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

2012-01-27 04:00 | 作者:三原色 | 散文吧首发

彼岸花——悠悠新年一江水隆隆鞭炮九重天,抬头邂逅彼岸花,灯火阑珊元宵夜,春燕啄泥筑新巢,寒雨连天一江隔,一波三折秋风起,燕去巢倾无去寻

一】有多少爱可以从来

二】彼岸花

三】悟道

四】花开一次,花落流年

五】也许,相遇是一种美丽,因为美丽而相遇

序关于彼岸花,有这样一个传说。相传以前有两个人名字分别叫做彼和岸,上天规定他们两个永不能相见。他们心心相惜,互相倾慕,终于有一天,他们不顾上天的规定,偷偷相见。正所谓心有灵犀一点通,他们见面后,彼发现岸是一个貌美如花的女子,而岸也同样发现彼是个英俊潇洒的青年,他们一见如故,心生爱恋,便结下了百年之好,决定生生世世永远厮守在一起。

结果是注定的,因为违反天条,这段感情最终被无情的扼杀了。天庭降下惩罚,给他们两个下了一个狠毒无比的诅咒,既然他们不顾天条要私会,便让他们变成一株花的花朵和叶子,只是这花奇特非常,有花不见叶,叶生不见花,生生世世,花叶两相错。注定此生无法相见。

传说轮回无数后,有一天佛来到这里,看见地上一株花气度非凡,妖红似火,佛便来到它前面仔细观看,只一看便看出了其中的奥秘。佛既不悲伤,也不愤怒,他突然仰天长笑三声,伸手把这花从地上给拔了出来。佛把花放在手里,感慨的说道:“前世你们相念不得相见,无数轮回后,相爱不得厮守,所谓分分合合不过是缘生缘灭,你身上有天庭的诅咒,让你们缘尽却不散,缘灭却不分,我不能帮你解开这狠毒的咒语,便带你去那彼岸,让你在那花开遍野吧。

佛在去彼岸的途中,路过地府里的忘川河,不小心被河水打湿了衣服,而那里正放着佛带着的这株红花,等佛来到彼岸解开衣服包着的花再看时,发现火红的花朵已经变做纯白,佛沉思片刻,大笑云:大喜不若大悲,铭记不如忘记,是是非非,怎么能分得掉呢,好花,好花呀。佛将这花种在彼岸,叫它曼陀罗华,又因其在彼岸,叫它彼岸花。

可是佛不知道,他在忘川河上,被河水褪色得花把所有得红色滴在了河水里,终日哀号不断,令人闻之哀伤,地藏菩萨神通非常,得知曼陀罗华已生,便来到河边,拿出一粒种子丢进河里,不一会,一朵红艳更胜之前的花朵从水中长出,地藏将它拿到手里,叹到:你脱身而去,得大自在,为何要把这无边的恨意留在本已苦海无边的地狱里呢?我便让你做个接引使者,指引他们走向轮回,就记住你这一个色彩吧,彼岸已有曼陀罗华,就叫你曼珠沙华吧。

从此,天下间就有了两种完全不同的彼岸花,一个长在彼岸,一个生在忘川河边。

彼岸花从此之后开在忘川河旁。人死后会踩着它一路前行到奈何桥边,闻着花香就会想其前世的自己。那一地的赤红,如血,美丽,妖艳。春分前后三天,秋分前后三天,她会非常准时的开花。花开,就在生与死的彼岸。于是,人们看她着迷但更害怕,于是人们把灾难,死亡与分离加在了她身上。

守护忘川河旁彼岸花的是花妖曼珠,叶妖沙华。他们守侯了几千年的彼岸花,但从来没有见过面,因为彼岸花花开无叶,有叶无花。他们疯狂的思念彼此,终一日,他们也违背神的旨意偷偷的见了一面。那一年的彼岸花,红艳艳的配着耀眼的绿色,格外的妖艳美丽。神知道后,他们被打入轮回,并被诅咒永远不能在一起,生生世世受尽磨难。从此,曼珠、沙华每一次的轮回,在黄泉路上闻到彼岸花的花香想起前世的自己,发誓不分离。然后再度轮回……

又过了很多年,天下有两个很相爱的人,可是有一年,男的在出外办事的时候不幸遇难了,他来到忘川河边,看见满眼的血红,心里哀伤无比,他痛哭道:“我不要轮回,我要回去找我的妻子,她还在家里等我。”他跌跌撞撞的来到孟婆这里,喝下忘情汤前,他问孟婆,为何天下诸般,最后这汤独要人忘情。孟婆笑而不语,只是要他快喝,他呆呆的看着汤,说:“人都要忘情,我偏不忘,轮回后,我要去找我的妻子。”

男人的妻子得知他的死讯后,悲痛绝伦,几度寻死都被男子的家人救了下来,最后女子答应不再轻生,但是要终生守寡。男子的家人一来看她性格刚烈,怕旧事重提,又要徒惹她伤心,二来念她有心,便暂时答应了她,等她情绪稳定后再劝她改嫁不迟。就这样,女人便在男子家继续住了下来,靠缝补为生。

又说这男子轮回后,还真重新生在他和女子一起生活的小镇里,光阴飞逝,不知不觉二十年过去了,一天他出门经过女子守寡的门前,感觉到心里怪怪的,便停下来看了一眼,这一看不要紧,刚好被女子迎面看见。轮回后,这男子的相貌气质均已完全变了,可是女子一看见他,眼泪就哗哗的流了下来,她走到男子面前,说了一句:“你来找我了。”便昏倒在地。男子一看一个素不相识的老女人倒在自己面前,赶忙吓的逃离了那个地方。

后来这个女的重病不起,到死前翻来覆去的说什么,但是声音太小,没有人听清楚过,所以也没有在意,这女子最后滴下两行血泪,一命呜呼了。女子来到地府,看见孟婆,突然很轻的问她:“老婆婆,以前是不是有个男子在这里告诉你,他不会忘记我,一定会回来找我?”孟婆点点头。女子心疼非常,哽咽道:“那为何他回来却不肯认我,哪怕他跟我说句话,在我临死前来看看我也好呀。”孟婆拍拍她的肩膀,说:“你们很相爱,我很欣赏你们的勇气,这样吧,二十年后答案来临那一刻,我答应让你看看,只是这之前你无法转世,要在这里受苦二十年,你愿意吗?”女子说:“我愿意,不看见那个答案,我放不下对他的爱,即使投胎转世,也要心痛一世。”这女子于是被孟婆安排给彼岸花锄草,其实本无草可锄,但是女子的眼里满岸是草,锄了又生,永远锄不完,就这么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二十年后,孟婆把她带到轮回门前,说:“你站在这儿看着,但不要说话,你等了二十年的人,要来了。”女子激动的站都站不住了,好不容易平复下情绪,紧张的站在那里等着她爱的人出现。终于他走过来了,原来他得了病,没有治好,四十出头,又死了。他走到她和孟婆面前,孟婆把忘情水递给他,他拿起就要喝,女子急了,说:“你忘了你说的话吗?”男子看了她一眼,把手中碗里的水一饮而尽,接着走进了轮回门。

孟婆看着失魂落魄的女子,说,爱情是什么?不过一碗水罢了,你也喝了吧,能不能忘掉不是你说了算的,有今生,没来世,纵然你记得,他若忘了,跟真的忘记又有什么不同?

