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续

2012-02-16 13:39 | 作者:む 寂筱皓II | 散文吧首发

在这段时间里,或是可以说一直,整个人感到迷茫,失去了追求的目标,也许是因为失望太多,或是没有了以前的那份激情。懵懵懂懂的过了记不到多少时日,收获的好像只要支离破碎的杂念与失落。

对于社会,对于世界,好像也多了一层剖析,发现以前的那些想法是多么的可笑或是可悲。为现在的自己感到力不从心或是心不在焉,也许这是一种行尸走肉的生活,可是也没办法改变现状的能力,对于生活中木讷与幼稚的那些人。有太多的不想理会。有时还感觉他们的动作或是言语,让我直接想呕吐,连摆脱的权力都没有,我说实话很厌倦这种生活,或是这种环境。我认为我和他们不是一体,没有心情与他们玩这些无聊的对话或是行为。可庆的是还有那么几个人,可以让我想起而倾心一笑,甚是欣慰。

人类庞大的群体,我却要想宇宙寻找我的同类,

哪天我要是到了那种境址,变得与街头流浪汉无异,或是与古印度人把不该裸露的器官裸露于外更胜一寿,以天为衣,以地为裤。不需要任何的隐藏,以最袒露的去对待一切。请不认识我。还有想把自己包裹起来,甚至连头和手,不想露出一点,与木乃伊的区别就是眼睛也包起来。可是在我现实生活中都允许这两种极端的方式。或是可以说疯子与怪人的选择,我还是参杂了一些因为,而倾向与怪人这个角色。

我房间里有一面大镜子,我很高兴。其实在我生活中我也比较喜欢镜子。因为我总是在现实生活中找不到自己,我喜欢看着它,那有一种亲切感。就好像所谓的知己,也是唯一得到近乎于自己的人。有时或许可以找到感觉。与其看着做心灵上的交流。

在外界总是很堂皇,不知哪里才是自己应该待的地方,所以总喜欢往自己房间跑,房间好像是偶尔可以隔开外界的空间,自己在里面待着。

所以每天从学校里回来,就情不自禁打开电脑,可是打开后又不知道自己要干嘛,随手拿起桌旁的它,也许有那么一刻让我改变现状,忘记这繁琐的空间。在它化为乌有后,又回到了现实中,不停反复的思索,有着太多的无奈与被动。我真的很厌倦,很想去逃避。所以每每都是借助于它,让我一次又一次的去重复着。直到自己想吐为止。开始明白那些吸毒的人,也许有些也是在现实生活中找到一种逃避或是解脱。可以有那么一科得到沉溺,得到一种释放。

有很多人喜欢赛车的那种速度,蹦极的那种坠落快感。泳的那种刺骨沉吟,类似于极限性的运动。或是有些人喜欢某种痛,也可以得到一种释放发泄。我一直在寻找自己可以释放发泄的方式,不知是现实限制还是生活所虑,一直还没有找到。有时也是喜欢在床上睡觉,这也许是一种最简单最容易的逃避方式。

我很喜欢韩磊的《向天再借五百年》,因为我很佩服他有做人瑞的那份勇气。在生活中生老病死的轮回,往往留下来是最痛苦的,我也想留到最后,向天再借五十年就够了。

我之前说了个谎,那就是我喜欢留长发,不能说是内心中的喜欢,而是因为我想把自己给包裹起来,不让外界进入,也不想看见外界的一切。在我认为它比马桶还肮脏,马桶每天还有人清洗,而它却没有,只会越来越脏。我之所以总是塞着耳机,是因为我想把自己听觉给保持干净,不想听到外界的喧噪,也不像让自己的耳穗漏出,让它变得比本身更不洁。我之所以每天闭着一张嘴不说话,是因为我想把自己的味觉给保鲜,不想让它更多的污穗,也不会给它任何的声容。

黑色让我喜,因为我喜欢它的黑,比那些光彩炫目的色颜,更真更专致。

有时看见它,会有一种熟悉的亲切感,以至于有归属与它的冲动。

动力火车越轨声,然我听得唯美,而想过去拥抱与其共鸣。

遥望远方,曾经自己许下的诺言,了无兴致的变成空中泡沫,不需要碰就破了。失去了导航的船帆,为以后自己的想寻找出口,想摆脱社会极限的操控。在瞭望那些形形色色的人群,有想唾沫于他们,有想崇向于他们,也有想走过他们的路。在成功的道路上有太多的标准与方式,做为对自己的心灵负责的一个人,总想找到属于自己的那条路,想让自己在余年之时,回首走过的岁月,有个匹配于良心彼岸或是沼泽。

可是现今社会。想做一个自己又有太多的阻隔,让你变成现实的模范牺牲品。在历史的脊梁上,钉在上面做为后世所告诫或是鸣警。所以在颓废于现实面前的那些人,选择屈服随世逐流,最后也成了那些所唾沫的人群之流,是该庆祝还是该祭奠?

我的世界,都是背伦理,早已不存在剧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