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悲喜

2012-02-12 21:44 | 作者:蓬蓬 | 散文吧首发

是什么时候养成了分分秒秒开着手机习惯?记不清,只知道时代一步一步前进,手机慢慢盛行,家中老人身体每况愈下,女儿蹒跚学语,人际网络越来越密,肩上的责任越来越重,心中牵挂的越来越多,我已离不开手机。

就像那日清晨,厚被暖身,酣睡如蜜,好不容易等来了年后的第一个周末,只想温柔乡里神游再神游。突然手机声响起,在寒的早晨,那么刺耳,那么急促。急切的在黑暗中准确的攥住了手机,一眼就看出是家中的电话,心头一沉,果不然,电话那边传来弟媳急促的的声音:妈妈心脏病发,病情危急!再也睡不着了!再也静不下心了!详细嘱咐她们去医院看病后,紧紧地攥住手机,生怕漏掉每一个信息,只希望电话那头传来平安的消息。尽管不是第一次为妈妈这样揪心过,可远隔千里而不及的担忧还是紧缠着心口,直到传来转危为安的佳音。

多年来手机一直不敢关机,哪怕一分钟都不敢放松,为的就是时时刻刻都不想错过亲人的每一份的紧急信息,如果正在关机的一刹那重要的电话打不进来,该造成多大的危害,良心该多么的不安。日子有时就是不安的等待

等待手机那头传来沉痛的声音:父亲母亲永远离开。尽管我是多么希望这种噩耗永不传来,可我们知道终有一天会发生。于是我等着,紧张的惶恐的等着慢点再慢点。

等待寄宿的孩子嗲嗲的声音,她不停地抱怨伙食是何等的差劲,作业何等的烦人,其实我知道那是想家的信号,很想回答一句:回来吧。说出去却是:等到周末吧。害怕等到孩子学校老师的通知:你孩子病了,来校接人。有两次还真接到了类似的电话,幸好无大病,只是再也不敢漏掉每一声手机铃声,无论白天还是黑

有时深夜会有莫名其妙的电话,只响一声,戛然而止,明知道是骚扰电话,可还是拿起看个究竟,只怕错过熟悉的电话和亲人的声音,错过那些等待。据说晚上手机常放头旁会引起脑部肿瘤,想想也是,射线的原因吧。可我实在找不到更方便更快速的拿起手机的方法,权衡再三,身病也是病,心病也是病,得个身病算了,否则手机摸不着,不踏实的感觉会充斥整夜又整夜。

等待天黑,一个人静静的走河畔,眺望在寂寥的山顶,风轻轻地吹,月光清冷的照,这时,等待手机那头有远方的号码响起,按键后等待有温暖的声音:你还好吗?多年了,期待的事情一直没有发生,也许那个声音已离我很远,恰如我们的心彼时很近,此时已相隔很远,他已无心问候尘世中的我。有时等待也是一种幸福,如果等待的是柔情和厚意。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窗前的紫薇树花谢又花开,岁月静好,只是明年风中飘扬的也许就是白发。等待风,等待日出,等待悲喜,等待命运,一生的等待只为了对那些生命中的人儿的牵挂,一世的情缘只为了心中的放不下。

悲喜来还是不来,我就在那里,等待故事发生,等待世事沧桑。天,我不愿错过每一个花瓣开放的声音;冬天,我也能承受花飘入胸怀的冰莹;如果是叶落,那就归根吧,土地已等待了多少个黄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