佛曰:

梵语波罗蜜,此云到彼岸,解义离生灭,著境生灭起,如水有波浪,即名为此岸,离境无生灭,如水常流通,即名为彼岸,彼岸无生无死,无苦无悲,无欲无求,是个忘记一切的极乐世界,而有种花,超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生于弱水彼岸,炫灿绯红,那是彼岸花彼岸花开,花开彼岸,花开无叶,叶生无花,想念相惜却不得相见,独自彼岸路。

传说中,

彼岸花是开在冥界忘川彼岸的血一样绚烂鲜红的花。

有花无叶。

当灵魂度过忘川便忘却生前的种种,

曾经的一切留在了彼岸,

开成妖艳的花。

有一个长相奇丑无比的鬼爱上了一个美丽的姑娘,可正因为他丑,姑娘并不爱他,出于爱恋,他只有把姑娘囚禁起来,后来,来了一个武士,他救出了姑娘并与她相爱,而同时,武士用剑斩杀了鬼。鬼的血溅在乱草丛中,一种红黑相间的花绚丽地绽放开来,这花就是“彼岸花”,那个地方就是地狱中叫“忘川”的地方,那里是死去的人忘却今生情缘,转身投胎来世的地方……

爱情,大概也是如此,只因为彼此爱得不同,就要葬送很多很多,也要忘却很多很多。于是,彼岸花成了来自黑暗的爱情使者,因为它见证了一段黑色的死亡。

彼岸花的传说,是彼和岸违背了神的旨意偷偷私会,所以神将他们变成花叶,诅咒他们永世相爱,却不得相见,佛祖无法解除这恶毒的诅咒,便带走它们,让他们在彼岸花开遍野,从此不用再轮回无数,历经磨难,但他们依旧永世相爱,却不得相见,

但当路过忘川河时,河水却带走了彼岸花的颜色,佛祖见花已变白,以为彼岸从此相忘但是佛祖不知,花的颜色留在了忘川河中,他们宁愿带着怨恨在地府徘徊,也不愿接受佛祖的恩惠,更不愿意彼此相忘,

地藏菩萨神通,得知一切,于是不忍他们徘徊在黄泉路,便让它在长忘川河,引导亡魂(与前文“相关内容”处吻合)

花妖曼珠和叶妖沙华,守侯了几千年的彼岸花,但因为彼岸花花开无叶,有叶无花,一直没有见过面,于是他们疯狂的思念彼此,终有一天,他们偷偷的见了一面,那年的彼岸花,鲜艳的红色配着耀眼的绿色,格外的妖艳美,但是这违背了神当初让花叶永不相见的旨意,所以花妖曼珠和叶妖沙华也被打入轮回,生生世世受尽磨难。

最后的男女故事也告诉我们,如果彼此相爱,就算永不相见,历经磨难,也不可忘记,但是不爱了,忘记了,又何必勉强,何必坚持不放呢,

“彼岸只是佛祖开的一个玩笑,站在此岸看彼岸,又何站在彼岸看此岸有什么区别呢,但是佛祖又说的很认真”无非是说,爱情是两个人努力,而爱只是一个人坚持,就像站此岸,正因此岸才会有彼岸“彼此”是两者

为爱情值得付出一切,为爱坚强,受伤的始终是自己,

——悠悠新年一江水隆隆鞭炮九重天,抬头邂逅彼岸花,灯火阑珊元宵夜,春燕啄泥筑新巢,寒雨连天一江隔,一波三折秋风起,燕去巢倾无去寻

一】有多少爱可以从来

黑色的七月就快来了,一切都要结束,其实人要离开的时候,才知道很多的事物是另一种心情,要说对理工的记忆和二妞相比一下,理工还是会多一些陌生,一元不知道怎样去表达离开的心情,走在校园的每一个角落,已经找不到到留下的理由。

一元想起了二妞,一元认为这辈子他都和她有缘,总会联系在一起,初中毕业时在二妞的留言册上很认真的写了一句很棒的书法————-缘远流长,而且勇敢的教了大家一首歌,《只要你过得比我好》,这歌一元就是给二妞唱的。曾经一元有一次在长江边游泳溺水,就在沉入江中的那一瞬间,二妞救了他,在死亡的那一瞬间,他想起了二妞,是二妞唤醒了他求生的念头。所以一元认为这一辈子二妞会改变自己的命运,那是一种无以表达的爱恋,已经折磨了他很多年,就像初中时一元喜欢二妞写的情书,一碰就痛,在二妞毕业的华师,也就是一墙之隔,这一隔就是十年,十年之前二妞已经毕业,而自己十年之后自己还在做一件自己想做的事,离开工作再回校园,代价太大了,这就是爱的代价,理工和华师一墙之隔,一元就住在华师隔壁的旧楼里,那是一道只有一元才懂的岁月的城墙,一元在那被遗忘的城墙边徘徊了三个春秋,春去秋来,看雪花花谢花飞,一元常常想那张熟悉的脸要是在理工出现该有多好,一元知道那是一个梦,但一元经常的幻想,有时会去华师徘徊,可就是找不到那那张熟悉的脸,一元感到了华师陌生,那墙已经被遗忘和毁弃,还有那个穿蓝色裙子的女孩,那背着画板的女孩她在那里流浪,一元有时感到了无边的恐惧,一元感到自己在监狱里呆了三年,其实学校是学不到他想要的东西,一元知道自己在孤独的城市里做一件自己不可能做到的事。

拿到毕业证那天,一元知道一切结束了,那是一道死墙,一元冲不进也冲不出,一元在华师和理工徘徊了一千多个日日夜夜,结果是一棵不开花也不结果的枯树,最后毕业那个冬季,一元带着弟弟度过了武汉最美的冬天,一元在雪花里奔跑,跑在华师,突然间一种想哭的冲动,为自己很多年没有完成的梦想和遗憾……。。。多好多美的冬天,可惜一元看见却感受不到一点风花雪月,一元在雪花拉着弟弟四处狂奔,心里在流血。那年冬天一元突然感到亲情可贵,而那一切都在雪花中飘落,一元天天带着弟弟远远胜过一切,一元开始倒记时计算在理工和华师的日子,每少一天多一天遗憾,一元没办法改变自己心中的固执,确切的讲是在做一一个梦。不知道怎样醒过来、。。。。一元每天晚上会去喝酒告别校园最后的日子,所以的一切没有任何意义。

