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走且说,一路絮语

2012-02-21 16:59 | 作者:小虫 | 散文吧首发

文/肖晓

我不习惯说出自己幸福,亦不能把悲伤写在脸上,尽管身心已有些疲惫,我把所有的平静和无边的落寞藏在心底,用一颗看似平和的心去面对每一个人;我不知道这是幸还是不幸。只是,在这个二月,在此刻,想用一点文字,记录生命中那些最初的人。

一生的挚——爸,妈妈

亲爱的爸爸,妈妈。这样的称呼从来只出现在文字里,我是一个山里姑娘,没有城里孩子的洒脱,不会用一些亲昵的称呼来表达自己对他们的情感,可我爱他们,真的很爱。我的身体里流着他们的血液,模样中有他们的痕迹,性格里有他们的影子,我的整个身体是他们给的,包括肉体和灵魂。一直都相信:这个世界上最爱自己的人一定是父母。我虔诚地相信着并感受着来自他们的爱,25年了,门前的梧桐小树长高了,粗壮了,屋后的红椿树不知被我摘过了多少香椿,就连我亲手栽植的那颗梨树也结了一茬又一茬的果子。岁月的脚步在更新的同时也在隐去,比如我长大了,他们却老了,斑斑痕迹落在他们的脸上,手臂上,眼角和发间。总在某个时刻,在相对无言的日子,一抬头就看到了那些被时光遗留在他们身上的痕迹,那是三个孩子成长的印记,也是他们劳作的见证。时光是这样的柔情,总在青的面孔里越发恣意,时光也是这样的刻薄,总在过往的途中,洒下太多的悲伤。

在一个相对清闲的午后,坐在妈妈面前,看她静静的梳头,梳子划过发丝的瞬间,有一串阳光钻进眼眸。她的头发越来越稀少,每梳一次就会落下一些,她总是在梳完头之后把卡在梳子里的头发一根根清理,然后地上就有一层落发。那日翻看家里为数不多的几张照片,里面有两张是妈妈的,一张是她烫着大波浪卷发,穿一件红格子上衣,黑裤子,黑布鞋,就是这种最朴素的装扮,也掩饰不了她的美。一张是她扎着两根粗辫子,穿着白底碎花上衣的照片,因身材娇小,更显得辫子的乌黑,粗大。看着过往,在看看如今,她失去的不仅仅是一根根黑发,还有一身的青春年华。在岁月里,季节的双眸晕染过陌上的繁华,也侵蚀了她的容颜。

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感,总让我在最无助的时刻想起那张脸,带着一抹忧伤划入心海,打开一腔记忆。关于爸爸,我想说的太多,却不知从何处开始,那是一种欲说还休,想说又说不出来的感觉,他严肃,我从小就怕他,有话不敢讲,有问题不敢问,即使在被他骂了,打了之后,心中有满满的怒气也不敢啃声。这么多年,我性格里的倔强多少与他有关。当记忆咸涩了双眼,泪落在枕边。我明白了他的不易,在那样的环境里,有时候他也是无可奈何。正月在家的日子就那么几天,他每天忙着走亲戚,看望长辈,很少能在一起吃顿饭。如果是以前,我倒觉得他没在家是一件幸福的事,至少做什么可以随心所欲,不用有那么多顾虑,可现在,没有他的饭桌,似乎少了什么。我想这应该亲人间最本质的牵挂,是一种无声的想念。即使他现在也骂我,也对我不满,对我发脾气,我也偶尔敢在心情不好的情况下挂掉他的电话,然后不再回过去,但那份情感一直都在且越发浓烈。

想用一句话概述对爸妈的感情,奈何至今也没想到,此时,春已到来,山城的村庄里,有我镌刻最深,最浓的牵挂

永远的亲人——弟弟,妹妹

喝着同样的山泉水,吃着同样的饭菜,长着相似的面孔,身体里流着同样的血液,我们是一家人,永远都是。不管将来的日子,他们在哪里,我在何方,一年又多少相聚的日子,我都是他们的姐姐,脾气不好,爱大喊大叫且时刻想念他们的姐姐。

先说妹妹吧,病了好几年,耽误了上大学的时间,这是家人最痛心的事。病痛一直折磨着她,也折磨着爸妈,我能感受到她的痛苦,她的恐惧和悲伤,却不能为她分担。这个二月她的病时好时坏,好的是身体不再因药物的副作用而倾斜,坏的是情绪一直不稳定,让人担心。或许这只是一时的现象,过几天就会好,因为她之前已经好了,不是吗?二月的阳光里,有她满满的幸福,有喜欢她的人,有疼爱她的爸爸,妈妈,弟弟和我,我想她会好起来的,然后在花开的日子里迎接最美好生活

