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因为思念

2011-12-27 14:52 | 作者:安妮 | 散文吧首发

一 <<爸>>

醒了,只是因为我白日里的思念

打我刚记事起,爸爸的身体就特别不好。

我们家离爸爸单位不远,走路也就十几分钟,因为爸爸走走停停,每次要走半个多小时才能到。

六岁时,我已经能自己打开院子的大门,到了天,每到傍晚,我就早早地站在大门口等着爸爸下班回来,当爸爸的身影慢慢的走进我视线时,便迎着跑过去,爸爸蹲下来,胡掳着我的小脑袋瓜儿,用一双瘦瘦的手搓着我的脸蛋,然后再吃力地站起来,我越来越重,爸爸没有力气把我举起来,抱在怀里。

我们牵着手往家走,有时,我拽着爸爸稍微走快点,他就说:“慢点儿,爸走不动了”。我就停下来,回过头,仰着脸看着爸爸。

进了大门,妈妈看见我们,就会大嗓门儿的说:“回来啦,洗洗手,喘口气儿,饭已经做好了”。一家人围坐在桌子前,我那时最开心了,左边是爸爸,右边是妈妈,我坐在中间。我还有个小妹妹叫娟子,刚一岁。吃饭时,爸爸经常会把妈妈给他做好了的腌肉夹给我吃,我把肉放进妈妈的碗里,妈妈会说:“老爸给你的,就吃吧”,说着又放回我碗里,多数时候我都会再把肉夹给爸爸。从我懂事起,就知道了心疼爸爸,只要我认为是好吃的,就一定等着爸爸回来一块吃。

快乐的日子一天天重复着,我也在渐渐长大。

十二岁那年,我还在上小学,四月里的一天,家里来人把我叫了回去,病卧在床四年的爸爸已是弥留之际,屋子里都是人,张罗着爸爸的后事,我吓得瘫在哪儿,不知谁把我领到爸爸跟前,妈妈坐在床边,握着爸爸的手,没有流泪,显得很平静的对我说:“你爸已经喝不进去水了,刚刚大夫给他打了“毒毛””我不知“毒毛”是什么,打“毒毛”意味着什么。妈妈把爸爸的手递到我手上,一双小手捧着那只大手,瘦得只剩下一层薄薄的皮,我使劲瞪大眼睛看着他。

爸爸闭着眼睛,张着嘴,嘴里干干的,每隔一两分钟,就猛地起来,然后又倒下。我忽然对妈妈说:“我给爸爸买根冰棍吧”,妈妈点头,我跑出去,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我和爸爸平时最吃的冰棍,我把冰棍放在嘴里,咬下小小的一块,然后放进爸爸的嘴里,一小块,一小块……到最后,慢慢的,冰棍变成了水,从爸爸的嘴角流了出来……

妈妈说:“给你爸擦擦嘴,别喂了”。就这么一句“别喂了”,让我永远失去了爸爸。

我把爸爸的手贴在我的脸上,使劲的捏着。攥着。心痛到了极点。

往日里,我放学回来,摘掉手套,站在爸爸面前,那双大手揉着我冻得红红的脸,捂着。暖着我凉凉的手,有时他就使劲的握着我的双手不放,等到我把手抽出来时,手背已印上一块白一块红的大手印儿了。

生命中最疼我最亲我的爸爸走了,生命中我最依赖温暖的爸爸走了。在我大大的眼睛里,有的只是爸爸的幻影,有的只是泪,一大串,一大串。我不知道用什么语言能表达出我想他时心底的那种痛。我骨子里,血液里,都是最真切的想着他。惦着他……

脸上常常挂着两条水线,那是用我的泪穿成的。

四月里的晚还很冷,那一晚爸爸睡在了屋子的外面,我在外面几乎坐了一夜,一边在他的头顶烧着纸,一边哭着。

直到今天我都还怪自己,那晚,我如果大声喊他,或许爸爸能醒过来。

汽车走了一天的路程,把爸爸送回了老家,埋在了爷爷奶奶的坟旁边,那时候我听大人们说爸爸埋葬的位置特别的好,往后一定能保佑我们母子三人平安顺利。

家里没有了家的生气,妈妈带着我和六岁的妹妹,每个月靠爸爸单位给的几十元生活费,还有妈妈打零工做点小买卖挣钱来维持着。

从那以后,只有在睡梦中,能让我找回快乐温暖的过去也只有在睡梦中,才能重现筷子夹着的那块肉往返于亲情之间坐在爸爸妈妈中间,我是那样的幸福……

季节已经到了十一月份,寒冷的脚步走近了。

一天我放学回来,家里的房门都敞开了,只有妈妈一个人坐在门槛上哭,我吓的不行,以为家里又出了什么事情,妈妈看见我回来,擦去眼泪,站起身回到屋里,我小心的关好门,又惊又发懵,看着妈妈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妈妈坐在床边用两只手暖着我冻得红红的脸。