而此时灯红酒绿的广州,二妞在报社总编东哥车上静静听蔡琴的歌曲:《油麻菜籽》

你从那些艰苦的日子走来

是怎样莫可奈何的忍耐

而从前未曾给我的爱和关怀

今天在你带泪的笔里找来

谁说我的命运好象那油麻菜

只是你不知将它往哪里栽

就算我的命运好象那油麻菜

但是我知道了怎样去爱

才盼望你将我抱个满怀

日子就已荡呀荡的来到现在

经过了那些无奈和期待

我好高兴有了自己的将来

谁说我的命运好象那油麻菜

只是你不知将它往哪里栽

就算我的命运好象那油麻菜

但是我知道了怎样去爱

才盼望你将我抱个满怀

日子就已荡呀荡的来到现在

经过了那些无奈和期待

我好高兴有了自己的将来蔡琴的歌很深沉和哀伤,就像蔡琴的人生和婚姻,历经伤痛后的成熟和淡然,二妞此时也面临人生的抉择,婚姻和女人就像一条船,在这城市里二妞有些厌倦了,没有家的温馨和幸福,其实钱在多也没有任何意义,二妞想离开报社,尽管待遇很好,她要做一次人生的抉择。她知道自己就像一条不能人港的船

二妞更相信自己的能力,她不想认命,其实报社总编东哥对她挺好,但东哥已经离婚,虽然他很成功,二妞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在她心里更明白,这首歌只有她最能领会蔡琴的人生和婚姻,更能刻骨铭心的领悟青春还有多少,更主要还有一段自己离开北京的灰色青春,这一切只有她最清楚和醒悟。二妞不会在去拿青春赌幸福,北漂那一段心酸隐藏在儿时的菜子花里,只有她自己知道这首歌是北京的片尾曲,很触目惊心。二妞面容显得很平静。是啊,一个女孩有多少个十年。。。。。

一元想起了二妞,不管怎样,一元得告诉她自己在干什么,最起码还到过武汉读书,而且他也很想知道二妞以后会去那里,最后通过二妞她哥知道了联系电话,十年后的场景在陌生的电话里,声音依然如故,只是多了岁月的沧桑。还有夹杂太多的世俗。二妞告诉一元在深圳见面吧,见完后她就坐飞机去北京。一元很丧气,不管怎样,能见上一面,一元还是很高兴。

在深圳龙华,一元见到二妞的一瞬间,怎么也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二妞改变了很多,面容有些憔悴,一元很清楚二妞发生了什么。在一元心目中的二妞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充满灵气的姑娘,二妞成熟了很多。确切的讲她有点的男孩刚毅,依然坚强和不屈和好强,一元傻乎乎的炫耀着自己的寂寞和这些年的经历,没有想到二妞的感受,二妞只是安静的听,一元后来才看清二妞的目光有些迷惑不解,一元才知道两个人已经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了。十年有太多的事和太多的未知,一元知道这些已经和二妞的世界遥远了。就像两个多年未见得同事,茶座里在播放迪克牛仔的歌曲《有多少爱可以重来》

常常责怪自己当初不应该

常常后悔没有把你留下来

为什么明明相爱

到最后还是要分开

是否我们总是徘徊在心门之外

谁知道又和你相遇在人海

命运如此安排总叫人无奈

这些年过得不好不坏

只是好像少了一个人存在

而我渐渐明白你仍然是我不变的关怀

有多少爱可以重来

有多少人愿意等待

能懂得珍惜以后会来却不知那份爱

会不会还在

有多少爱可以重来

有多少人值得等待

当爱情历经桑田沧海

是否还有勇气去爱

谁知道又和你相遇在人海

命运如此安排都叫人无奈

这些年过的不好不坏

只是好像少了一个人存在

而我渐渐明白你仍然是我不变的关怀

有多少爱可以重来

有多少人愿意等待

当懂得珍惜以后会来却不知那份爱

会不会还在

二妞说她很喜欢这首歌是偶然,是一次在北京的街头吃糖胡露,正好那时候一元在深圳给她打电话,其实那个电话让她更明白自己在做什么。北京很苦,二妞说她明白一元的感受,命运如此安排都叫人无奈,真的,

二妞说到了小麻雀,问一元还喜欢她吗。一元沉默不语。二妞说小麻雀她这一生中她看到的最好的女孩,二妞还告诉一元很多不知道的事,小麻雀在她毕业的时候去华师看过她,二妞说看到她的第一眼就好像很多年前认识的朋友,她在华师找了好久才找到二妞,二妞说她和小麻雀在一起呆了两个晚上,小麻雀讲了很多她不知道一元的生活点滴,后来说着说着小麻雀哭了,小麻雀很爱一元,小麻雀告诉二妞,她真希望自己是二妞,一元很喜欢二妞,小麻雀很希望我们有个好结果,其实我们都知道是没结果的,二妞说真希望一元和小麻雀可以走到一起,就因为一元一句话说她不会做菜,小麻雀去和她妈学了一个月。可惜大家都受伤了,也许一元这一辈子都不会遇到这么好的女孩,二妞说她都没有小麻雀那么好,往往是越是善良的人越没有好报,小麻雀在深圳教书,现在有了一个女儿,但是离婚了,她先生因为在经济问题判刑,小麻雀在深圳有房了,二妞问一元自己还喜欢小麻雀吗,一元没有说话,只是不停的抽烟,二妞说很多事情没有如果,要是一元和小麻雀结婚了,也应该是很幸福的。二妞告诉一元,她很喜欢一元教会的那一首歌,《只要你过得比我好》……现实是谁都不好。二妞喝酒有些醉了。其实人生有时就会醉,不管你愿不愿意……一元喝得倒下去了

二妞淡出了一元的视线,一元走在陌生的城市里,幸福是什么呢?带着对小麻雀的愧疚和不安,一元知道过去的伤痛不要触摸,但一元相信二妞只要不结婚,他就不会放弃。

二】彼岸花

春节很漫长,一元很想回家看看,去年在学校值班,春节漫长无聊,就像在监狱一样难受,最后除夕那天喝醉了,一个晚上没知觉。第二天满眼是烟火。走路感觉就是在云里飘。

一元去年元旦请了一个星期多事假,结果校长春节不批假,一元很想和校长讲点什么,问校长学校难道规定一年不让请几次假,问完后一元自己都笑了。白问了,末了校长来一句,学校会这规定样吗?一元没辙了。再也不提回家的事。

最近一些日子一元迷恋上网,一则工作不忙,二则学校太偏,没什么好消遣,晚上和彼岸花聊天成了每天必须的工作。

提起彼岸花,一元就想笑,彼岸花是学校电教室的老师,一元以前天天去上网,彼岸花活拨。年轻。漂亮,对人很友善,热情,以至于食堂的工人对她很好,工人小李子居然闹出笑话,每天给她送些好菜,有一天给一元撞见,一元问小李子怎么对她特别照顾,狠狠批了小李子,小李子很委屈讲了实情,就因为一元在打菜窗口说过要追彼岸花,人家还想帮你献殷情,一元开玩笑是有讲过,所以领导讲话要注意,一不小心会误导群众。这成为学校食堂的经典笑话。

