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偶记二题

2011-12-26 10:04 | 作者:-幼荇 | 散文吧首发

楝庭

虚拟采茶

漫无目的地游走在衰草凄离的大明宫废墟间,灰暗的天幕笼罩四野,落无声,一片片皎洁轻扬的雪花,就像迷路的月光。恍惚中,看到李白在傻傻地踏歌:“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有一种时空错乱的感觉。

这是我年轻时负笈长安曾经目击的一幕图景,如今晚欲雪,便又想起那一刻的落寂。远处隐约传来一个蛙叫般的声音,似乎是告诉我,人生是虚空的,不必执迷。这种大音稀声般的天启,让我陷入沉思。

人真的无法摆脱幼稚,从少时到暮年。快乐时光,锐利的愉悦,殷切的希望,似乎只存在于少年。我始终相信儿童眼中的世界与成人迥然不同,彼是明亮的,此是灰暗的。尽管这个道理到暮年才明白。许多年了,心里总会出现一些古怪甚至可笑的念头,以为那便是人生苦旅中一块耀眼的里程碑。可等到走近了,才知道原本十分期待的东西居然一文不值。人生真的很荒唐。我曾经一次又一次在沙滩上精心地搭建砂器,却又一次次亲手将它毁掉。我不知道新的彼岸在哪里,会一次次出发去寻找,但找到了,又无法分清它到底是歧路还是正途,仿佛陌上花开的美景是在另一条路上,生活的每一回出发都是扑空。

也有心仪的人,甚至刻骨铭心。比如我深的一个女子,我会将她收藏在心中数十年。然而遗憾的是她却并不属于我,会心的一笑转瞬即逝。一期一会,真的很奇妙,又很虚幻。人的一生总有许多次期待,为的就是“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的那一刻的灵魂契合。但却常常会忘记,会者定离,因而每次都会留下深深的寂寥。“相送当门有修竹,为君叶叶起清风。”这一走便是永诀,即便是历经红尘劫波也难再见那回眸一笑。我真的难以抵挡那种柳绿花红般两情相悦的诱惑,也缺少那种“竹影扫阶尘不动”的旷达。因为我毕竟是凡夫俗子,肉身凡胎,而不是胸无俗念尘想的金刚。为了赏心悦目才去等待,可等来的却是生离死别。人生就是这样南辕北辙,似是而非。是不是有些荒诞和可笑?

有时会特别看重某种东西,常常以为那是一生的惟一。可等到求得了,才知道做的是无用之功。于是便怀疑工作的价值,人生的意义。便深切地感受到,做与不做真的没有区别,做多做少真的没有不同,做到与做不到真的一个样。一个人对一种东西的评价并不一定正确,而且别人也不会在乎你的这种评价。你的光荣与想只存在于你的内心,倘若自以是的拿出去炫耀,那肯定会招来白眼,也注定会成为笑柄。人都有自恋情结。人们只会原谅孩子的幼稚无知,却不会同情一个成人的自我膨胀和狂妄。我曾经汗流浃背、身心俱疲地登上长安城外的那座雄伟峭拔的华山。立于万仞高岗的那一刻,有一种一览众山小的豪迈和快意。但当我目驰四野,心游八极之时,却又感到自己是那样的渺小,那样的卑微,那样的落寂,有一种身如芥子微尘的自轻自贱。不是吗?相对于历史长河,大千世界,苍天大地,滚滚红尘,芸芸众生,人真的还能保持一种自信和矜持吗?或许,当你征服高山的时候,心里也会升起一种崇高感,有一种心怀庙堂兼济天下的冲动。可人真的能主宰自己的命运吗?即便是你成就了一番伟业殊勋又当如何?当然你可以将你的功名化成一尊高大的石雕甚至纪念碑,但它真的能传诸万世而不朽吗?“寥落古行宫,宫花寂寞红。白头宫女在,闲坐说言宗。”崇高和卑微之间往往只隔着一片红唇,靠不住的。也许,你可以去模仿魏晋风度而保持一份言远冷隽风流任达,将世间的一切都看得云淡风轻。可人只要直立行走,即便是你摆出一副刺猬的模样,你也会露出柔软的肚子而让残酷的现实洞穿,被打回原形,落荒而逃。真名士不是那么好做的,真性情不是那么自由的。人成不了神仙,少不了烟火气。而倘若无法保持一份内心的坚守和对世事的豁达,那只好继续做一个俗人。如此,又何谈曲高和寡的阳白雪?玄心,洞见,妙赏,深情,那一派“烟云水气”的气度,那一份几追仙姿的风流,只是一种传说,是当不得真的。人还得面对现实,克己适世,因人成事。

