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的公主

2012-02-17 15:19 | 作者:武陵雪 | 散文吧首发

——给罗布泊消逝四千年的小河文明

这是一片海,一片真正意义的大海。海的名字叫塔克拉玛干。公元2003年,当中国新疆考古队在那一片叫罗布泊的海域里,在那艘漂泊于海上3980年的小船上找到你的时候,大海沉默了,世界震惊了。

你是公主,你是人类史前人类最绝美的公主。称你为小河公主那是因为今人的无奈与无知。

今天,当我沿着孔雀河,穿过比你小1600岁的楼兰古国,终于来到你的身边时,你还在扁舟上熟睡,嘴角的笑,微微的,那荡漾中的美,该是因为我的到来吧!

四千年,你在这儿等我,等你男人。

你的双眼已经把大海望穿,于是,海化作沙漠,化作世界第二大的塔克拉玛干大沙漠。而你的容颜依然,就如你的情依然。

“高贵的衣着,中间分缝的黑色长发戴着一顶装饰有红色带子的尖顶毡帽,双目微阖,好像刚刚入睡一样,漂亮的鹰钩鼻、微微张开的薄唇与露出的牙齿,为后人留下一个永恒的微笑……”这是70年前,一个叫贝格曼的西方探险家对你的描述。

神话般的70年过去,你依然微笑着,在罗布泊的海水深处,以四千年面对黑暗而终不悔的漫长等待

小河公主,你可否记得,3980年前,你出门的时候,我为你戴上毛织斗篷,并且以毛线绳项链盟誓,等你回来,等你千年万年。

今天,我从中原来,我从西伯利亚来,我从欧洲来,来迎接你,迎接我的情人

你告诉我,四千年前,塔克拉玛干海曾经以怎样发达的史前文明,让地球上最发达的两大洲,在你的怀里交融为无比动人的美丽。

一个叫DNA的学者对我说,你是欧洲与亚洲的混血儿,你的血液里,涌动着贝加尔湖的波涛。

不,你的美丽与血统无关,你的美丽只因为你爱我,以你永恒的微笑为证。

你遗世而独立,让曾经的史前文明,神秘似星河,灿烂若霞光。

虽然,罗布泊已经随着流动的沙海迁徙了数千年,而你的执着不变,只等我到来的今天,阅读你写满沧桑的3980年的微笑。

——那日风曾诀别,海底含笑四千岁。

这是怎样的一种等待,一种足可以让地球停止转动的等待与重逢。

沿着孔雀河,我来了。你的船桨边,伫立着一位叫碳14的老人,他无比沉重地摇了摇头,似乎在对我说“你来晚了!”

我撩开你头上的面纱,你微笑着的嘴角动了一下,我迫不及待的俯下身子。——你生动的唇,依然如四千年前一样鲜活灵动。

没有呼唤,呼唤太粗俗;也没有眼泪,眼泪太单纯

……

抬起头,罗布泊无语,沙丘却动容。太遥远,以至于回首的这刻,靠眼睛已经远远不够;太苍凉,以至于凝眸的时候,无比感动的心,竟如眼前的大漠一样沉静。

小河公主,跟你永恒的微笑相比,再多的情感宣泄,在浩浩的历史长河中,都显得苍白无力。

就像我此刻的文字

——四千年,公主哦!

2012年2月16日喀什西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