彼岸花调到分校上班,很长时间大家都没有联系,忙起来的时候把这些忘了,一元有一天在比岸花的空间里看到了自己的一张相片,一元不觉心然一动,年底工作清闲,联系多了一些,大家都忙作回家过年,一元想做点事,日子太平淡,没有一点气息,部队转业的阿贵要回家,阿贵以前是一元老哥的兵,把套军牌的小车留在公司,一元决定去看看彼岸花,叫上四喜开车去博罗,四喜居然上高速的时候搞错方向,上了深圳的高速,两人在高速上兜了一大圈才弄明白,车开到博罗彼分校已是晚上,彼岸花一起回惠州,一切都很自然而然,和许多电影的故事情节一样,该发生的都发生了,第二天早上彼岸花回分校,一元都还没明白怎么会事,太快了,回头想一点兆头都没有,一元就觉得彼岸花很不简单。一切都好像没有发生,大家依然天天在网上聊,什么都聊,这也许就是网恋。彼岸花依然叫一元为领导,一元总觉得彼岸花有很多的事埋得很深。一元敏锐的感到她微笑的背后有许多心酸,彼岸花依然笑的灿烂,越是这样,一元觉得她坚强的背后肯定有许多的故事,彼岸花代替了二妞,,一元后来就知道什么叫彼岸花。

红色的曼佗罗花就是我们平常说的彼岸花,相传是一种没有叶子却开着花的植物,又名曼珠沙华。“曼珠沙华”这个名字来自《法华经》,其中有一句是“摩诃曼佗罗华曼珠沙华”,意思是开在天界之红花,又叫彼岸花,天涯花,舍子花~~~,美丽又悲伤的名字,盛开在阴历七月。它的确需要无根之水浇灌,但所谓的无根,是指泪水,因为它的花语为“悲伤的回忆”。

相传彼岸花只开于黄泉,一般认为是只开在冥界三途河畔、忘川彼岸的接引之花。花如血一样绚烂鲜红,且有花无叶,是冥界唯一的花。花香传说有魔力,能唤起死者生前的记忆。当灵魂渡过忘川,便忘却生前的种种,曾经的一切都留在了彼岸,往生者就踏着这花的指引通向幽冥之狱。

因为石蒜类的特性是先抽出花葶开花,花末期或花谢后出叶,还有另一些种类是先抽叶,在叶枯以后抽葶开花,所以彼岸花,花开时看不到叶子,有叶子时看不到花,花叶两不相见,生生相错。因此才有“彼岸花,开彼岸,只见花,不见叶”的说法。如此轮回而花叶永不相见,相念相惜永相失,也有着永远无法相会的悲恋之意。

三】悟道

除夕,一元邀请彼岸花来学校一起过春节,彼岸花拒接了,一元知道她去她同事家过春节,她说同事对她很好,一元不好在说些什么。

学校除夕下了禁酒令,鉴于去年春节很多员工喝醉酒,一元也在其中,后有保安酒后开车被撞成脑振荡,搞的大家瞎忙了一阵,第二天大家才知道问题很严重,今年学校有八十多人在食堂聚餐团年,食堂上午忙了一顿,菜很丰盛,没有酒就没什么气氛,俗语说无酒不成宴,没有人斗酒很快就散了,就好像结婚没人闹房不会热闹和喜庆,在外过春节就是没劲,看来春节在家团聚是春节最好的方式,这个时候无论你是谁,家才是最好的地方,再坚强的男人也会脆弱。这是中国人的传统,这个时候谁都不牛了。

一元给家打了电话,打完电话后心里不好受,很难想象父母两人在家春节是什么样的感受,兄妹五人,能回家的只有老五,这个春节肯定又很冷清,好在这么多年她们都习惯了春节,不会报太大希望,去年父母来惠州过春节,厡以为会好一点,没想到结果还是一样,老大房子父母住不习惯,确切的讲是生活习惯有很大的差距,父母很多年没有和老大在一起生活,说实话,爸妈那习惯是有点不适应城市的生活,毕竟在乡下很多年,一元去老大家看了一下,爸妈都很不习惯,好像都不是自己的家,一元很想发火,碍于不是自己的家,嫂子父母态度很不友善,找个理由走了,在电话里和老大吵了几句,把电话挂了,没办法,自己有房子,爸妈就不这样。后来父母吵着要回去,搞的老大和嫂子大闹一场,这都是些什么事啊,爸妈临走丢一句,老三你有房子,我们再来惠州,我们要和你在一起才习惯,搞的一元哭笑不得,什么啊。今年老大去桂林公干,大家都抽不出时间,为这老大和嫂子又大闹一场,最后嫂子父母都回家过年。这家务事真的很头疼。

好在春节还有以前做装饰设计的两个同事在宿舍,老贺和小鱼没回家,没地方可去,一元邀请他们在学校一起过年,这年头过的不好的人还真不少,老贺和小鱼这两老男人和一元几杯酒下肚,啥伤心事都出来了,搞的一元很头晕,不想喝酒了。在搞上两杯,铁定要倒。

老贺蒙古人,美术院校高才生,工笔画出色,在深圳设计界还有一些名气,有腾格尔的豪爽和高大,一曲(天堂)唱完,自己变的稀里哗拉,快四十岁的人,热泪满框,搞的小鱼不停跑卫生间,其实男人也很脆弱,一元到觉得老贺还算是个有情有义的男人。

老贺是老深圳人,最早来深圳搞装修设计的一批人,家里好好的工作不干,以为深圳到处是黄金,结果钱是赚了。老婆给丢了,在花花世界丢了青春和梦想,这搞艺术的人啊,百分百就是花心,还是现在的人婚姻保险系数太低,就是搞不懂,这脑子里每天他都想些啥,变化是艺术的生命,到发展的一定的时候它就成了变化是婚姻的生命,很多玩艺术的都热衷于婚变,和老贺一起来深圳的两同学,也都离了,有一个跟大款走了,炒了老公的鱿鱼,十年感情一夜之间跟钱走了,老贺也离了,用流行的话讲那叫净身出户,估计是灵魂洗干净了也就被赶出来了吧,老贺赔了几十万给老婆,房子也不要了,到头来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敢情那相好找一更有钱的去生活了,老贺还没明白是怎么会事,用他话讲是深圳就是让你折腾个死去活来,老贺就到惠州了。有一句歌唱的很好,看我流泪,你头也不会。老贺这歌唱的是很动情,感天地,泣自己,老贺还有一绝就是斗牛,所谓情场失意,赌场得意,老贺研究的很透彻,赌场和婚姻同工异曲,愿赌服输。老贺算是明白了,天下人皆知求其所不知,而莫知求其所以知无为恬淡,清虚和道,无物不然,无物不可,离婚后才知道结果是苦的,还是和谐家庭好,现在我们伟大的胡主席强调和谐社会,老贺悟道了,他说他画女人是很失败的,画不出女人魂儿,一元笑了,笑的没有声音。一元说老贺就是个苦行僧,老贺也笑了。老贺是性情中人。

