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父

2011-12-28 11:43 | 作者:鄱阳湖的风 | 散文吧首发

岳父是一位离休干部。现在的年轻人已经没有几个人知道离休干部是什么样资格的人,因为现在在世上的离休干部———在解放以前(1949年10月1日前)参加工作的人实在是太少了。

因为我生长在农村,突然有了一位离休干部的岳父,开始总有些胆怯,但是岳父不但平易近人,简直是很低调,对于我,总是十分随和。岳父在年轻时是一位空军,虽然参加飞行的时间不是太长,但也有过一段飞行的经验,我对于他的经历很是好奇。加上我喜欢写作,总是想从他的嘴里掏出一点创作素材,可是,他总是笑眯眯地说:“那都是过去了的事情了,不说也罢啊!好汉还不提当年勇呢,何况后来我还不太适应飞行呢!”他就是这么低调,有的时候,他能够和敬老院的老人有共同的话题。我真想象不出,这位当年的飞行员是怎么在天上书写他自己的青的。

岳父不喝酒,但是年轻时候很喜欢抽烟,后来因为孩子太多————我家在农村也只有五兄妹,可岳父竟然有六个孩子。虽然他的工资很高,可是还是有些入不敷出,于是很果断地戒了烟。1969年,岳父转业回老家工作,因为在部队时,作为军人经常有打靶的任务,那都是实枪实弹的。岳父的枪法很好,不说是百步穿杨,在部队时也常常是打靶的模范。所以,他回到老家的县城,还保持着打靶的习惯,常常会到郊区的山林里去打猎。那是在七八十年代,也没用动物保护方面的法规和条文,岳父打猎时的收获常常很丰厚。后来,岳父在一次打猎的过程中差点伤着一个人,其实,连皮也没用蹭破,从此,岳父再也没有打过猎,连猎枪也没用过,只是在十分想过瘾时摸一摸他心爱的猎枪。

岳父因为不得不告别心爱的打猎活动,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一次偶然的机会,岳父因为替晚辈寻医问药,结识了一位很有功底的跌打老人,这位老人不但德高望重,还有一身高强的武艺,他是方志敏的亲表弟,在红军时期,就为红军伤员看过病,他叫许祝旺。岳父有心想向许老学一点医学方面的知识,可是又担心年纪大,不好意思学。许老看出了岳父的意思,十分亲切地说:“你就老了吗?那我还不要去见马克思了。”遇见这么热心的老人,岳父真的喜出望外。在这位功夫老人的指导下,岳父学得了许多医学知识,后来,他为单位上的同事和左邻右舍治过不少病,特别是跌打方面,找他看的人不少———因为他从来不收人家钱。

1995年,我因为一次意外的外伤,岳父给我医治,我在医院一整天也没有止住的疼痛竟然被他半小时止住了。从此,我也领会了医治内出血的基本原理。虽然我早期是学医的出身,但是,我已经改行十几年了,医学早忘记到爪哇国里去了。

2001年,岳父因为癌症,医治七个月后离开了人间,我至今还怀念他。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