跃然人生虚空,无可执迷,又当如何?逃离不现实,抽离也荒唐。爱不得恨不得,善不是恶不是,求不能取不能。佛家说,两头俱截断,一刽依天寒。那便只有折中了,也就是去迷恋而达于两忘了。禅语如是说,“脱离有无生死,生活才过得快乐,生命也得以延续”。以为如此人生才能达到和敬清寂的境界。而在我辈看来,这不过是一粒仙丹,凡人是不易消受的。“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岁忧。”怎么能将一切都放下?不过,不妄想,不执迷,不自恋,不消沉,就迹近智者了,便不风流处也风流了。这种心法的要旨不是让人消极遁世,无所作为,而是要以平常心对待人生,做到潜行密用,如愚如鲁,不为名利只为做事。要知道,一个人爱己爱人才能达于自主自由。

“摘茶更莫别思量”。好好地活着,专心采茶吧。哥姐采的不是茶,采的是生存的意义,是生活的快乐,是工作的忘我。世间没有茶,只有人在草木间拈花微笑。岂不闻慧能祖师如是说:“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岁末盘点

有个习惯,许多年了,每到年底都要回头看看,盘点一番。然后再写个新年计划。为的是心里有点数。

兔年,自我评价一般,得失参半。先说投资。为着实现一个人才计划,试着跑了几家拍卖行,无锡的,上海的,北京的。江南几个中大城市拍卖行不少,有上百家,但都是中小型拍卖行。与北京四大行相比,真是小巫见大巫,既欠规范,门槛也不低。家家都收入门费。他们是按照参拍品价位等级收费的,拍品定价越高,收费越多,少则一件两、三千元,多则一件万元。不交钱就走人。按照拍卖法规定,拍卖行在拍品拍卖前,是不许可收费的,北方一百家拍卖行也在报刊上登过行业自律公告,声明拍前不收费。但这些约束根本无济于事,也没人管。越是中小拍卖行违规经营现象越严重。因为他们是靠收委托人费用生存的,经营目的也如此,事先不收费根本维持不下去。以上海一家小拍卖行为例,一次秋拍,几个专场,委托人送拍藏品达几千件之多,一件收两千元服务费、图录费、保管费,就是四五百万元,乃至上千万元。他们为委托人提供的服务只有两种:一是花几十万元做一本拍卖图录,每人头上最多摊个几百元,图片尺寸很小,只有一张扑克牌大。一是帮你拍卖一次,因为拍卖行手中没有什么像样客户,更要命的是什么东西都收,都上拍,只要交钱,不看真假,成交率只有一、二成。完全是一场赌博。藏家拍品的成交机率可想而知。而拍卖行却可以稳赚不赔。但如果藏家没有与这些中小拍卖行打过交道,你是不会了解个中玄机的,只有花了学费,你才知道拍卖行的大门不好进,进了也无益。基本上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当然,你也可以找那些大拍卖行,可门槛也不低。他们事前是不收费,可对拍品挑剔的很厉害,受欢迎的多为现当代名人字画、清三代官窑瓷器、近现代玉器、红木家具,而这些拍品一般藏家手里很少。对于那些外国大拍卖行青睐的高古瓷器、高古玉器、青铜器、古钱币,国内大拍卖行很少问津。拍品门类太狭窄。另外,国内大拍卖收的佣金也比中小拍卖行高一些。再就是拍品不成交,也要交费,这一条更让藏家头疼。但凭心而论,大拍卖行的优势是显而易见的:操作规范,对拍品审核严格,上拍精品多,手里大客户多,成交率高,藏家回报较高。如果你真的要选择拍卖行出让自己手中的藏品,还是选择有信誉的大拍卖行比较好。

与拍卖行打过几回交道,经验也就总结出来了。大约有这样几条:一,对于拍卖行,选大不选中小。二,对于服务费、选择拍前不收费的,不选拍前收费的。三,对于送拍藏品定价,宁定低不定高。四,对于投资,一次不要投入太多,以数千元为主。可以先试试水。五,不要轻信中小拍卖行的许诺,定合同一定要定细一点,包括图录拍品照片尺寸大小、价格一定要在合同中规定清楚。六,对于拍品流拍也要收费的拍卖行,可将拍品价格尽量定低一点,以减少经济损失。七,投资拍卖的心态要好一点,只当是一种赌博,任何东西都有流拍的可能,成功率本来就不高,搞投资经济损失不可避免,期望值不必太高。

再说其它,我周围总有不少朋友,有男有女,他们也在搞投资,花样不少。有做外国股票的,有搞集资分红的,有做传销的,有做代理的,有做酒水的,有做茶叶的,有做房地产工程招投标的,但大多数不靠谱,以忽悠为多。但只要记住一条就能不上当,少吃亏:做熟不做生,有入门费的、先投入后产出的、许诺产出大于投入的投资项目,尽量不参与。

也有收获。平心静气之中,工作之余,倒在文艺创作上获得了一些成果,年发表文字多达百万字。算是对于人生的一种观照升华吧。人生活在梦里或许会轻松一些,快乐一些,超脱一些。而现实总是严酷的,但又必须直面人生,因为人总是欲望大于能力的,固而免不了徒生烦恼。人生总是有得有失的,还是看淡一些吧。我已隐约听到新年的钟声在敲响,但愿龙年有一个好心情,我还会耕云播,至于说收获龙种还是跳蚤,还是由天定吧。

新作于2012年元旦前

评论