一元问老贺以后最大的的心愿是什么,老贺笑了,小声的讲娶个喜欢的女人为妻,有个小孩,有一个完整的家,很简单,一元问老贺后悔不,老贺没什么表情,都这样了,后悔于事无补,还得去寻找幸福不是,还要生活下去啊——————-老贺在深圳还有一套房,没有了家的感觉,索性吧房子租出去,跑到惠州创业。小鱼倒是说了实话,自己没女人缘。没人主动找他。搞的大家又喝了一杯。一元说了一句,要学得学刘谦那小子,忽悠了十几亿人,追女人要会魔术,小鱼很好奇,什么魔术。一元大笑,得去问问刘谦,老贺去把刘谦的房子忽悠给装修了。小鱼不解的说,也许是啊,追女孩得会以点魔术才行。

四】花开一次,花落流年

新年钟声响了,夜空都是美丽的烟花,有很多的希望在升起,也有很多的结局在烟火后熄灭落幕,一元想了很多的问题,工作的前途,婚姻和家庭,还有房子。一大堆的问题,越想越没头绪,后来睡了。做了一个梦。梦见彼岸花在哭泣,一元吓了一跳,紧紧抱住彼岸花,早上起来才发现抱着的是枕头,一元吓了一身冷汗,但凡怎样都是一个值得让自己卑微地生活下去的梦。一元想如果有一天我们都不在需要戴着面具,穿起伪装生活的时候,大家会怎样?不用再在意别人的目光,在意别人的言语,一个人走走停停,一个人倚窗远眺,一个人独守城池,一个人的寂寞,一个人的暗伤。就不用再这么压抑着自己的情感,做自己不愿做的事,受那些无谓的伤。

情人节,惠州天气很冷,还有寒风,北方好多地方下雪,一元就觉得自己就像在听班得瑞的,《雪之梦》,北方的雪,那一片圣洁的素净,给人间以一脉宁静与晶莹,处处透着一种不言而喻的唯美。“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寒雪犹如盛开的嫩白梨花,北风飞雪为春风梨花所代替,飘如屏虚御风,洁如玉兰带露,又是何等的妖娆?这雪舞的时刻,应该是心在飞舞,更是心灵的驻节。北方雪下的景象会内化为一种生命情调,心情可宁静而致远。澄怀而以观物,在污浊的现实中,心境恰与雪天的景象相契合,胸中自然滤去杂念,人生便是一个略无尘埃的晶莹洁白的世界,这种心境与物境的浑合,便是中国传统里固守穷节的文化精神和道家以天合天的遗世情怀。走在这样一条洁身守志之路,在纷繁复杂的社会中承受人世沧桑的人们,心灵的河床上便呈现出宁静的涟漪,人说当喜欢上一个人聆听轻音乐的时候那这个人就不再年轻。那或许一元感觉自已不再年轻,但内心却告别了那桀骜不驯的年轻。开始渐渐远离烦躁与宣泄,开始把纷争看的很开,当别人以名利和功勋伤害自己的时候,一元开始学的不再固执的争执,只是微笑,虽然心已经被击碎,但却还是静静地安慰自己,算了吧,每个人都不容易。他有他的难处,每个人都是上帝的宠儿,每个人都值得同情,每个人身上都有一个包袱,里面装着一个能让自己为之奋斗一辈子的梦想。

西湖人流穿留不息,道教元妙観香火很旺,很多人在拜神烧香祈福,元庙観香火鼎盛,人气鼎沸。

<;;;正>;;;惠州市元妙古观,在西湖之北,芳华洲之后,原名天庆观,始建于唐贞观七年(公元633年),距今已有1352年历史。至天宝七年(公元742年)扩建,改名朝元观,后又改称开元观,香火鼎盛,殿宇巍峨

每年春节一元都会去元妙観看看,一元其实也不信神啊教什么的,就是看个彩头,一元求了一签,春燕啄泥筑新巢,寒雨连天一江隔,一波三折秋风起,燕去巢倾无去寻,一元心头一震,没有去解签,其实很多事是无法解释清楚。

情人节没有女朋友是很空虚的事,尤其有是春节,过年的时候孤单一个人真什么意思和无聊,就好像茶和壶的完整,光有个茶杯,你没法感觉到存在的意义,说以孤独的人是可耻的。这个时候更具体。

彼岸花告诉一元,她要去武汉读研,一元还以为她开玩笑,彼岸花认真的说要去几年,她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她很矛盾,她说她很在乎一个人,但是她想去考研考博,一辈子不离开校园,而且她还是想回去看看自己的青春,回望青春的痕迹。她说她不甘心平庸的漂流,她不喜欢现在的生活。

一元有些懵了,好像还没有一个充分的理由说服她留下来。喜欢一个人一定要很多理由吗。。。。一元不会讲好听的话。其实离开不需要理由。

西湖灯会很迷人,一元总觉得心里有点隐隐作痛,说不清为什么,彼岸花和平常一样,看不出她的心思,就像西湖的水。

那一夜很漫长,漫长到就像一个世纪,一元静静看看做彼岸花,平静的脸上很纯净,彼岸花睡的很香,一元有一种无法表达的爱恋,一元抚摸着彼岸花的脸轻轻的吻了她的额头,他有一种从来都没有的亲情涌在心头,是如此的真切和熟悉,如同轻轻的捧一沫雪,把心底的痴情、执着、祝福、牵挂和所有的温柔都溶进这洁白雪里,堆成个雪娃娃,轻轻的放在手心,让它陪你在这个冷冷的冬季,当白雪消融的时候,它会变成天边那朵白云,在天边静静的守望你。。彼岸花醒了,看到一元傻傻的看着她发呆,手轻轻的贴着一元的嘴唇问道,

一元,你喜欢我吗?

喜欢,

喜欢我什么,你了解我吗?

一元哑然,介入一段感情好像是又介入了一段人生,只不过是另一个人的,会了解到另一个人的过去现在,并且会像在乎自己的将来一样去在乎另一个人的将来。很奇怪的感觉,好像是身边一面空白的墙倒塌了,看见了另一个世界,而且将来这个世界和你就没有隔离了,彼岸花和这个以前完全陌生的世界突然间有些远了

彼岸花拥抱着一元,一元感觉自己想个小孩躺在她的怀里,很多时候对美好的好奇多过于享受美好,所以永远像一个孩子般追逐各种复杂的感受和情感。永远像春天的第一朵玫瑰一样羞涩的等待采摘。泪水和欢欣都只是抒写青春的符号,没有差别。当走过大片大片的田野的时候,感动和迷茫依然是那样质感的存在。很多时候情结是刻在石头上的花朵,是第一朵,是最先亲近人类好奇心的第一朵。身边一面又一面的空白消失,我们的空间与其他空间相通,时间和空间奇妙地混合搭配,我们每个人拿着自己的号码牌,走入时空中里,欣赏体会,然后我们也成为时空的因子,组合另一副画,另一首歌,很多时候也会成为春天里的第一朵玫瑰。在欣赏和被欣赏中,在体味和被体味中,我们的芬芳早就自由自在的在飘荡,春天不再是一种表象,更多的时候是心灵的意像。可是迷茫,可是忧郁,可是哀愁。春天里的放声哭泣孩子。百灵鸟喉嗓嘶哑啊。是孤寂的眼神剜疼了天空。是普罗米修斯在陡崖忍受撕心裂肺。一元不喜欢黑夜和寂寞,一元喜欢这种亲切的感受,不会感到孤独和忧伤,他不知道这是不是爱。他说不出这爱的内容,就像他不知道喜欢彼岸花的那一点,说不出道不明,爱也许是盲目的,这一切来的太快,发生的太突然,

