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花

2012-01-08 20:16 | 作者:°泡泡糖 | 散文吧首发

我不天,因为荒芜、苍凉;我爱冬天,因为妖媚的花。——题记

文/编泡泡糖

今年今年的冬天今年的冬天,注定没有雪——在我们这儿。

2011年10月份以前水过于集中,所以今冬到现在还没有降下一场像样的雪——一月前也只下了象征性的一点,如早晨的今年的冬天薄霜般还没有覆盖住广袤的大地。

进入12月份,天气预报已几次报出有雨雪,可旱季的预报也不准了,如同阴雨绵绵时报出的晴天一样稀少。罢了,无雪就无雪,已经习惯了。

有人说,冬天是一年中最令人不待见的季节——-寒冷,皮肤干燥,空气质量差,人人穿着臃肿,失了线条美。山区上学的孩童冻烂了耳朵、手背,田间劳作的农民不时地甩一把鼻涕,将原本就干瘪的脸弄成了“大脸猫”,伸出的手皲裂如松树皮。极目所至,一片灰色,毫无生机——树枝光秃,偶遗的几片树叶蜷缩着身子在高高的枝桠上瑟瑟发抖。成群的喜鹊叫着飞过,去远离巢穴的地方觅食。不时有寒风吹过,将地上的纸片、树叶旋上空中,尘土飞扬,一如末的沙尘暴。就连那四季常青的松针、竹叶、女贞子也失了苍翠欲滴,如垂暮的老人形容枯槁,衣衫褴褛。这一片萧杀,令好生之德的上天也不忍心了,于是就派来了天使——-晶莹剔透的雪花,遮盖一切丑陋,装扮美丽世界!

“我不爱冬天,因为荒芜、苍凉;我爱冬天,因为妖媚的雪花!”据说,天下没有完全一样形状的两片雪花,就像没有完全一样指纹的人一样。大自然的鬼斧神功由此可见一斑。晶莹剔透的雪花,无拘无束从浩瀚的天际飘飘洒洒,转瞬大地一片洁白。整日奔波劳碌的大人也欣喜地加入童鞋们的行列,“忘却昨日的伤与痛”,堆雪人、滚雪球、打雪仗····,在炫彩的围巾的光晕和呼出的袅袅的“白气”中享受这片刻的宁静和单纯简单的快乐

大雪天,更宜于读书。熊熊的炉火旁,桌上一盆含苞待放的水仙,温一壶红枣姜茶,摊开一本心仪的书。水汽氤氲中,翱翔于知识的海洋,贪婪地吮吸其精华;溶于书中主人公的喜怒哀乐和情节的跌宕起伏,不定还会洒几滴清泪····待到眼睛干涩、腹中空空时,窗外已是华灯初上、银辉一片!

干冷,无雪。

有人说,雪花在路上走,因为天与地的距离太遥远,所以没有如期而至。但它不在今天就在明天,不在明天就在后天····。张开我们的手臂,敞开大地的怀抱,铺开洁白的信笺,雪花的音符已叮咚敲响。生命里的爱与美,平安与幸福,即将随着雪花在大年前悄然降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