她的眼泪又下来了:“我刚刚把那头肥猪卖了,今年过年咱们家就不杀猪了,买几斤肉就行了,只是苦了你们小姐俩儿”。

我忽然明白了,那是因为爸爸,家里才每年杀一头猪,那是妈妈生活的希望。

每年刚进腊月,妈妈就张罗着找人杀家里那头最大最肥的猪,把最好的猪肉都留给爸爸吃,爸爸身体不好,需要营养,那时我们一家人会真正的享用几天猪肉烩酸菜,那时候吃着可是真香啊,猪肠大部分用来灌血肠,下水类的都在年前吃,猪头埋在里,外面再浇上水冻成冰,等着到二月二“龙抬头”那天吃,留起来的那些猪肉,妈妈会把它一块一块的切好,放进西厢房的缸里,码好一层肉,撒上一层大粒盐,非常认真。

她会一边忙活着一边告诉我:“盐不能放多了,肉太咸,你爸吃了会生痰,咳嗽,盐放少了,夏天肉会坏的”。

就这样爸爸每年每天都能吃上肉,我和娟子都盼着家里每年都能杀一头猪,那样爸爸才能活生生的坐在我们两人面前,才能常常笑呵呵的看着我们姐妹俩在一起玩。

如今,我已四十岁,常常回想起爸爸在世时的点点滴滴……

因为思念,感谢上天让我有了夜里的梦。

梦醒了,思念会更深……天堂里的爸爸:我想你。

2011。12。24。平安夜

所属专题:2011国庆节诗歌散文

评论

  • 冬竹:加油,为了父亲!
    回复2011-12-27 23:18
  • 雪枫:父母给予的爱,我们无以为报!
    回复2011-12-30 11:03
  • 安妮:回复@冬竹:问好冬竹,多谢指点,祝新年愉快。
    回复2011-12-31 21:12
  • 安妮:回复@雪枫:谢谢雪枫指点,问好,祝新年快乐。
    回复2011-12-31 21:13
  • 青花瓷:问候安妮!天上人间,缅怀已故的亲人带着思念,把往一一重现,真切感人!祝好!
    回复2012-01-01 19:38
  • 安妮:回复@青花瓷:愿天下所有父母平安健康.谢谢青花瓷指点,祝 : 新年快乐。捧上热茶一杯。谢谢点评。
    回复2012-01-02 18:12
  • 汉茂油桃.NONGREN:亲情难忘!祝你安好!
    回复2012-01-04 07:13
  • 作家黄忠杰:永远的思念。
    回复2012-01-04 15:18
  • 安妮:回复@汉茂油桃.NONGREN:问好老师,回忆童年永远是快乐美好。谢谢您指点,祝您:平安.健康.快乐。谢谢点评。
    回复2012-01-06 10:52
  • 安妮:回复@作家黄忠杰:问好老师,回想当年,是恶梦也是命运,你想不接都不成,不堪回首。多谢指点,奉茶。谢谢点评。
    回复2012-01-06 11:01
  • 紫醇酿晓:拜读美文,赞一个,新年快乐
    回复2012-01-07 10:41
  • 安妮:回复@紫醇酿晓:问好酿晓朋友,谢谢指点,平安健康最重要,祝:龙年大吉,平安快乐,谢谢点评,奉茶。
    回复2012-01-07 11:18
  • 白雪:父子情深感人。问好安妮祝新年快乐。
    回复2012-01-11 06:58
  • 安妮:回复@白雪:问好白雪,想念亲人时的那种痛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不堪回首。谢谢指点,祝您平安好运。
    回复2012-01-12 00:27
  • 蓝天:常常回想起爸爸在世时的点点滴滴……你感人的文章使我思念故去的老爸爸……谢谢你白雪。
    回复2012-01-22 11:52
  • 蓝天:常常回想起爸爸在世时的点点滴滴……你感人的文章使我思念故去的老爸爸……谢谢你安妮。
    回复2012-01-22 11:54
  • 汉茂油桃.NONGREN:回复@汉茂油桃.NONGREN:难得父女情谊深,安妮含情忆亲人。满篇饱含感恩语,字字句句感人心。顺祝安好!
    回复2012-01-28 18:53
  • 安妮:回复@汉茂油桃.NONGREN:谢谢老师指点鼓励,问好。
    回复2012-02-02 11:39
  • 安妮:回复@蓝天:问好蓝天,愿天堂里的亲人安息,祝天下的父母平安健康。谢谢指点点评。
    回复2012-02-02 11:43
  • 千里暮云平:欣赏了,赞一个
    回复2012-02-21 12:19
  • 掠过心空:眼噙热泪看完你的文章,内心充满了感动。谢谢你带给我们的感动,祝福你!
    回复2012-02-28 19:02
  • 安妮:回复@千里暮云平:谢谢指点点评,祝春安快乐。
    回复2012-03-22 11:53
  • 安妮:回复@掠过心空:谢谢点评,问好。
    回复2012-03-22 11:54
  • 浣纱:我也很想念我的爸爸,他在时那些不愿意听的唠叨,现在想来却是那么关切美好。
    回复2012-06-19 15: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