一元紧紧地抱住彼岸花,其实语言已经不重要了。床边的玫瑰依然芳香,释放爱的味道和信号,绽放的时候谁也不知道她那天会凋谢,难道开放是为了更好的谢幕。夜色里,叮咚叮咚,一串音符飞过,俯身亲吻泪水化成的露珠,告诉一元张开双臂,就可以得到玫瑰的消息。一元我喜欢张开双臂,像树一样盛开,拥抱天空。疼痛非常也不可以阻挡人类的好奇心,亦不可以停止去爱的能力!喧嚣的尘世里,或是欢愉,或是哀伤,或是叫嚣,或是从容,或是狡诈,或是真诚。各种姿态没有贵贱之分,都是春天悄悄盛开第一朵玫瑰,我们的灵魂都是自由的。似乎是春天第一朵含苞的玫瑰在眼前慢慢的绽放,每片碟状的瓣展开时的羞涩,似乎相识,却是清新迷人,莫名的感动。很想拥它入怀,又恐娇羞易逝,是一阵和风将一片金灿灿的稻田推到眼前,看见累累的果实,弯弯的稻茎。睁大眼睛,好像从没有如此体会过丰收两字的意义,丰收,竟然是如此的不可思不可议,可是那阵阵清香确实是沁入鼻息。手持三叉戟的波塞冬,渐远渐近。微笑的小海豚,欢欣而来。人鱼公主眨巴着湛蓝湛蓝的眼睛,宁静又忧郁。想象自己是浪花一朵,盛开在无边无际的海洋里,融入一个新的世界,向往深海神秘的未来。

初三,彼岸花回武汉,一元要去送她,彼岸花不让他去送,她静静的带上那串玫瑰,她不喜欢送人,也不喜欢人送她,她说路上带上玫瑰花就好。她说她习惯了这样一个人去梦醒的地方,看着彼岸花弱小的背影慢慢消失在拥挤的人群,在这个春节,很多人是快乐的,她们都在亲情的海洋里享受着幸福和快乐,而有些人迷茫的在人群中奔波,

彼岸花是坚强的,尽管一元不知道她的过去,但她的坚定和从容深深的打动了一元的冷漠和脆弱,一元突然有一种要哭的冲动,为彼岸花的离去和自己的懦弱,现实太苍白无助,他给不了彼岸花任何承诺,那怕是些安慰,这个城市里,很多爱情是虚无飘渺擦肩而过,转身就是陌生。而自己无力做些什么。透过指尖,用深邃的目光触摸着漆黑的天空,再想不出曾经的一座城市,一条街道,一间小屋,一杯清茶,一台电脑,一盏心灯。很多年以后,而在一元的记忆里,留下的,会不会只是黑夜熟悉的旋律。或许人生经历与记忆是属于每个人不想提及的边缘地带,就像一场没有仪式的告别,隐于时空的某一个角落,静看日月更替和交织。悄无声息花开,寂寞的凋零。人生总是那么多的选择,不管你接不接受,高兴也好,悲伤也罢。亦如一路收获一路丢失。常常想到一句词,人生若是初见,渡口就会轮回。茫茫人海里。如果一个故事亦或一段感情只保持了如初相见心动的感觉,或许是最美好和纯洁的,邂逅的心动将是多么美好的情节。但你不知道她会在哪来,也许是一辈子,也许那就是一个愿望。成长意味着将要失去。成熟代表即将脱离于设定的剧情。生活就是舞台,我们就是没有回报的演员。

岁月总是会让人遗忘一些事情,也会让人永远铭记住一些事情。当沧海桑田,当一切回到原点。只是一份伤痛,即使很久以后淡了,轻了,远了。多少年后还有谁记起谁,在记忆里依然会清晰如昨。曾经谁许谁一世欢颜,谁许谁一生爱恋,谁许谁不离不弃,谁许谁亦不相负,也许在眉心浸染的情愫里最终将无法在打捞起。繁华过后的季节,指尖的梦回里,拉拢起来的只是一曲落幕的殇。回收只是青春的苦涩和无知。遥望夜空,宇宙无边无际,我们没有办法预知明天的事情,其实我们知道我们今夜会想起谁,谁是我们生命的奇迹。谁是那个深爱的人。谁又是一辈子的遗憾,谁是我们心口永远的痛●●●●

下雨了,一元盲目的坐在回公司的公交车上,心中有一种无法表达的心酸。自己就像一个过客,在陌生繁华的都市里穿梭,也许彼岸花是对的,她告诉一元如果那天还有缘,我们还会在公交车上相遇,有很多更好的理由在支撑作她去奔跑,可能我们活着不是为了自己,很多的事我们无法去预知,因此她不喜欢熟悉的亲人去送她远行,她喜欢自己去面对一切,尽管他非常的渴望幸福,她知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轨迹,别人是无法取代的,只有自己走下去。这这也许就是宿命,谁没有办法抗拒。或许邂逅是一场繁华的寂寞,这份寂寞深深的深,今生因花的距离无法触摸,踩着经年往事的一地花香,去寻觅彼岸花曾经走过的踪迹,岁月的长河会洗清太多的浮华和泥泞。从源头到源尾,不过是时间的轮回和交换,一切都会清晰和消失,生活就是不断的累积和冲涮,每个沙子都会有自己的归宿和流向,也许会在那一瞬间风干飘零,时间是一条河,可以网罗更多的生命和奇迹,河边我们就是沙粒的起点和终点,从那里来,能回到那里去,我们就在河边流浪和停留,风不是唯一的方向,也不是最后的停留,命运就是河里的小船,听从海风的招换,回归大海是一种期望,来来往往是不停的忙碌和奔波。时间是沙漏,时间会流尽所有的虚无和痕迹,挤出生命的的琼脂和活力,也会流失一切的尘埃,空无不是最后的无力,只有留空自己的位置,才会容纳更多满怀和期待。爱情是沙丘,涌动沙尘是不见的风暴,数落不平静的沙暴。红男绿女是里面群群涌动的沙粒,流不尽是物欲和浮华,流尽是来来回回的碰撞和分离,如同烟火耀眼和明亮,连绵不绝是开始和结束,檫肩而过是回首和伤害,曲散人终回头一笑是心酸。道不出的是爱来爱去的追逐和跟随。红尘是沙,掩埋烈火燃烧的灰。回忆就是杀戮青春的祭祀。一元抛开所有的一切,一元仿佛还在寻找什么,也正在失去什么,时光无声无息在手指间滑落,一元想找出一种可以表达的方式结束现在的生活,在无言的片尾曲开始的时候,他竟不知道结束是从那里开始。。。。一元不想去触摸自己的思绪,一度的冷漠和麻木掩饰不住内心集聚的沉淀,时间久了也就看懂了人情的冷暖和欲望,有些东西很虚无,虚无到自己不想去花时间了解,很多次想离开这空洞熟悉的城市和环境,如果没有了自己喜欢的舞台,其实很多人和事就是一出话戏,剧终人散,戏中是事,戏外是人,看多了繁杂的浑浊和纷争,其实沉默也许不是更好的关注,太久的停留就是一种放弃和认同,同化从简单到具体,一味忍让和默许就是麻木和放任自流。一元清醒的时候做了一次多年的总结,坚持让一元明白了很多人和事就是一条流动和清澈的小溪,汇集在许多繁琐的时间,在艰苦迂回的岁月清晰的流过一元的记忆,洗刷纠结和飘忽的尘埃,对与错代表不了什么,时间是沙漏,集聚岁月的尘埃,生命是流沙,会带走时间的痕迹和伤痛,青春是漏洞,会漏失点滴的灰尘。一个人是多么渺小,想想在茫茫宇宙里岁月是什么,一朵浪花,一片沙滩,一地青草,还是一朵浮云,很多结果很简单,回到原点,很多东西什么都不是,我们就是自己,生命是多么短暂和不可预见。流沙流不尽沙漏的瓶口,流不完平凡的感动。开始一段结束,结束一段开始,没有我没有你,没有天没有地。回忆在时间里沉淀。时间在回忆中消失。触感在重覆中麻木。我们在麻木中重覆。爱情在指缝间承诺,指缝在爱情下交缠,没有在拥有中挣扎。拥有在挣扎里回忆。