弟弟一直都很懂事,也很少让人操心。虽然他是家里最小的,干的活相对我和妹妹也是最多的,不管是在家乡上学还是在西安上学,假期都在帮家里干活,在特别农忙的时候也是他请假回去帮忙。就是那个肩膀还很稚嫩的孩子,在不觉之中就承担了许多担子,我应该为他高兴还是悲伤,有点说不清,更多的似乎是一些心疼。今年正月十一,他就从家里走了,去年毕业,工作大半年,年底辞职了。我很想他在家过完元宵节再走,可他执意要早点出去,说是要尽快找工作,我明白他的心情。这几天他一直在跑招聘会,在发简历,在面试。昨天电话过去,他说:还没确定下来,还在继续。离得远了,加之个人能力有限,我也帮不上什么,只能告诉他一些基本的技巧,让他不要一时着急,慢慢来,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明白这与他来是一次挑战和成长,要在现实面前迅速成长起来,要学会面对,学会坚持,学会在合适的地方找到属于自己的舞台,然后努力拼搏。不想多说什么,只希望他在这个二月找到一份适合的工作,然后好好努力,充实自己。

一辈子的相守——我的他

从相识到相知,相爱,我们经历了太多,有春天里的桃花,天中的烈日,秋天时的萧瑟,天般的寒冷,只是,终究我们没有走散;或许这是前世的注定,也或许是今生的缘分。新的一年刚开始,有很多工作等着他去做,会很忙,很累,很辛苦,只是我想让他知道,无论多晚,在他走到宿舍的楼底下,会有一个窗子亮着灯,会有人给他开门。

一辈子,好。我们需要好好疼爱自己,疼爱身边的人,疼爱这个还有很多真实的世界。一辈子,好长。我们走到一起,这世界上就少了两个孤独的人,多了一对儿平凡的人,我们需要面对各种问题,平淡是最基本也是最容易消耗感情的东西,自私一直都在,它是生活中的毒素,只需一点点,就会让人受伤;背叛,从来都没有走远过,那是婚姻中最厉害的杀手,稍不注意,就会遍体鳞伤。一辈子好短,我怕自己来不及做完可口的饭菜让他吃够,一辈子好长,我希望我们能走过繁华,度过平淡,清除自私,远离背叛,把信任,包容,责任带在身边。

午后,天边有一抹淡淡的薄云,像是我的思绪,又像是我的心情。这样的情景,让我不能不用一种温暖的情愫面对自己,面对那些我最爱的人。在季节的微风吹过满地清凉时,我想起了一朵开在水中的花,清丽婉约。

所属专题:2013春节诗歌散文

评论

  • 古垒东边:一路絮语!很亲切!欣赏,问候小虫!
    回复2012-02-23 13:58
  • 一叶扁舟:一路絮语确如二月春光,暖暖的!问好小虫!
    回复2012-02-23 23:42
  • 一滴水:真实的感情就是由这些不穿衣服的语言表达出来的,作者的文笔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无意中,她捞出了读者眼中的泪花,放在感动中风干。实属真正的美文!
    回复2012-02-24 00:21
  • 岸芷汀兰:呵呵 很生动又特朴实的一段絮语,喜欢。像是说我,这么一段,特别是对爸爸的感情。
    回复2012-02-24 12:43
  • 雪儿:质朴、亲切、感染心灵.
    回复2012-02-24 15:14
  • 荷塘月色:真实的情感,娓娓叙来,诗意地流淌,汇聚成一个个盛满暖暖亲情的港湾。问好!
    回复2012-02-24 23:13
  • 小虫:回复@古垒东边:谢谢,虫子初次到来,问好了,春天愉快。
    回复2012-02-28 14:18
  • 小虫:回复@一叶扁舟:谢谢问候,愿二月的阳光与你同行,祝好。
    回复2012-02-28 14:20
  • 小虫:回复@一滴水:谢谢您的美言,虫子在此谢过。只是心中的一些感想,那些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我们都要善待。春天了愿一切如意,安好。
    回复2012-02-28 14:23
  • 小虫:回复@岸芷汀兰:谢谢,问好,祝愿您和家人一切安好,如意。
    回复2012-02-28 14:25
  • 小虫:回复@雪儿:歇息雪儿,虫子祝好
    回复2012-02-28 14:25
  • 小虫:回复@荷塘月色:谢谢,春天里,虫子祝好,天天邀请阳光同行。
    回复2012-02-28 14:26
  • 枭殇:一个个生活中朴实的人物在你的笔下就好像我是亲眼看着的一样·很美·生活大多数时候都是不幸居多,能在平淡中读到温馨美好,这可能也是蚊子的魅力吧!愿一切如最初般完好·
    回复2012-03-02 07:02
  • 小虫:回复@枭殇:五一节愉快。
    回复2012-05-01 15:23
  • 小虫:回复@枭殇:谢谢,愿三月愉快。…
    回复2016-03-25 09:36
  • 小虫:回复@一滴水:虫子谢谢鼓励,五月安好。…
    回复2016-05-14 1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