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2012-01-28 14:29 | 作者:淡浅之时 | 散文吧首发

马嘶如风,掠过洛满黄昏的荒原。思念如潮,涌起积淀许久的汪洋。君子于役,不知其期。

站在枫树下,我又不可遏制的开始想你。在落叶的隙缝里,似窥见你的身姿。暖暖的阳光倾洒,微笑如水的你,在飘落的柳絮中款款而来。刹时,天地万物,都不及你此时的光华。我的妻,远方的你,安好与否?

眼泪又不禁划落,浸入紫陌红尘、消逝。身边的老马,忽的又昂首嘶鸣,划过寂静的荒原,浑圆悲凉。战鼓、响起,阵阵厮杀传来。如地狱修罗的召唤,摄取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在被血染红的天际,你微笑如水的脸庞又渐渐浮现。看着你的模样,被刺穿的身体也没有了疼痛。脑子里回荡的是与你的诺言:生死契阔,与子成悦;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十六个字如血般殷红地浮现,没有疼痛,唯有蓦然回首的甜美与眷恋。我的妻,执手的诺言,今世已成浮。愿有来生,再遇见你的倩影。在溢满笑脸的葵花地里,再与你说出: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久违的一抹微笑浮现,闭上双眼,只觉得自己似飘浮起来。在恍惚的梦中,落入一个熟悉的怀抱。淡淡的馨香,是你的味道,我的妻。睁眼起身,轻轻地吻你的发香。顿时天地流转,万物开败,而我与你,却此刻永恒。从你清澈的眸子里,窥见了我的身影;我的视线里,唯有你的风华。眸光相触的瞬间,便是永恒。此刻,只想与你:执子之手,与之偕老……

蔚语成风,拂过溢满思念的脸庞;呢喃如梦,浮现昔日的柔情蜜意。妾心如藕,似断犹连。

今年的柳树,依旧散落漫天的柳絮。可是少了一个你替我弹落发间的花白。我的夫,远方的你,安好与否?晨曦拂照的那一刻,睁开双眸巡视,却依旧,没有你熟睡的脸庞。后山的葵花已然开放,我的夫,你可知道?犹记得昔日的你执着我的手说:死生契阔,与子成悦;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你说,以后都与我并肩看葵。可而今的你又在何方?你是否能感觉到,你远方的妻,正望眼欲穿地等着你,等着你,并肩看葵。纷纷扬扬的往事,储入沉思。剥喙心上的冰凌花,临摹,缠缠绵绵的日子。

自你离去,思念便惹上回忆,在落日的余晖里、沉沦。如血残阳,染红天边的那片云朵。止不住地遥想,那一片殷红,是否,沾染你的鲜血;是否,英勇如你,早已将身体搁浅。

的心,蓦然地疼痛起来,似有着一双手不断搓揉着它,始终不得舒展。死生契阔,与子成悦;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你的话犹在耳边回荡。可是我的夫,今夜的你,难道要将诺言流放至烟迷蒙的远方。曾经辉煌的字眼,今日,却使断鸿不胜感伤。高潮、已是结局。在晚风中摇曳的墨发,刹时花白。眼泪禁不住滑落。柔弱的身躯,在闪闪烁烁的星星雨中,倒向溢满笑脸的葵花地。今生,你便是我的蛊。可我依旧甘之若饴,顺便搭上前世来生。

在迷迷蒙蒙的视线里,恍惚中似看见你向我走来,如往昔般轻吻我的发香。刹时,天地中唯独你我永恒。死生契阔,与子成悦;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短十六个字,又一次从你的口中溢出。透过你的眼眸,我分明看见了几世纪的漫长。此刻只想,与你执手相老,任高潮过后的历史,留给缄默去遥想……

所属专题:2013春节诗歌散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