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韭

2012-02-04 17:08 | 作者:落花 | 散文吧首发

一畦韭,栽种在池塘旁。也许是因为近水的原因,韭苗是那样的灵秀俊俏。细长的叶条翠绿着;郁碧着。齐刷刷地排列在那里,有着与众不同的风韵。装扮着这春的绿然,透着生命的气息。春天的朝露在叶尖上晶莹,朦朦的薄雾在晨风中飘散。村庄从沉睡里醒来,旷野里就有了朝气和蓬勃的生机。

漫步在宁静的清晨,黎明的清丽是放逐的欢愉,春阳的甘润是生灵的兴奋。晨曦中的恬静让你觉得自然的形态原来是这样的美妙,旷野里没有世事的份繁,只有偶尔的声声蛙鸣和蝈叫。长长地韭菜地就在池塘边,没有稻花香,只有葱翠的春麦田。我们走过了江南北,走过了南海岛。要寻“一畦春韭熟,十里稻花香”恐怕要到菲律宾或者马来岛,即使你去了也未必寻得,因为春韭熟时根本不会有稻花香。

晨曦在东方渐露,雾靄在淡淡的消散。池塘里水平如镜,只有瑰丽的朝霞映在水底。池底就有华丽的霞光,春韭的俏丽映在水底,池塘里就有倒悬的影像。一只长腿的水蛛划过水面,打破了池塘的宁静,水面就有微微的波。波中的春韭和岸上的春韭一虚一实渾然一体,天上的流云和水下的流云交织在一起,仿佛这里就是仙境。让你半晌都回不过神来。

走近了这葱翠的春韭,她柔顺的身段吸引着你。优美地身姿佇立着,懒慵慵地像春睡的云鬓散乱着。泥土的表皮湿湿的松软着。蚯蚓松动的浮土夹杂在韭苗的空隙间,像艺术家随意的圏点,勾勒着自然的奇妙,充满着自然的生机。

春韭雅淡芬芳,秀美清丽,历来为菜蔬之上品。其清新的色泽,轻淡的口感,烹饪后的馥香历来被人们所推崇。无论腌渍烹妙,炸煮做馅都是美食里的极品。如果你有客人来家,做上一份韭黄炒鸡蛋,那溢出来的香味早就让人馋涎欲滴了。

去春来,在菜地里,池塘边上。赿冬的韭菜已经土壤里开始孕育着生机了。一场春过后,倦缩了一个冬天的韭菜们就掀开地表上復盖的草木灰或者其他復盖物,用她稚嫩的身段在春风中伸展。春天的阳光给了她无限的勇气和力量,春天的雨露给了她惊人的毅刀和韧劲。傍晚,收获的人们用镰刀齐地割去她的衣裳,浇上水,毕日早上,鵝黄的韭苗就会破土而出,并齐刷刷地排列在那里等待太阳的检阅。这个时候你就会惊诧不已,惊诧这自然的生命是何等的奇妙,生命力是何等的顽强。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说不定还会认为这是一个美丽的传说呢!生命的再生都有一个自然的形成的缓慢的过程,可是韭菜的再生能力却是如此的不可思量。

晨风轻轻地吹,朝露缕缕的飘。明媚的阳光照在韭菜地里,那里是一片葱绿或者鵝黄。那里有玫丽的清香,那里正孕育着美丽和芬芳。美丽婀娜的春韭长在长长的菜地里,长在春风的池塘旁。

——-落花————

所属专题:2013春节诗歌散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