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湿地的梦幻

2012-02-15 09:30 | 作者:随缘静静 | 散文吧首发

黄昏,远山正牵着日落西沉,一抹金黄泻在水湿地的一方,静静浅浅的。

微风掠过,片片水潾波动,似金龙浮水,浮浮沉沉,抖动着身段,缓缓喘息。一条睡意初始的金龙在寻,即刻就要一沉入水,游向沧海。

远处飘来了晚霞,浓浓淡淡结伴相间着,在太阳余晖的通透下,和成了绵延的条晕,浮嵌在天空这块青玉之上。那随风摇摆的芦苇,殷勤地想拂去那片涂色,可总是触不着那天的一方。

风渐起了,芦花飞散,纷纷扬扬,漫天飞舞,胜过了舞的轻盈,比花姿更轻佻,漫天飞絮前呼后拥着,吵闹纷繁地尽诉着这是它们的家园

敞开心扉,让这片圣光涌进,熔化所有的抑郁感伤,把思绪搭乘在这飞絮之上,东飘西荡,飘散云游,最后,沉落于水的一方。

此时,心静了,神清了。

忽然,晚霞之上出现了一点黑,向这里靠近,缓缓的近了,近了,那黑点渐渐的幻化成一抹白,不大不小的一团,徐徐渐落在水湿地的中央。

是一只白鹭,栖落在了水湿地里,凝神站立,不急不忙,慢踱几步,在水里啄食几下,停留住不动了,缩着颈儿,垂着那白色的蓑羽,静静的歇息着。蓑羽随风轻摇,疏点着那云空里的落寞苍凉。

那团白一动不动,在余辉的掩映下那么显眼,那么可人。就好像是末苍山上那一团最后未曾融化的冰雪,令人留恋。亦酷似深巷闺房里几案上的乳玉瓷瓶,白的恰到好处,白的恰是地方,惹人赞赏。又犹如那白色的流云穿过眼眸,停留坐在了心里,让人情牵梦往。

那团白在歇息,正回忆着这一路的艰辛,更苦苦求索着明日的方向。那团白在默默的沉思,暗问自己:难道这里就是故园梦乡?

此刻,眼凝了,心重了。

“那不该是一个孤单身影!”不知是从哪里发出的声响。

原来是天空在呼喊,大地在回应,心,极力在附和着。可那团白一动不动的静立着,仍那样的任性坚强

远山终于得意的把太阳揽入了怀抱,炫耀的在身后撑起金色的帷帘,暮色更浓了,昏暗开始涂抹这片水湿地,那样猖狂,不见了金色,不见了芦花,只隐隐看见那一团白还在水湿地的中央。

动了,动了,那团白,优雅的步调,向着金黄的方向,或许是这片昏暗惊醒了他,也或许是沉思过后的心开始明朗,一步步,慢慢的加快,飞了,飞起来了,向着远山背后的光明,缓缓的飞去了。

一切是那么的妙不可言,一切是那么的异象神幻!

望着那团白,成了一点黑,隐没于远山后的光明,似乎正如今,如昨,如你,如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