也许彼岸花还会这座城市里开放,但不知道还会是谁看她凋谢在黑夜里。爱若微尘素锦流年拂轻痕。那些斑驳的剪影零碎了多少尘封的心情,一纸轻叹只因是依然的挂念,曾于掌心的那一抹温柔曾灿烂过的双眼,打禅静坐,木鱼敲响。诸法因缘生,我说是因缘;因一元明白了彼岸花空间里的片头曲

是否

是否这次我将真的离开妳是否这次我将不再哭

是否这次我将一去不回头走向那條漫漫永无止境的路

是否这次我已真的离开妳是否泪水已干不再流

是否应验了我曾说的那句话情到深处人孤独

多少次的寂寞挣扎在心头只为挽回我将远去的脚步

多少次我忍住胸口的泪水只是为了告诉我自己我不在乎

是否这次我已真的离开妳是否泪水已干不再流

是否应验了我曾说的那句话情到深处人孤独

难道就是彼岸花,花开一千年,花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浮生缘灭,末路年华,寂若安年。烟火易冷,繁华即逝,时间是沙漏,集聚岁月的尘埃,生命是流沙,会带走时间的痕迹和伤痛,青春是漏洞,会漏失点滴的灰尘,时间是通往未来的过往,很多人聚了又散了,很多事来了又走了。

彼岸花,花开一次,花落流年

五】也许,相遇是一种美丽,因为美丽而相遇。武汉下雪了,纷纷扬扬的大雪飘在江城,悄然的洒落在站台,武汉冬天的凌晨很平静,变化很大,现代高楼一栋栋如春笋般奇丽,呈现出大学城的新貌,就像十八岁女孩走在雪地里,彼岸花格外亲切,就像她当年十八岁时背上画夹出现在这座城市。彼岸花毕业从华师到现在已有几年光景,这座古老城市充满新的活力,春节的气氛依然很浓,走出车站,立刻感受节日的气息。

小曼和思琪在车站出口格外突出,一眼就能从拥挤的人群中找到,美学熏陶后的眼光和气质就是不同,小曼和思琪是彼岸花大学的密友,大学毕业后留在武汉,雪花中三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这样的重逢已经很少了,就像当年小曼和思琪送彼岸花离开武汉的场景。小曼还记得彼岸花当时哭得像个泪人。思琪在火车开动时哭得很伤心。都知道那个站台就是她们大学时光的终点,也是她们未知明天的起点。

雪停了,三人手牵手走在华师熟悉的校园,大雪后的校区一片洁白,就像当年她们洁白如玉的青春,许多美好的回忆在冲击着宁静的校园,教学楼,宿舍,操场,图书馆,举手投足都能感受大学四年的每一个片段,她们一起走过的那段纯洁的记忆,每走过一段脚印,都能找到昔日梦幻的时光,能触摸到她们往日的每一个默契与依恋。甚至以前讨厌的食堂,而如今都是如此的亲切和熟悉。以后再来华师的日子不会太多,也许她们都在寻找那些遗失的美丽和纯粹,就像单纯的线条现在可以刻画出不同的轮廓和画面,同样的颜色可以完成不同的视觉冲击,这一切都已经在变,就在她们的手上触摸,这支画笔就是华师送给她们最后受用一生的记忆。

大雪会消融,纯洁的白色是最后的点缀,而她们将在最后的作品中会提炼出自己的灵魂,这一切在大雪融化后,会还原生命的张力,素装只是开始。一元知道,武汉的冬天一定很冷,这个冬日的黄昏,一元在电话里听到彼岸花哭泣的声音,似雪一般冰凉幽静的飘落。

夜深了、音乐停了,这个季节冰冷了,冷了一地的静寂,也撒了满屋的暗殇,就像那拥有在心里未曾飘到彼岸的爱情,还没有触摸到的温柔,就在漫长的岁月里一边迷失一边寻找。一路跌撞和寻找。心尘之上,岁月曾流逝了容颜,将经年的往事打磨去旧时的锈迹,那些曾经蹁跹出倾城明媚如今已宛若烟花。一袭耀眼的划破长空,繁华即逝,烟花易冷,灿烂过后竟是无边无际的黑暗,平凡是注定的,仔细冥想,心与心的距离究竟有多远?是在怦然心动的一个回眸,还是面如桃花的微笑,又是深情的一个拥抱。还是离别瞬间的挥手。又仿佛沉默的对视,还是一杯清淡的咖啡。还是分手掩饰的从容。一刹那触动一元平静的心弦。是那么触目惊心

彼岸花也许就是那冬天飞舞的雪花,一元思绪开始苍白和结冰,他脑海开始惦记彼岸花,有一种想去武汉的冲动,一元知道自己已经开始爱上彼岸花。这感觉相针线在他心里挣扎和缝补。

彼岸花告诉一元,她心里爱着一元,因为有一种牵挂越过了下雪的季节,彼岸花说喜欢一元,是因为她生命中那份原始的感动,记得那天晚上电教室停电,一元送过去的火柴和蜡烛,然起她生命朴质无华的希望和渴望,很自然的流露出真诚和信任,尽管后来知道食堂小李子每天送菜的关心是一元的误会,彼岸花还是喜欢这种善意的举动。触动了她久已平息的心海,是一元在彼岸花安静的生活里丢下了一个青石,开始激起浪花和一阵阵涟漪。

