多么沉重的孕育和冲击,才会展现生命的美丽。

所以这里的春来的实在不容易!

只要是有心的人,都会有过盼春的焦急,发现的惊喜······

一季的严寒,满眼的枯黄,干涩了多少痴心妄想?因为寒冷,所以觉得时间太长,所以对春就更多了一层盼望

急切地撕掉今日的日历,看看明朝的节气,真希望“立春”两个字就是眼前的惊喜。一天天,一页页,撕掉了日历,希望却一天比一天浓郁。就算是有瞬间的失落停留,也会被急切的心情很快挤走。

冬来了,春还会远吗?

这个疑问似乎在心中已成了一句哲理。只要有心,春就会来临。

于是,走在哪里,人们都会细心的搜寻,也许希望就在下一刻来临。

我也一样在尘世里搜寻我内心的温柔。我做不到对一切无动于衷,也做不到禅宗的静心。我也曾希望菩提树下,双手合十,闭目凝神,请求菩萨渡我超脱凡尘。但我只是一名俗世再普通不过的女子。我会在窗前听风听雨,我会伫立巷口目送落日斜阳归去;我会因落花而惆怅,也会因落叶而忧伤。我并非多情,我只是因万物的生长败落而心动。因为我只是一名像北方人一样的盼春女子。

冷冷的风在春的端口依然吹乱了我的发丝,但却掩不住我搜寻的眼睛。

干涩的黄土里,我似乎听到了春芽孕育的心音。虽然那里依然吹过冷冷的风,但风里分明有了新鲜的泥土的气息。我知道人们已在那里耕耘,撒下了希望的春。这是许多地方所没有的看似极其平常的经历。

但北方的春来得实在不容易!我也深有体会。因为我也是这春的见证人。

我像所有的北方人一样,走在哪里,哪里寻觅,哪里都会留下心底呼唤的回音。

我仍会厌倦这冬的纠缠,多么希望它早一天走远。我相信这是所有北方人的夙愿,因为他们已在冬日里经历了太多的艰难!

突然有天发现干涩已久的黄土里,有了星星点点的略带嫩黄的微绿闪耀在滴露的朝阳里。惊喜就这般的急切地从盼望中来了,似乎是在不经意间,但又似乎是必然的相见。

然而淡淡的绿意却印染不了冬的冷意。冬依然在阻止人们脱去棉衣。

春只是温柔地,偷偷地氤氲了这世间的每一寸土地。无论是谁,在某一个瞬间,出奇不遇的,又或是本该就如此的看见了已是返青的树皮,透着勃勃的盎然生机。那冬的干枯已在不经意间退隐。

凑近树身看见叶芽的刹那间,惊喜的不止我一人。多少人为着这一刻又经历了多少严冬的磨难?

但春终究是要来的,尽管冬很冷列。但我已习惯,甚至喜欢。我已习惯了北方人在风雪中期盼春天;我已习惯了北方人在春的端口埋怨冬的缠绵。但这春的来之不易,这春的坚韧生机却让我这北方女子除了静候,再无半点儿埋怨之心。

如今,空气里依然有着丝丝的冷意。但北方的春已在人们的盼望中悄然来临。我,一名北方女子,也在春的端口倾听着春芽萌动的美妙旋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