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临梅苑坐,看煎梅花雪

2012-01-13 08:39 | 作者:云卷云舒 | 散文吧首发

绒花,隔窗漫舞着清柔,一片片,扑打在玻璃窗,莹洁唯美。

窗内的世界,好安静!一盆梅影,横窗斜疏,瘦枝清浅,那孕着苞蕾的花枝,似深闺里的伊人,小轩窗前,默默伫立。

雪落雪飘,不禁惊觉,又是一年梅开时。

习惯了安宁,一个人,将狂心都歇,独守静谧。《雏菊》,空间里,这首散着凄美的歌,似淡淡的秋水,掀起心漪点点,任曲中浅浅忧伤,潺潺缓缓,把我围绕。

小窗前,捧一册古卷,细细品酌诗词里的韵芳,那淡墨凝香,经久未散。古典诗词的美,是一叶美丽蛱蝶,穿越了千年的光阴,静静的,沉寂在泛黄的书页里小憩。待我温润的眼眸,素洁的手指,一页页,读过翻过……

点绛唇。汪藻

新月娟娟,寒江静山衔斗。起来搔首,梅影横窗瘦。

好个霜天,闲却传杯手。君知否?乱鸦啼后,归兴浓如酒。

深读,唇齿间流过,字字珠玑。汪藻的词,在满覆浊嚣的红尘里,划过一泓清流,给人以身心的洁净澄明,静夜寒窗,那一剪瘦枝梅影,独立着铮铮傲骨。心,被那一泓清流牵引着,在衔着一弯山月的江畔小楼停靠,皈依这温暖清明的桃源所在。

那里静谧安宁,无红尘之纷争,无琐事之烦扰,篱门蔽瓦舍,怜苔痕染阶;花径扫落英,踏信步闲庭。万千往事,逝如昨,自甘淡泊自清怡。

心底里,一直渴望拥有一处这样的田园,修竹绕庭花枝清浅,寄情山水不羡世间繁华,看流年如星,漫划过天际,世人皆醒我自沉沦。

我愿在霁的清晨,推开木格的窗扇,嗅一园泥土的清芬,以润湿的空气洗面,去看篱边的花草,那蒙着夜露的惺忪睡眼。“槛菊愁烟兰泣露”,花儿隐约的心语,像极了词人婉约的清愁。

寂寞空庭欲晚,梨花满地不开门”,愿在暮色四起的黄昏,深闭重门,锁一庭如水月华。西窗帘卷,将古调独弹,千千心阙,束手漫调,浅奏《云水禅心》。低首含笑,心,在筝音里褪尽俗尘。

我会在有月的夜晚,取一只青花梅瓶,梅林秉烛,收尽香蕊细雪。乘月而归,将一坛净水深深窖藏,待来年,启封岁华,邀约三五知己,以梅蕊净水烹香煮茗。闲庭中,赏梅觅诗句,看煎梅花雪。

寒夜。杜耒

寒夜客来茶当酒,竹炉汤沸火初红。

寻常一样窗前月,才有梅花便不同。

小窗宁静,映一帘梅花疏影,信手取一笺素宣,画一抹春山含黛,扫一痕山崖峭拔,近处竹屋茅舍,田园绵亘,远山狭路盘横,雾霭连峰。烟江帆影碧空尽,岸畔芦荻花似雪,就让自己,融化为一方浅浅的墨色,塑成梅的清浅竹的修直,醉在水墨画里,沉睡不愿醒。

山一程,水一程,人生之途遍处风雨。滚滚红尘里,每个人都在心中构筑起一隅桃源,将那绿洲环绕的小屋悉心守护,不为别的,只为了给俗世的你我遮风避雨,止血疗伤。

此生,愿与山水结缘,做一朵寒梅恣意开放,驿外断,江畔深潭,开到天荒地老,开到彻骨烟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