也许,原始的感动带有天然有伤痕,并不完美,彼岸花说她表面上看上去看开心和乐观,也很幸福,一直是父母和外婆的乖乖女,她们已经为她安排了以后的生活,根本不需要她担心什么,家庭和亲情也许就是一座大山,彼岸花只想成为一颗树,她不希望自己是一朵彼岸花,她只想去感受爱情最原始的张力,闪电式狂风暴雨的震撼,那怕是心碎,但是家庭环境就是一座大山,人活着,很多时候不是为了自己,这是一个事实,亲情是一张网,上帝造人的时候就保留了这张网,把我们仅仅的放在网中央,让我们不能随心所欲的去选择,在爱情和亲情面前,彼岸花选择亲情,爱情也许很美好,但生活更实际,父母为她付出已经很多了,她更爱她家人,没有亲情渲染,就是在美的爱情也会褪色,每个人都有脆弱的一面,也有不想去说的无可奈何,彼岸花知道生活是没有完美的,幸福也许要装饰,就像一座漂亮的房子,没有装饰不是完美,而只是一个形式,很多人的生活内容并不真实,包挂现在的她自己。

彼岸花说武汉的冬天比以往更冷,生活的意义原本如此似雪,苍茫的表白。彼岸花问一元,黄叶纷飞的季节,一元是否理解过春天,理解过冬天的漫长而寒冷的等待。彼岸花不让一元去车站送别,其实上车的时候她哭了,彼岸花很想一元出现在车站,把她留下来。彼岸花却不知道为谁而哭,更多的是这没有结果的爱情故事落下帷幕。也许她装作坚强,更能理解一元沉默的含义。彼岸花知道一元的懦弱和无奈,当一个男人不想说话的时候,彼岸花知道生活是沉重的,一点也不会烂漫和天真,彼岸花触摸到现实生活在感情的天平上是不会平衡的。

一元现在一无所有,只能送玫瑰花和一杯清淡的咖啡,彼岸花怕乱费爱情的珍贵。彼岸花留下了玫瑰和咖啡。如果喝下去两个都会心酸,倒不如将这段感情珍藏。不是因为一元物质很贫缺。彼岸花才觉得一元内心世界富有真诚和善良,彼岸花很喜欢这种原始的朴素,这是物质所不能取代的精神,彼岸花不是温室的花朵,但是生活不是只有朴素可以维持的。这是一个无法回避的现实,生存和幸福还有很远的路,我们都很平凡和无助,我们都很渺小。这是我们无法摆脱的悲哀,爱情也许是虚拟的场景,生活也许会更现实,我们应该冷静回过头去重新审视自己,一元终于懂了彼岸花。那些曾经雕刻记忆里的风景在生命中风化侵蚀,在寂静的深夜里形同雪花飘落,漫无边际覆盖着老屋洁白的房顶,一元被遗忘在悲伤的午夜里,透过手指鼠标闪耀的蓝光里,显示器目视锦瑟流年一秒一秒离去,音乐一曲一曲的延续和重复,毫无睡意瞳孔里隐藏寂然的独白,键盘轻轻触摸到的一些远去的故事,一些不堪轼去的尘埃,是否最终变成一枚印记,血红的信章印在苍白青春的身躯里,也许仅仅只是供以后记忆,一元久久无法平复的心迹在黑夜伸展?冬天是有些冷了,黄叶纷纷飘落,天空灰白的颜色,透过指尖,用深邃的目光触摸着漆黑的天空,再想不出曾经的一座城市,一条街道,一间小屋,一杯清茶,一台电脑,一盏心灯。

很多年以后,在一元的记忆里,留下的,会不会只是黑夜熟悉的旋律?或许网络的故事和经历太过耀眼,亦如感情的创伤。人生经历与记忆是属于每个人不想提及的边缘地带,就像一场没有仪式的告别,隐于时空的某一个角落,静看日月更替和交织。悄无声息花开,寂寞的凋零。人生总是那么多的选择,不管你接不接受,高兴也好,悲伤也罢。亦如一路收获一路丢失。

一元会常常想到一句词,人生若是初见,渡口就会轮回。茫茫人海里。如果一个故事亦或一段感情只保持了如初相见心动的感觉,或许是最美好和纯洁的,邂逅的心动将是多么美好的情节。但你不知道她会在哪来,也许是一辈子,也许那就是一个愿望。成长意味着将要失去。成熟代表即将脱离于设定的剧情。生活就是舞台,我们就是没有回报的演员。

日子开始慢慢平淡,一元更多时候习惯静静的一个人独自在网络的角落里,在虚幻的空间里记载生活的感悟。捡拾起一些忧伤的花朵抛向空中任其慢慢飘落结网化茧。在网页的日志里撒下一篇文字,彼时花开,草长莺飞。此时花落,雁去无声。这个漫长的黑夜里,一元开始习惯了无眠,也习惯了孤独,清楚了寂寞是文字的表达。一元还在想彼岸花,刻画一个人的模样应该是一个冗长的过程。在春天里油菜花走来,在夏天里海边的裙影,在秋天里枫叶中的牛仔裤,在冬天里雪白的围巾。点一支烟,在模糊的往事里呼吸青春的气息。春来花自青,秋至叶飘零。或许在那场散落的浮花中,我们注定是浮萍。聚不是开始,散不是结束。来是偶然的,走是必然的。擦肩而过从一开始就注定一元和彼岸花隔天相望,落满尘埃的季节目光无法穿透那场等待,那等待足以刺穿一元的的心房。一元就在心门外伫立。那小屋同心锁已经锈迹斑驳。很多年了过去了,一元依然独自在夜里冰冷的网络中看花开花落。听潮起潮落。随缘不变,不变随缘。

爱若微尘素锦流年拂轻痕。那些斑驳的剪影零碎了多少黑夜的心情,一纸轻叹只因是依然的挂念,曾于掌心的那一抹温柔曾灿烂过的双眼,或许邂逅是一场繁华的寂寞,这份寂寞深深的伤,彼岸花,开彼岸,只见花,不见叶。如此轮回而花叶永不相见,相念相惜永相失。

彼岸花就是烟火中红色的曼佗罗花。花开时看不到叶子,有叶子时看不到花,花叶两不相见,今生因花的距离无法触摸,一元愿意踩着经年的一地花香,去寻觅曾经走过的踪迹,一元不相信人间有仙子,他相信心中有佛,那个佛就是彼岸花。一花一世界,一木一浮生,一草一天堂,一叶一如来,一砂一极乐,一方一净土,一笑一尘缘,一念一清静。

也许,相遇是一种美丽,因为美丽而相遇。最后的男女故事也告诉我们,如果彼此相爱,就算永不相见,历经磨难,也不可忘记,但是不爱了,忘记了,又何必勉强,何必坚持不放呢,

“彼岸只是佛祖开的一个玩笑,站在此岸看彼岸,又何站在彼岸看此岸有什么区别呢,但是佛祖又说的很认真”无非是说,爱情是两个人努力,而爱只是一个人坚持,就像站此岸,正因此岸才会有彼岸“彼此”是两者

为爱情值得付出一切,为爱坚强,受伤的始终是自己,

(2012年1月27日星期五)

岁月无痕写于惠州

所属专题:2013春节诗歌散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